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3章 伶牙俐齿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33章 伶牙俐齿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3章 伶牙俐齿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曹沾的话确实有些难对付。

    就是啊!你们秦人能够打败戎狄的入侵,保住王室西北的安全,但在没有实践的情况下,怎么就知道我们矢国不能打败戎狄的入侵呢?

    万一我们矢国的实力比你们秦人还强大,不但能够打败戎狄,而且还能够扩大王室的领地呢?

    面对曹沾的话,嬴照想了想道:“曹将军说的不错,在没有真刀真枪的跟戎狄厮杀之前,谁都敢说大话。但是戎狄短刀快马以极快的速度一再南下,不断骚扰关中北部的诸侯国,使得许多国家丧失土地,百姓被杀,最后不得不一再向南溃逃,这些事情想必将军也应该知道。所以散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这才邀请我们秦人从遥远的西陲赶到这里来帮助他们驻守陇川,防范戎狄。”

    曹沾笑道:“看来司农令对关中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本将还是请司农令不要忘了关中国家虽多,但实力各有差异。有的国家被戎狄追的一再逃跑,丢盔弃甲;但还有国家却在这乱世之中开疆拓土,不断壮大。一样的事情,就看各自国家的实力了。”

    看看人家这话说的,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已经明白的不能在明白了,那就是你们秦人不要那我们矢国跟散国相提并论。散国被戎狄打的满地找牙,但是我们矢国就不一样了,我们不但没有丢失土地,而且还在不断的开疆拓土。

    潜台词就是你们秦人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陇川,免得到时候刀枪相见的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但是秦人既然能够从遥远的西陲来到关中,当然也不是吓大的,嬴康听完曹沾的话说道:“来到关中这几年,我也听说过关于矢国的一些说法,听说当年矢国跟散国之间为了争夺陇川之地,也曾发生过不少的战争,双方之间各有胜负。不知道最后为何这陇川之地竟然被散国占领呢?”

    嬴康这话看似向曹沾询问陇川过去的归属情况,但实际上还有调侃的味道在里面。你们矢国不是吹的很厉害吗?怎么会为了一个陇川之地跟散国纠缠了那么多年呢?

    而且随后陇川之地还归人家散国所有,看来你们也不是很厉害啊!

    听完嬴康的话,曹沾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至于陇川之地之争,也仅仅是一些陈年旧账罢了,而且这里面还有许多难以言说的事情在里面。不过有一点你们尽管放心,那就是只要我们矢国驻守在陇川这个地方,那么就一定能够保护好王室的西北边境的安宁。”

    嬴康淡淡的笑道:“既然曹大人对自己的实力如此坚信,那就等我们跟散国之间把关系理清楚之后再做打算如何?”

    嬴康的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那就是虽然你们矢国拿着两国的协议说你们已经跟散国说好了,要来接管千水以东的陇川之地,但是此前我们秦人跟散国之间也是有协议的,在没有得到散国的确认之前我们是不能随便就把陇川之地划给你们矢国的。

    “这有什么拖延的,我已经给你看了矢国跟散国之间的协议,由我们矢国接管陇川的防务,这就说明人家散国已经不打算在跟你们秦人合作了,你们就应该赶紧带兵来开陇川回你们的犬丘去。还磨磨唧唧干什么?”虽然曹沾也是有头脑的人,但毕竟是行伍出身,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听完曹沾的话,嬴康也不着急仅仅是微微的笑道:“话虽这么说,但是我们秦人毕竟也是跟散国有协议的,而且为了在陇川长久驻军,我们已经在这里修筑了城池,收留了百姓。即便是我们向离开陇川,这里的百姓也未必愿意我们走人啊?”

    陇川虽说过去是散国的地方,但是经过这些年秦人的治理,当地的百姓早就把秦人当做是自己的恩人了,就算是秦人在周边国家的打压下愿意离开陇川,当地的百姓也未必愿意啊!

    中国古代社会,当政者从来都不会把百姓当一回事,但是在需要争得利益的时候,百姓却经常是他们用来为自己牟利的借口。

    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一定会架着百姓的名义。

    曹沾听罢大笑道:“哈哈哈,百姓愿不愿意?司马大人这话说的真好啊!天下的事情都是我们这些当官的说了算,何时会征询百姓的意见。我看司马大人是不是想赖在陇川不走了?或者是故意给我们矢国刁难呢?”既然你嬴康打算用百姓作为借口,那我也就直接告诉你,想用百姓的名义赖在陇川门都没有。

    但是嬴康既然能这么说话,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只见微微一笑道:“看来将军很是轻看百姓了,不过我想请将军建一个人,一个老朋友。”

    秦人才来关中多长时间,竟然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熟人,而且是老朋友,曹沾不由得有些好奇,“哦,你说你们这里还有本将的熟人、老朋友?”

    “对啊!”嬴康微笑着说道,随后对下人道:“请刘大人。”

    “诺---”

    不一会儿,刘同在下人的陪同下走进了大厅。

    “啊?怎么会是你?”见到刘同,曹沾吃惊的问道。

    “怎么不会是我?将军难道很意外吗?”刘同轻松的说道。

    “意外,实在是太意外了,你不是在散国当宰相吗?怎么会来到千邑?”曹沾不仅问道。

    “对啊,我不但是散国的宰相,而且还是兼任着千邑的大夫,先国君已经把陇川之地封赏为我的封邑了。我来着转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怎么曹将军有疑问?”刘同反问道。

    当年在矢国的时候,刘同曾经跟曹沾同朝为官,虽然也不是很熟悉,但还是认识的。现在二人突然之间在这里以这种方式相见,不免都有些意外。

    “你说你是散国的宰相?可是上次我在矢国见到的散国宰相叫周什么来着?”曹沾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你说是周尧对吧?”

    “对对对,就是叫做周尧。”

    刘同微微的笑道:“这么给你说吧,当下的散国有好几个宰相,周尧当下虽是宰相,但是君上也没有罢免我的相国之位。也就是说我和周尧都是散国的宰相。而且先国君还把陇川之地封给我作封邑。”

    说罢,刘同拿出当年散盘子封自己为千邑大夫的诏令给曹沾看了看后说道:“你也看清楚了,先国君确实是封赏过我为陇川之主,现在散国新国君又跟你们矢国达成评分陇川之地的协议,让你们矢国前来进攻我的封邑,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矢国想干涉散国的内政?”

    听完刘同的话,刚才还伶牙俐齿的曹沾当下语塞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