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44章 不能咽下这口气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44章 不能咽下这口气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44章 不能咽下这口气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撒起腿一路向南奔逃,快到中午的时候,曹沾等人好不容易这才跑到了散国与虢国交界的地方。

    这时,曹沾回头望去,终于不见戎狄的追兵了。再一看,只见此时的姜熏脸色煞白,面无颜色。

    “太子殿下,你没事吧?”

    姜熏摇摇头,“我没事,没事。”

    曹沾之见此时的姜熏右肩膀上鲜血已经染红,而自己的身后并没有多少兵马跟回来。

    他倒是想直接回到矢国去,但是考虑到自己作为矢国的主要将领,带着那么多的兵马出去,最后只剩下自己一架战车回来,脸上实在无光,于是便对姜熏道:“太子殿下要是能够撑得住的话,那我们就在等等其他的将士们,等大家到齐了我们再回国如何?”

    此时的姜熏虽然早就是疼痛难忍,但他也知道自己跟曹沾带兵出来抗击敌人,最后只落得个自己回国,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于是强忍着疼痛对曹沾道:“也好,也好。”

    等的时间不大,源源不断有矢国将士从北边的箭括岭一带向这边走来。

    见到有士兵回来,曹沾的心这才稍稍有些放下,对过来的矢国将士道:“把大家都召集起来,看看我们还有多少将士。”

    “诺---”士兵有气无力的答道,毕竟一路从陇川跑过来,这么长的路实在是没有多少力气了。

    “禀报将军,这里当下还有不到一千将士。”此时已经是半上午了,曹沾望着姜熏的样子,知道时间一长,害怕他真有些撑不住了,于是便对过来的一位千夫长说道:“你待在这里等候从山里回来的将士们,太子殿下受伤了,我先带他回国。”

    “诺---”千夫长答道。

    于是曹沾便带着姜熏和一千命左右的矢国士兵向国内走去。

    来的时候还是风风光光的,可是回去的时候竟然成了一群逃兵。

    这人生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吧!

    回到矢城。

    曹沾便带着姜熏直接向王宫走去。

    “君上,太子殿下和曹将军回来了。”正在等待好消息的矢国国君姜无余被内侍的这一声禀报还真的给惊住了,“什么,他们回来了,怎么会这么早回来?”

    没有见到人之前,姜无余先是一阵的质问。毕竟这时间也太快了吧,这才去了几天怎么会如此快的就回国呢?

    “快传他们进殿。”

    “诺---”

    时间不大,曹沾搀扶着姜熏一瘸一拐的走进了矢国大殿,“臣曹沾拜见君上。”

    “孩儿姜熏见过君父。”见到姜无余,姜熏准备行礼。

    姜无余一见姜熏的样子,当下就惊呆了,“孩儿莫要行礼,快跟为父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父,我们遭到敌人的伏击了---”说着姜熏就哭了出声音。

    遭到了伏击?

    “你说你们遭到敌人的伏击,哪国敌人的伏击?快快说来。”姜无余急切的说道。

    “君上,太子殿下身受重伤,还是请郎中诊治为上,剩下的事情还是有微臣向您禀报。”曹沾见姜熏的肩膀上还在流血,便对国君姜无余说道。

    “对对对,快传郎中为太子诊治。”姜无余对内侍喊道。

    “诺---”内侍答道,随后带人一起将太子姜熏抬了下去。

    众人把太子抬下去之后,矢国国君姜无余这才问曹沾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上,时到今日,臣才觉着当初我们接收散国的协议就是一个错误,我们中了散国的奸计。”曹沾说道。

    “我们中了散国的奸计,这是怎么回事?你给寡人说清楚。”姜无余不解的问道。

    “君上可记得刘同此人?”

    “刘同?”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姜无余一时之间对刘同这个人有些记不起来了。

    见姜无余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曹沾在一边提醒道:“刘同当初可是我们矢国的官员,后来因为顶撞君上逃到了散国,再后来还在散国当上了宰相。君上难道不记得了吗?”

    “哦---,记起来了,这人老了就是容易忘事。寡人确实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你说说我们出兵陇川跟这个人有什么关系?”姜无余问道。

    “因为陇川之地原本就是刘同的封邑。”曹沾说道。

    “陇川是刘同的封邑?这怎么可能?”姜无余听罢说道。

    “当然是刘同的封邑了,君上试想一下,刘同可是散国的宰相,在散国老国君散盘子哪里混的很是不错,散盘子把陇川之地封给刘同作为封邑有什么不可呢?”

    姜无余听罢,沉默良久道:“这倒是有这种可能啊!既然陇川之地已经是刘同的封邑了,那散国为何还要要求我们出兵帮助他们驻守陇川呢?而且还要答应我们分一半的土地呢?”

    “君上难道还不明白,散国姬钊这实际上是想利用我们的军事实力帮助他达到他个人的目的。”

    “他个人的目的,他有什么目的?”姜无余不解的问道。

    曹沾一脸严肃的说道,“君上有所不知,当初秦人进入关中的时候,散盘子并不信任他们,于是便把陇川之地给了自己的宰相刘同作为封邑,同时让刘同兼任千邑大夫,这就等于说陇川之地实际上是刘同自己的地方。”

    “嗯---,可以这么理解,由此可见,散盘子并不糊涂啊!”姜无余听罢感叹道。

    “对,现在看来散盘子实际上还是挺聪明的,他也知道这些从西垂过来的秦人并不可信。”曹沾继续道:“但是如此以来,却给后来的国君姬钊找成了不小的困难。一则,陇川之地实际上执掌在刘同手中,姬钊跟刘同的关系并不好,想要要回来还是有些困难的;其二就是王室对姬钊这么一个国君也并不信任,多次对其进行指责。要求他们替王室守好陇川之地。于是在多方压力之下,姬钊便想出了请我们出面这么一个主意,反正陇川之地也不再自己手中,如果我们驻守成功,他姬钊还能够拿到一半的地方,何乐不为呢?再说了就算是我们没法驻守在陇川,最后也怪不到他的头上,毕竟损兵折将使我们矢国的事情。他们散国倒是什么也没有少下。”

    听完曹沾的解释,姜无余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气呼呼的说道:“哼---,阴险歹毒的东西,寡人一定不会咽下这口恶气。”

    傍晚时分,士兵们纷纷从北边赶回矢城,经过清点,经过这么一战,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将士,这下把姜无余气的简直快要疯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