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2章 军国大事岂容儿戏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22章 军国大事岂容儿戏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2章 军国大事岂容儿戏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你要状告散国,这是为何?”周天子不由得问道。

    “散国擅自把我们的陇川租借给原本处于西陲的秦人,这不符合我们之前的协议。”矢国国君姜无余说道。

    “你们之前的协议?你们之前有什么协议,孤王怎么不知道呢?”周天子吃惊的问道。

    “王上可否记得,散盘子刚刚继位不久曾经因为陇川的归属问题跟我们矢国打过几次仗?”姜无余问道。

    “孤王记得。”

    “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几次战斗都是矢国取胜的。”

    周天子点点头,“是这么回事。”

    “这其中就有问题了,既然是我们矢国取胜了,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陇川,最后却让失败的一方散国得到陇川呢?”姜无余问道。

    这话问的,当下就让周天子姬静有些难堪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因为他知道当初虽然是矢国战胜,但是在王室的调停下,最后陇川之地还是划归给散国所有。原因很简单,散国是姬姓国家,而矢国是外姓国家,再加上当时的周王室在尹吉甫的辅佐下,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根本不会把矢国一个小小的诸侯国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周王室还是周王室,依然会受到周边诸侯国的敬仰,但是千亩之战也让周边的诸侯国看到了王室不行的一面,所以该说的话也敢说了。

    “大胆姜无余,你竟然质问天子?”仲山甫见状。

    “卿士大人错矣,臣不敢质问天子,只是来向天子澄清一件实事。既然当初天子把陇川之地划给了散国,散国呢就应该尽心尽力保护好这块地方,而不是随随便便的丢弃。更不能自己守不住就随意把他租借或者是赠送给别人。”虽然仲山甫厉声斥责,但是已经来到王室的矢国国君姜无余也没打算就此收手,于是很镇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姜无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说的王室君臣当下还没话可说了。

    姜无余见状继续道:“再说了散国租借陇川给秦人也有违王室的初衷。当初先王封秦人在犬丘的时候,本意就是想让秦人替王室驻守西部边境。而设立散国的时候其本意也是为了让散国驻守王室的西北部边境。现在可好,散国把驻守西部的秦人请到关中来替他们守边,这难道不是违背王室意愿的事情吗?今日臣之所以觐见王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请王室出面阻止散国这种愚蠢的行为。”

    这话说得真好啊!原本是想替自己着想如此一来竟然成了替王室着想了。

    周天子和诸位大臣不由得对这位外姓诸侯国的国君有些刮目相看了。

    “嗯---,你的意思孤王明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周天子问道。

    “臣是这样想的,既然散国自己守不住陇川,那为何不把陇川交给我们矢国去守护呢?毕竟当初双方打仗的时候,我们科室取胜的一方,按说也应该把陇川交给我们才是。”姜无余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听完姜无余的话,周天子君臣终于明白了,“哦---,人家是来要陇川的。既然是想来要陇川的你直接说不就得了吗,为何还要绕这么大的圈子呢?”

    “你的想法孤王已经知道了,待孤王跟诸位大臣商议之后再做答复如何?”周天子对姜无余说道。

    “诺---,臣姜无余感谢王上的一片仁爱之心,恭祝我王万年,臣告退。”说罢,姜无余转身向殿外走去。

    望着姜无余走出大殿的背影,周天子多少有些难堪。

    自己继位四十多年来,一直是励精图治,文治武功,很少有臣子用这样的态度来跟自己说话。

    当然了,其实姜无余也没有说太过分的话,但从他的口气里,周天子能够很明确的感受到一种轻慢,这让一直很是自得的周天子姬静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诸位爱卿都说说如何回答矢国的请求。”待姜无余离开后,周天子问诸位大臣道。

    “臣以为矢国的要求乃是无理要求,王上可不予理睬。”没等仲山甫等人说话,程伯休父首先说道。

    “哦--,这是为何?”周天子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王上,臣以为当初王上把陇川划给散国实质上就是一种态度,这个态度就明确的告诉矢国,陇川是散国的地方,不容你矢国一个外姓国家随便侵占。现在散国君位更迭,王室又在千亩之战中失败,矢国想趁机要回陇川之地,我们绝对不能答应。再说了,既然陇川是散国的地方,人家就具有对这块地方的支配权,随便租借给谁,那也是人家散国自己的事情,容不得别的国家插手。”

    听完程伯休父的话,虢国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知道程伯休父之所以如此替散国说话,那是因为散国现在的国君姬钊乃是程伯休父的儿子仲庚的好友,二人一起在王室学习过。将来仲庚继承了程国的君位还指望着跟散国结盟呢?既如此那当下还是要替散国说话的。

    “王上,臣以为矢国的要求有些道理,毕竟王室当初把陇川划给散国的时候是有些强权在里面的,现在散国没有能力守得住陇川,就应该把陇川重新交给矢国,让矢国自己的去驻守,如此一来不但解决了两国之间的争执,还会对王室北部的边境起到拱卫的作用。”

    说完这些,仲山甫缓了口气继续道:“再说了秦人原本就是王室安放在西陲的守军,他们不好好守着自己的底盘,跑到关中来做什么呢?臣建议让秦人继续回到他们的犬丘去替王室养马,至于陇川的驻防吗,可以试着让矢国驻守一段时间。毕竟矢国的实力比起散国来还是要强大一些。”

    两位大臣各执一词,这让周天子有些为难,但是从他的内心来讲是不愿意让秦人离开关中的,因为这将近两年来,秦人驻守在陇川确实打败了戎狄的几次进攻,使得戎狄南下的脚步有所减缓。

    一旦因为此事让秦人回到了犬丘,戎狄南下,谁来保护王室的安危呢?

    于是周天子问仲山甫道:“既然散国受不住陇川,那爱卿以为矢国就能够守得住吗?”

    “矢国既然能够多次打败散国,想必实力应该比散国要强得多,至于能不能守得住陇川,那要等到戎狄南下之后再说。不过既然矢国能够提出愿意接管陇川,想必他们也能够想到戎狄南下的危险,。臣以为可以给矢国一个机会。”仲山甫说道。

    “军国大事岂容儿戏,矢国要是守不住了,王室也要遭受到戎狄的入侵,到那时王室被困的罪责由谁来负?”程伯休父说道。

    眼看着两位大臣又要争执在一起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