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3章 第三种办法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23章 第三种办法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3章 第三种办法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既然仲山甫和程伯休父各执一词,于是周天子望着虢公季,很明显是想听一听他的意见。

    谁知道虢公季始终望着外面,就是一言不发。

    “虢公,说说你对此事的意见。”既然你要装糊涂,但我就不能不说了,于是周天子直接问道。

    “哦?”虢公装模作样的哦了一声,随即说道:“散国邀请秦人进入关中这事情确实有些复杂,臣需要好好想想,当下还没有办法跟王上说。”

    哎---,这不等于没说吗?

    但是君臣几十年,周天子对这位虢公也是很了解了,知道他有些话不好在大殿上说,于是对大臣们说道:“今日就到这里,诸位回去后再好好想想,我们明日再议。”

    “诺---”仲山甫、程伯休父、虢公季答道。说罢,众人转身离开大殿。

    下午时分,周天子又命内侍把虢公季请来了。

    见到虢公,周天子笑着道:“孤王就知道你肯定有话要说,当下就你我君臣二人,有什么话就直接说罢!”

    听完天子的话,虢公笑着问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臣想问问王上对此事有何看法?”

    看看人家这问话多聪明,对于任何意见事情先问问王上的意见。如此大的事情周天子岂能没有他自己的主见?

    周天子想了想道:“既然你已经问起,那孤王也就实话跟你说吧,对于散国邀请秦人驻守陇川这事情,孤王的态度是在不影响关中诸国利益的前提下,可以默许秦人在关中的存在。”

    听完周天子的话,虢公微微的点点头,他很清楚当下周王室的实力,更知道周边这些诸侯国的实力。周天子之所以愿意默许秦人在关中的存在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

    不让秦人待在关中,那么关中西北的边境靠谁来驻守呢?更何况关中西北的边境是王室非常重要的边境,一旦失守,戎狄就可以长驱直入杀到镐京城下。

    不说别的,单从王室自身的利益出发,周天子也愿意让秦人留在关中,留在陇川这个地方,更何况在秦人进驻之前陇川还是无主之地呢?

    现在秦人守住了陇川,矢国、散国都跑来要这块地方,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强取豪夺吗?

    既然天子已经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虢公也就有主意了,于是对周天子说道:“既然天子愿意让秦人留下来,那就让他留在陇川不就完了吗?还用征询这么多人的意见呢?”

    “可是现在矢国和散国各执一词,仲山甫和程伯休父又各自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孤王也很为难啊!”别说你是天子,天子也有天子的难处。

    看着天子受难,虢公的心里自然也不好受,毕竟大小一理,家国一理,今天天子的难处,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是自己的难处呢?

    于是虢公笑着对天子道:“王上,其实除了他们所说的之外,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其他的解决办法?

    周天子一听就知道虢公已经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于是问道:“说说你的办法。”

    “臣以为,当下散国和矢国为了陇川之地争执不休,为何不把陇川收归王室所有呢?一旦陇川收归王室所有,王上愿意把他赏赐给谁均有天子做主,岂不是更好?”

    周天子愣愣的望着虢公季,许久不说话。

    有时候一个人为了某一件事情久久解不开的时候,其实换一个想法,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出路。

    虢公季的办法明显是解决此事最好的办法了。

    周天子默默的不做声,也不表态,现在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建议的合理性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

    “哼---,既然天下都是孤王的,难道一个小小的陇川之地竟然能够难住孤王不成?”周天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虢公季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可觉察的微笑,只要能够把陇川之地收归王上所有,它的归属权该属于谁呢?

    不用明说,虢公都清楚这个地方的去向。

    “你说孤王可以把陇川之地收归王室所有,这总的有个理由吧?”想了想之后,周天子问虢公道。

    “王上若决定了,理由还简单,就说散国跟矢国之间因为此事争执不断,为了稳妥起见先将陇川之地收归王室所有,等双方平息矛盾之后再做处理。”虢公建议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明天就这么跟诸位说,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将陇川之地收归王室所有。”周天子说道。

    “王上英明睿智,所有事情都会迎刃而解。臣告退--”虽然注意是虢公季出的,但临别时还是要夸赞一下周天子,把所有的功劳都给天子。

    做臣子的,要学会把功劳给主子,把过错给自己。唯有这样才能够长久的待在主子的身边。

    说完,虢公季走出王室大殿。

    有了虢公季的主意,周天子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虢公季走后,天子姬静微微的笑了笑,“还是虢公跟孤王一心啊!”

    第二天一早,仲山甫、程伯休父、虢公季等人早早来到了王室大殿。

    “臣等拜见王上。”见到周天子,众臣拜道。

    “诸位爱卿平身。”天子姬静说道。

    诸位大臣起身后,周天子道:“昨日之事,诸位想的如何了?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王上,昨天回去后,臣思考许久还是觉着天下所有的事情都应该以维护王室的尊严为上。唯有在此基础上做事才能够算是符合要求,否则就是欺君犯上,应该予以打压和摒弃。”程伯休父说道。

    “嗯---”听完程伯休父的话,周天子微微的点点头,“卿士有何高见?”随后周天子征询仲山甫的意见道。

    “臣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应该以维护王室的决定为上,既然当初王室把陇川划给了散国,那么散国就有权处理陇川的所有事务,包括把陇川租借给秦人。再说了秦人来到关中已经多次打败南犯的戎狄,这对于保护王室的西北边境起到了很好的拱卫作用,我们更应该维持才是。”不用说,仲山甫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虽然仲山甫和程伯休父都说是为了维护王室的尊严,但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而且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

    其实天下事往往是这样,一样的事情就看你怎么解释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