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1章 告状的诸侯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21章 告状的诸侯

第221章 告状的诸侯

 好书推荐:
    镐京。

    散国政变早就引起了王室的注意,此时周天子正在与大臣仲山甫、程伯休父以及虢公季说这事情。

    “爱卿,这散盘子薨了,太子钊继位为君,散国的形势会不会发生变化呢?”周天子问道。

    “王上,以臣之见虽说散国君位交替,但国家的大政方针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仲山甫说道。

    “说说原因。”此时的周天子也就是后世称为周宣王的姬静,在位期间励精图治,不断对外用兵,使得周王室出现了难得的中兴之相。

    但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在王室执掌军事大权的尹吉甫辞去官职去民间收集诗歌去了。

    尹吉甫走后,仲山甫任王室卿士,程伯休父任司马执掌军队。

    但此时的周天子姬静的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了,特别是跟北边过来的姜戎在千亩之战失利之后,周王室对于北方下来的戎狄已经有些胆怯了。

    毕竟在所有的西北戎狄之中姜戎还不算是太强大的戎狄部落都能够把王室的军队打败,那么像犬戎、丰戎、绵诸戎等强大的戎狄一旦出手,王室还能够对付的了吗?

    千亩之战失败之后,周王室内部也开始进行反思自己的对外政策,恰巧在这个时候散国就出现了君位的更迭。

    “王上,臣之所以认为散国的大政方针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那是因为当下天下大形势下,散国之所以还能够存活下来,与散盘子的基本国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毕竟在我们关中国家无法对抗戎狄的情况下,借用西陲秦人的兵力来对付戎狄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仲山甫说道。

    周天子听罢微微的点点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只是孤王听说秦人仅仅只有千余人的兵力,这点兵马能够对付的了那些凶悍的戎狄兵马吗?”

    经过千亩之战,周天子姬静对与那些哇哇怪叫的戎狄勇士早就有些胆怯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散国能够请西北的秦人来到关中帮助散国驻守陇川对付戎狄,也算是替王室守住了西北边境。

    “王上不要忘了,这秦人也是西北过来的,他们的生活其实跟戎狄没有什么两样,也是养马的游牧部落。所以用西北的秦人来对付西北的戎狄或许还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仲山甫说道,“秦人虽然兵马不多,但是这些兵马可都是身经百战的,以一当十可能有些困难,但是以一当五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听完仲山甫的话,执掌军队的程伯休父有些不愿意了,虽说作为王室的军事统帅,千亩之战失利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也不能因此就认为王室的军队不堪一击吧。

    于是程伯休父对仲山甫说道:“卿士大人,未免有些亏大其词了吧,秦人虽说厉害能够以一敌三就已经很厉害了,以一当五我不相信。”说罢程伯休父摇摇头,表示怀疑。

    仲山甫毕竟是王室的卿士,也就是宰相。见程伯休父如此说话,稍稍有些不满,“休父对秦人的战斗力难道有所质疑?不过我可要告诉诸位,近两年来,秦人驻守陇川已经多次打败了丰戎的进攻。对于丰戎的实力,想必不用我说你等也明白。既然秦人都能够打败不可一世的丰戎,那么其他的戎狄还算的了什么?”

    “秦人打败丰戎?我不相信。”程伯休父随后不满的说道,“要知道秦人也是西陲出身的,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此时还难以说清楚。”

    虽然程伯休父没有说秦人就跟西北的戎狄勾结,但是他的话里已经流露出对秦人实力的怀疑。

    “司马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秦人替王室挡住了北方的戎狄这事情还有错了?如果不是秦人来到关中抵挡住了北方戎狄的入侵,那现在包括王室在内关中的所有国家都有遭受戎狄的侵袭,你自己倒好打不过戎狄竟然还怪罪起别人来了。这难道不是嫉妒还能是什么?”仲山甫毕竟是卿士,不容自己的尊严受到别人的挑衅,于是很不客气的对程伯休父说道。

    “你、你、你怎会如此说话,我这哪里是嫉妒,我只是说了一种现象罢了。”程伯休父虽说是执掌军队的大司马,但无论是威望还是职位都在仲山甫之下。既然仲山甫已经发怒,他也不好当着天子的面跟仲山甫争执。

    “好了,二位就少说点。以我看散国的局势还是要由散国自己来解决,如果散国自己不来向王室说这事情,那就说明他能够自己处理得了,我们也就不需要为此事操心了。”虢公说道。

    虢公既是虢国的国君还是王室的大臣,乃是地官司徒执掌的是土地人口劳役等民政事务。加之虢公本人又是关中西部最大的诸侯国虢国的国君,在王室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既然虢公已经说话,仲山甫和程伯休父也不再争执,算是认可了虢公的意见。

    就在这时,内侍进来禀报道:“启禀王上,矢国国君姜无余求见。”

    矢国国君求见?

    这令周王室君臣多少有些意外。

    虽说矢国也是王室的畿内诸侯,但毕竟是外姓人,并不是很受王室的器重。这个时候矢国的姜无余来王室做什么呢?

    周天子不免有些意外,望了望身边的几个人。

    卿士仲山甫说道:“臣下觐见王上,王上理应召见。”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了,不管人家是来做什么的,周天子都应该接见才是。

    在周王朝,诸侯们虽然在自己的国家是国君,但是放在王室跟前依然是臣子。

    于是周天子对内侍道:“请矢国国君上殿。”

    “诺--”内侍答道,随后对着殿外喊道:“矢国国君觐见---”

    不一会儿,矢国国君姜无余疾步走进周王室大殿,见到周天子赶紧拜道:“臣矢国国君姜无余拜见王上,祝王上万年,王室万年。”

    “嗯---,起来吧!”拜见完之后,周天子对姜无余说道。

    姜无余起身后,周天子问道:“今天既非朝拜之日,不知你前来王室有何要事?”

    姜无余道:“臣知道今天不是朝拜的日子,但是臣今日之所以前来镐京是有要事要想王上禀报。”

    “哦?你有要事禀报?说来听听。”周天子颇有兴趣的问道。

    “臣要向天子状告散国。”矢国国君说道。

    要状告散国?

    周天子君臣不由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