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2章 吊上城的将军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32章 吊上城的将军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32章 吊上城的将军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城下的矢国将军,我家主公有令,请你上城说话。”就在矢国将领在城下撒野的时候,嬴照出现在城头之上,对他喊道。

    “你家主公请我说话?”矢国将领再次问道。

    “对,我家主公请你说话,想了解一下你们矢国跟陇川之间一些情况。”嬴照答道。

    “哦?脑外得问问我家太子,看看他需要安排谁进城的好。”说罢矢国将领调转车头来到矢国太子姜熏面前,“禀报太子殿下,秦人首领要跟我们的使者说话,请问太子安排何人为使?”

    姜熏望着矢国主将曹沾,“我看此事还得麻烦将军出面。”言下之意就是要让曹沾上城跟秦人交谈。

    “也好,那我就去会会这帮野蛮的秦人。”曹沾说罢,驾车来到千邑城下,对上面喊道:“我乃是矢国主将曹沾,打算会会你们的千邑之主,快快打开城门放本将进去。”

    曹沾?

    曹沾要亲自跟秦人千邑之主说话?

    这倒是让嬴照稍稍有点为难,毕竟人家可是一国的主将,按说应该打开城门放人家进城。但是此时双方正处在对峙状态,一旦打开城门,矢国军队趁机冲进千邑该咋办呢?

    想了想之后,嬴照对城下的曹沾喊道:“将军且慢,待我放下吊篮。还请将军坐在吊篮上城。”

    “什么?你们要本将坐着吊篮上城,这太无礼了吧?”听到自己要被秦人坐着吊篮拉上城去,曹沾当下就不高兴了。

    “请将军赎罪,您也知道当下秦人正跟矢国大军对峙,如果我们打开城门放你进来的档口,你们矢国军队乘机冲进城来,我们是不是得不偿失呢?”不管你曹沾是不是生气,嬴照依然很是客观的跟曹沾说道。

    虽然曹沾知道嬴照说的是实情,但他毕竟是矢国的将军,坐着吊篮上城,这未免有些太掉价了,于是大声对城上喊道:“若本将不愿意坐吊篮上城呢?”

    嬴照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那我们也就没办法了。”说完这话,嬴照也觉着自己对人家有些不敬了,毕竟人家矢国能够派主将来跟你们商谈,也是人家对此事的重视。

    于是对曹沾道:“曹将军也是明白人,两军对峙,谁都得长个心眼是不,若将军觉着坐着吊篮上城不合适的话,可以另换他人来跟我们商谈。”

    既然秦人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曹沾心一横道:“好,那本将就坐吊篮上城。”

    很快从千邑城上放下一个很大的吊篮,曹沾跳下车坐进了吊篮里。随后,千邑城上的守军一起用力将吊篮拉上了城头。

    见曹沾上城,嬴照赶紧来到跟前拱手道:“曹将军见谅,我乃是千邑的司农令嬴照,见到将军了。”

    “哦,你们千邑的最高官员是哪位,带我去见。”曹沾象征性的拱手道。

    “我家司马大人正在府邸恭候将军,请随我来。”说罢,嬴照带着曹沾走下城头来到嬴康府上。

    “司马大人,这位乃是矢国主将曹沾曹大人。”见到嬴康,嬴照介绍道。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曹将军,秦人嬴康有礼了。”说罢,嬴康拱手拜道。

    哦?

    原来对面这个年纪轻轻的人就是秦人在关中的最高首领,这让身经百战的曹沾甚是意外,“你就是关中秦人的最高首领?”

    “正是,让曹将军意外了?”嬴康笑着说道。

    “人常言:自古英雄出少年,曹某今日一见更是钦佩不已。”

    “哪里哪里?”嬴康客气的说道:“秦人地位不高,最高也就是一个西垂大夫而已,嬴康也仅仅是一个军司马而已,以低下之躯跟将军交谈,委屈大人了。”

    嬴康的意思实际很明白,那就是我们秦人最高长官也就是一个大夫,我呢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军司马来跟你一个将军商谈,你不要觉着委屈啊!

    曹沾虽是将军,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笑了笑道:“官职也就是个称呼罢了,司马大人莫要见外。”

    此时秦人嬴康的司马跟周王室的夏官司马是有本质区别的,周王室的夏官司马乃是执掌天下兵马大权的最高长官,乃是朝廷中的实权人物。而嬴康的司马只仅仅是秦军中的军司马,等同于下大夫的职位,跟曹沾的矢国将军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别。

    既然曹沾也不在乎这些,于是嬴康指着对面的案几和坐榻对曹沾道:“将军请坐。”

    曹沾在嬴康对面的坐榻上坐下后,嬴康示意嬴照也坐下说话,“曹将军,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们就有话直说吧!”

    “嗯---”曹沾点头道:“司马大人,我们矢国已经跟散国达成协议,散国愿意拿出陇川一半的地方换取我们出兵陇川,保护王室的西北边境。这是我们矢国跟散国协议抄写本,你可以看看。”说罢,曹沾从身上掏出一份协议命人交到嬴康手中。

    当然了这份协议只仅仅是散国跟矢国之间协议的抄写本,不是协议的原件。为了安全起见,谁会把协议的原件带来呢?所以曹沾带兵过来的时候,顺便把两国之间的协议命人重新给自己抄写了一份。

    嬴康接过协议看了看,随后交到嬴照手中。嬴照看罢后对嬴康点点头。

    于是嬴康说道:“曹将军,我不否认你们两国之间协议的有效性,但有一事我必须说明白,那就是我们秦人之所以能够来到关中,驻守在陇川这个地方,也是跟散国之间协商好的。今天你曹将军带着一份协议的抄写件来要求我们秦人从陇川撤兵,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呢?”

    嬴康继续说道:“再说了,自从我们秦人驻守陇川以来,多次打败戎狄的进攻,起到了拱卫王室西北边境,安定关中百姓生活的目的。我不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散国为何又要跟你们之间达成这种协议,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呢?”

    好家伙,小伙子真会说话啊!

    曹沾听罢吗,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秦人小伙有一种另眼相待的感觉。

    “司马大人,刚才你也看了我们矢国跟散国之间的协议,你也说了这份协议不会有假。这就说明虽然你们秦人驻守陇川的时候并无大错,但是人家散国已经不愿意跟你们在合作了。这难道不行吗?”曹沾继续道:“虽然你说你们秦人在驻守陇川的时候,多次打败戎狄的入侵,安知我们矢国驻守陇川的时候就不能打败戎狄的进攻呢?”

    曹沾既然能够过来跟秦人商谈,也绝对不是无能之辈。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