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4章 吃饭的用意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34章 吃饭的用意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4章 吃饭的用意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曹将军,我知道你们也很犯难。但是当下这事情乃是散国内政,是姬钊跟我君臣之间的封邑之争,我想你我都是明白人,没有必要在这个纷争的地方,带兵来趟这趟浑水吧?”刘同继续说道。

    “可是我家君上已经跟散国姬钊就陇川达成了协议,我们这些做臣子不能不执行吧?”曹沾为难的说道。

    “将军说的没错,可我想矢国君上也是明白人,也能够想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你想想散国这么多年迟迟不愿意把陇川之地一半的土地交给矢国,为何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跟矢国做交易呢?很简单,那就是散国想借用矢国的力量来化解自己国内的矛盾。说白你们是被人家当枪给使用了。”

    “哼---,刘大人虽然你说的都对,可是我们这些当臣子的只管执行君上的命令,既然我家君上跟你家君上就陇川的事情达成了协议,我们只管前来接管就是了。至于这里的归属权是属于你刘同的,还是属于散国国君的,那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情。”曹沾知道如果就此事一直跟刘同等人争执下去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他只是一个臣子,只管执行上面的意见就是了。

    刘同听罢笑道,“既然曹将军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前往镐京向王室禀报此事了。就说你们矢国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出兵占领散国的陇川之地。我想几十年前的先例你不会不记得吧,到时候王室是向着你们矢国,还是向着我们散国,可就真的难说了。”

    “这个?”曹沾再次愣住了,“可是,可是我们有跟你们国君签订的协议,这总该没有错吧?”

    “协议是协议,不过这协议也有个先来后到。先国君把陇川之地封赏给我在先,现国君跟你们打成的协议在后。再说了,虽然散国跟你们达成了分一半土地给你们的协议,但是从散国的层面上来说并没有收回我对陇川之地的拥有权,这就等于是一女嫁二男啊!一块地方先后给了两个人,这说明什么?这又想做什么呢?”

    在刘同慢慢的诱导下,曹沾钻进了他设计好的圈套,“你说散国姬钊他想做什么?”

    刘同淡淡的笑了笑,对曹沾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就好比是人家把姑娘嫁给了我,又给你们说这个姑娘是准备嫁给你们的,哄着让你们去抢夺,姬钊的目的何在呢?实际上就是想利用你们矢国的力量来帮助他们散国守边,达到散国自己的目的。”

    听完刘同的话,曹沾木然,呆呆的不知咋办?

    刘同继续道:“我可听说散国因为守边不力,已经遭到了王室的斥责,王室还说如果散国再不能拿出有效的办法阻挡戎狄南下的话,王室将对散国采取行动。散国害怕自己的地位不保,这才想出让你们替他们守边的办法来。曹将军,虽然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要以君上的意志为核心,但也不要被人耍了还闷着头,最后可是要吃亏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曹沾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此时天色已晚,嬴康知道双方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便对曹沾道:“曹将军,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已经备下晚膳,我们一起用膳,边吃边说咋样?”

    “这个?”曹沾迟疑道:“太子殿下还在城下等着我的消息,回去晚了不好说吧?”

    “曹将军前来千邑也是为了国家的事情,迟一点早一点也是为矢国的利益,我想太子殿下是会理解的。”

    “那也好吧!”曹沾本是一个将军喜欢喝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在嬴康等人的劝解下,很快就同意留下来跟秦人一起用膳。

    酒真是一个好东西,能够让原本还比较陌生的几个人经过一个酒场下来,立即就会变得熟络起来。原本不应该说的话、做的事,在一场酒之后都变成了现实。

    一坐下来开始喝酒,曹沾跟刘同就黏糊起来了,滔滔不绝的说着过去的事情,好像二人之间是多年的好友一样。

    其实在矢国的时候,刘同跟曹沾之间并没有多少交际,而且由于曹沾乃是矢国国君姜无余的铁杆,背后也没有少说过刘同的坏话。

    现在当两人身处千邑这么一个地方的时候,一切恩怨似乎都消失了。

    几个人坐定后,炖好的野黄羊肉就端上来了,于是嬴康对几个人道:“诸位,嬴康今日有幸能够请到矢国的曹将军来我千邑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地方用膳实在是我们嬴康之幸,秦人之幸啊!来来来,让我们一起举樽共饮一樽。”

    说罢,嬴康一口喝干酒樽中的秦酒。

    “啊---,你们这酒可真烈啊!”曹沾放下酒樽连声说道,“不错,不错,这酒实在不错啊!”

    “曹将军若是喜欢,回去的时候,我命人给将军送些如何?”嬴康紧跟着说道。

    “这、这,这多不好意思。”曹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哎哎哎,曹将军难道看不上我们秦人的酒?”嬴康故作生气的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见嬴康不高兴的神色,曹沾只好说道。

    人总是有弱点的,只要抓住了对方的弱点,后面的事情立马就变得容易多了。

    “刘大人,你跟曹将军都是矢国人,肯定有不少的话要说,你们二人喝几樽如何?”嬴照在一边提醒道。

    “对对对,该喝该喝。”曹沾连连说道,于是主动端起就蹲对刘同道:“刘大人,本将敬你一樽,感谢你给我们的提醒。”

    “好好好--”说罢刘同跟曹沾一口喝干酒樽中的秦酒。随后刘同对曹沾道:“曹将军,你不知道啊!当初我在矢国的时候可真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啊!我也不过是为了矢国的利益多说了几句话而已,结果就遭人陷害,最后不得不离开矢国,流落他乡。”喝了点就的刘同话也跟着多了起来。

    “你说的对啊!我们这些做臣子能够替君上分忧乃是我们的本分,可是许多时候,君上依然不理解我们的艰难处境。来来来,你我再喝一樽。”曹沾主动对刘同说道。

    望着二人滔滔不绝的说着,嬴康对不远处的嬴照道:“三哥,你去看看赵伯圉出城没有?”

    “嗯--”嬴照点点头走出了大厅。

    秦人之所以执意留下曹沾用膳,绝对不是简单的吃饭那么简单。只要把曹沾留在千邑,即等于是把人质留在了城里,城外的矢国大军就不敢对秦人轻举妄动;还有就是曹沾本是矢国有名的将领,只要他不在矢国大军就失去了最主要的带兵将领,就算是有想法也没办法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