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9章 道路依然艰难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19章 道路依然艰难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9章 道路依然艰难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虽然嬴康等人不表态,但刘同已经把这话说出来,当然由他的道理。

    “司马大人,我知道秦人要想建立国家确实有些难度,但是唯有如此才能够彻底解决秦人面临的所有难题。一旦秦人建国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招兵买马壮大军队,在处理与关中的诸国之间的关系上也能够取得主动权等等。更主要的是就再也不用因为租借的事情跟散国、虢国等诸侯国纠缠了。”

    听着刘同的话,嬴康说道:“刘大人所说的,嬴康都明白,只是这建国这事情实在是太大了,我恐怕一时之间难以实现,要不我们在想想其他办法。”

    “哎---,这有什么好想的,既然刘大人都说没问题就应该没多大问题的。毕竟现在是我们替王室守护西北的边境,起着拱卫西北的作用,王室也应该给我们秦人建立一个国家是不?”听完嬴康的话,赵伯圉焦急的说道。

    “看看看,有着急了不是?是不是刚才听了刘大人的话,你着急当将军了?这秦人要是一直不建立国家,你的将军梦就要泡汤了啊!”见赵伯圉如此焦急,嬴照跟着揶揄道。

    “三哥莫要见笑,我如此着急当然是替秦人着想了,至于我个人的事情那是根本不用急的。即便是将来建国了,秦人中间能够当将军的人多得是,哪里能够轮到我呢?”赵伯圉赶紧解释道。

    “好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不过秦人要想建国这事情实在是太大了,司马大人是根本做不了主的。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为上。”嬴照接着赵伯圉的话说道。

    既然大家都认为此时不急于建国,刘同于是说道:“如果当下建立国家的时机还不成熟的话,那就退而求其次,先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所有权。如此以来,就等于秦人实质上拥有了陇川这块地方。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嬴康知道刘同的建议当然是治本之策,但是这样的治本之策真正要执行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啊!

    要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拥有权,天下哪有如此容易的事情呢?

    于是嬴康对刘同说道:“我知道大人的建议都是解决当前秦人面临困难的治本之策,但要想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拥有权确实也有困难啊!你想一想,陇川原本是散国的地方,如果人家不主动放弃,秦人在没有履行任何程序的情况下,就直接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拥有权,这对王室来说是不是有些勉为其难呢?要不此事我们从长计议,如果今后时机成熟我们再向王室申请不迟。”

    刘同毕竟是经过许多事情的人,对王室以及关中诸国的了解要比秦人多一些。听完嬴康的话,淡淡的笑了笑道:“话虽是这么说,但在实际事情上还需要你们秦人多多努力才是。当然了,这事情里面还有很多的技巧,也不是你一个司马所能够做成的,如果要想让陇川正式归秦人所有,还需要你的兄长西垂大夫嬴其出面努力或许才能成功。”

    嬴康知道刘同话里有话,不好在众人面前说出来,于是百年对刘同道:“大人所说的,嬴康记住了,今后会在这一方面多多努力的,当然也有许多的事情还要像大人请教,到时候还需要大人您多多赐教啊!”

    “既然你们秦人收留了我刘同,给我在有生之年能够有一个安身立命的的地方,我自然是感激不尽,如有什么需要我也会尽其所能的。”随后,刘同说道:“既然秦人对我刘某如此信任,我也应该给秦人帮点忙是不?”

    说罢,刘同从怀里掏出两张诏令说道:“我这里有两样东西要交给司马大人,还望司马大人笑纳。”随后将东西交给了嬴康。

    嬴康接过一看,原来一份是秦人和散国签订租借协议,看完之后嬴康不由得大卫吃惊。随后抬头望着刘同,“如此重要的东西,大人怎弄出来的?”

    刘同微笑着对嬴康道:“司马大人再看看第二个。”

    嬴康打开第二章诏令,这是一张姬钊亲自签订的与秦人解除君臣关系的诏令。

    “大人对秦人的恩情山高水长,嬴康不知该如何报答。”嬴康激动的说道。

    说罢,嬴康起身来到刘同跟前拱手深深的鞠躬道:“有了这两样东西,压在秦人头上的石头算是搬掉了。嬴康代表陇川所有的秦人感谢大人了。”

    刘同起身扶起嬴康,“司马大人过于客气了,秦人能够收留我刘同,就是对我最大的恩惠,我岂能不知感恩,为秦人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见嬴康对刘同如此恭敬,嬴照和赵伯圉也不由得对刘同带来的两样东西感兴趣了,起身来到嬴康身边,“不知刘大人带来了什么东西,竟然司马大人如此激动。”

    嬴康起身把刘同带来的两样东西交给嬴照,嬴照看罢交给赵伯圉。

    二人看罢当下面露喜色,嬴照不由得高兴的说道:“好啊好啊!有了这两样东西,我们秦人终于不用在担心散国因此来要挟我们了。”

    “就是啊,一直以来我们秦人老是担心散国会以租借为由来赶走我们,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而且我们又解除了跟散国的君臣关系,看他今后还拿什么来指挥我们。哼---,今后他散国要敢在我们秦人面前耍威风,看我不灭了他们。”赵伯圉兴冲冲的说道。

    听着嬴照和赵伯圉话,嬴康只是淡淡的笑着没有说话。刘同也一样,也是微微的笑笑。

    “你笑什么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赵伯圉见状问嬴康道。

    “伯圉,刘大人能够给我们带来这些东西肯定是出了不少的力,但我们也不要因此以为秦人从此可以在陇川立住了脚跟。毕竟陇川从法理上还是人家散国的。我们要想真正拥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嬴康对赵伯圉说道。

    “这么说我们面临的困难还没有解决?”赵伯圉一脸迷茫的说道。

    “对,秦人面临的困难确实没有解除,还需要我们做出更多的努力。”嬴康说道。

    “哦---,我明白了。”赵伯圉答道。

    随后,嬴康转向刘同道:“刘大人从散城一路过来鞍马劳顿辛苦之极,原本需要好好休息。但我们却一直在向你请教有关事情,打扰了你的休息。刘大人,如不介意的话,就先在任籍府上休息一下,我们这就给你安排府邸,晚上嬴康设宴招待大人,还望一定赏光啊!”

    “好---,那刘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同告辞走出嬴康的府邸,毕竟连夜从散城逃出,路上辛苦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