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0章 矢国的理想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20章 矢国的理想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20章 矢国的理想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矢国本是关中西部一个姜姓古老的国家,商王朝时期就已经建立为诸侯国,后因支持周武王伐纣,故而在西周初期仍被封为诸侯国。周穆王姬满执政时期矢国一度强大,成为关中西部地区最活跃的诸侯之一,曾灭了相邻的弓鱼国。

    消灭了弓鱼国之后的矢国更加张狂,一度以为自己就是关中的老大,谁都不放在眼里,于是乎矢国便把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了散国身上,打算消灭散国。

    矢国向消灭散国,那散国就是那样容易被消灭了。也不是那样容易认栽的。于是乎,双方以渭水为界打了多次仗之后,散国乃是节节败退,得胜的矢国于是便占据了渭水以北的大片肥沃土地,这其中就包括陇川在内。

    战败的散国当然不肯就此认输,于是便把矢国告到了周王室那里。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矢国和散国之间亲疏有别的。散国是姬姓国家,周王室自家兄弟;矢国是姜姓国家,原本还是商王朝的属国。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下两个国家的区别就出来了。周王室该向着谁不说都明白。

    于是乎,周王室不但狠狠的收拾了矢国这么一个外姓诸侯国,而且还要求他把自己吞并散国的土地原封不动的归还给散国。

    当时的矢国在诸侯国中虽然强大,但是跟王室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毕竟你矢国在强大也就几千兵马而已,而当时的王室却是有几万兵马的。矢国在关中西部的诸侯国跟前撒撒野王室不管也就罢了,要真的让王室出手,他还是受不了的。

    于是矢国只好忍气吞声把吞并散国的陇川之地换给了散国。

    再后来当王室衰落的时候,两国之间再次为了陇川之地打了好多次,使得陇川这个地方今天归散国,明天归矢国,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散盘子在世的时候跟矢国再次发生战争,陇川又一次归散国所有。

    凡是曾经强大过的国家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恢复曾经的兴盛和强大。

    当下矢国就是这样的心态,陇川失守这口气矢国已经憋了很多年,再后来散国在戎狄的入侵下,一点点的衰弱下去,陇川竟然成了无主之地。那个时候矢国就一直想着把陇川重新要回来,但就在矢国信心满满准备向散国讨要陇川的时候,竟然听到了散国把陇川借给西垂秦人的消息,这下可把矢国给气坏了。

    矢国都城矢城。

    矢国国君姜无余正在跟大臣何盾为散国的政局变化而恼火,“你说说这散盘子咋就如此不争气呢?区区一个落马竟然把名给搭上了,看来散国的局势又要发生变化了。”

    “君上所言极是,以微臣之见。或许在今年年底之前散国是会有变化的。我还听说散国的太子钊对散盘子请秦人呢帮助他们驻守陇川很有意见,君上以为太子钊继位之后,会不会将驻守在哪里的秦人给赶走呢?”

    “这个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姬钊继位之后跟秦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像散盘子那样好了。你要说是直接闹僵吗?我看一时之间还不会的,毕竟姬钊刚刚继位维持国家稳定还是第一位的。在没有十足把握之下,他是不敢拿国家的命运来耍个性的。”

    姜无余已经在矢国继位十多年了,此时的他正值壮年,也是想建功立业的年龄。

    对于老对手散国的局势变化他一直在关注着,更想以此为机会好好壮大一下自己的国家,梦想着能够在自己当国君的时候,拿回原本属于矢国的地盘。

    为此,他已经谋划了好多年。

    “君上,臣有一计不知可用否?”何盾说道。

    “说来寡人听听。”矢公无余说道。

    “君上,陇川本是我矢国的地方,散国竟然把原本属于我们矢国的地方租借给了野蛮的西垂秦人,这可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事情。臣建议我们应该以此为由向王室状告散国,让散国把原本属于我们的陇川重新交给我们。君上以为如何?”何盾建议道。

    矢公无余听罢,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多少年来矢国跟散国之间为了陇川这事情不知道麻烦过多少次王室了。无奈人家散国是姬姓诸侯国跟王室走的更近一些,所以最后争执到了王室那里,还是以散国取胜而告终。

    现在当何盾为矢国国君姜无余再次出这个主意的时候,姜无余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室是向着散国的。谁叫人家姓姬,咱们姓姜呢?”矢公无余有些抱怨的说道。

    “君上,以前是以前,但是这次臣倒是觉着胜算蛮大的。”何盾不死心的说道。

    “哦?说来听听。”姜无余稍感兴趣的说道。

    “原因有二,一个就是当下的散国新老国君交替,新上任的姬钊跟王室之间的瓜葛并不深,在镐京也没有多少人脉。如果君上利用一下您在王室的人脉,我想朝中的大臣多会向着我们说话的。”

    听完何盾的话,姜无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嗯”了一声,“嗯---,你说的有些道理。”

    “这第二个原因吗,那就是散盘子把陇川租给秦人这事情原本就触及了王室的利益,所以王室在判决上会偏向我们矢国的。”

    “你说散国把陇川租借给秦人触及了王室的利益,这是为何?”矢公无余很感兴趣的问道。

    “君上有没有想过,王室为何要把秦人一直放在西垂,而不是关中呢?那是因为王室的本意就是为了让野蛮的秦人替王室驻守西垂,拱卫西北。现在散国自己没法对抗戎狄,而请西垂的秦人来到关中,这原本就是违背王室意愿的事情,王室虽没有斥责,但是从内心深处已经对散国的这种做法不满了。所以,臣以为假如我们向王室控告散国的时候,成功的几率一定会很大的。”何盾信心满满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寡人倒是来了兴趣,要不我们试一试?”姜无余高兴的说道。

    “君上完全可以一试,这万一要成功了,岂不是好事;即便是不成功,我们矢国也没有失去什么,还能够向王室展示我们对秦人进入关中的一种态度,也能够在王室落下一个好名声。君上何乐而不为呢?”何盾坚定的说道。

    “好---,你这话说道寡人心里去了。明日一早寡人就前往镐京,向天子禀明我们矢国对秦人进入关中的态度,顺便也把我们对陇川的所有权要一要。”矢国国君姜无余当下表态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