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6章 早做准备还是好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16章 早做准备还是好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6章 早做准备还是好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千邑。

    就在散国君臣思考如何对付来到关中的秦人的时候,此时的秦人也是如坐针毡。

    毕竟散国的国君散盘子已经去世了,天子姬钊已经继位为君。虽然在秦人嬴康的提议下,散国宰相刘同暂时执掌了国家的大权,但嬴康很清楚,刘同一个外人要想一直执掌着散国的大权那基本上是痴心妄想。

    执掌一时可以,执掌一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更何况刘同本人在散国的人望也没多好,根基也没多深,所以就在刘同暂时执掌散国的大权的时候,嬴康已经和他的手下开始谋划未来了。

    此时已经是初冬了,关中北部的陇川早晚异常的寒冷。

    傍晚时分,嬴康、嬴照、赵伯圉等人早早来到了嬴康的府邸。

    “三哥,你们过来了,若曦听说你们晚上要过来,专门命人给大家炖好了野黄羊肉,我们边吃边聊啊!”

    “好好好,我就好这一口,有酒没有啊?”嬴照还没说话,赵伯圉先高兴的问道。

    “有有有,若曦就知道你哎喝酒,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嬴康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赵伯圉高兴喊道,“这大冷的天不喝点酒咋说话呢?”说着就自顾自的向里屋走去。

    这时刚刚准备好晚饭的若曦正往外走,差点跟赵伯圉撞在了一起。

    “哎呀呀,我说公主,这才多长时间都已经怀上了啊!”此时的若曦的肚子已经微微鼓了起来,见赵伯圉这么一说,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若曦毕竟是虢国的公主,不好意思开一些玩笑,但是嬴照就不一样了,见若曦脸红了,于是便对赵伯圉开玩笑道:“就兴你要孩子,嬴康要孩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他们都结婚大半年了,早就该要孩子的。”

    “对对对,就像我当年结婚,当年就要下小崽子了。”秦人毕竟是西垂养马出身的,除了做派豪放之外,说话也很口粗。

    惹得若曦没敢应对就直接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你看看,就你这张嘴,把公主惹恼了吧?”嬴照见状怪罪道。

    望着离去的若曦公主,赵伯圉一脸的迷茫,“哎哎哎---,看看我这张臭嘴,说话咋就不知道注意呢?”说着赵伯圉在自己的嘴上轻轻的扇了几下。

    “快别做样子了,进屋说话吧!”嬴康见状对赵伯圉笑着说道。

    “对对对,进屋说话,进屋说话。”赵伯圉借着台阶走进了屋子。

    进屋后,三个人分别在案几前坐下来。嬴康随后对二人道:“三哥、伯圉,你们是否知道散国散盘子去世的消息?”

    嬴照点点头,“听说了,散盘子去世对我秦人来说真不是一件好事啊!我们需要多加注意了。”

    嬴照毕竟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当然知道此时散盘子去世对秦人意味着什么。

    “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我听说之后,也感到散盘子一旦去世我们在陇川要继续待下去还真有些困难了。”赵伯圉也跟说道。

    听完赵伯圉的话,嬴康故意问道:“那依你之见我们秦人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

    赵伯圉知道嬴康这分明是在考自己,于是想了想之后道:“其他太过于深奥的我不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新继位的散国国君姬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前他就一直反对秦人进入关中,现在他爹去世了,他当了国君肯定对我们更没有好印象,今后少不了要跟这个家伙费口舌。”

    “还有呢?”嬴康听罢继续问道。

    “还有?还能有什么?我想不出来了。”赵伯圉想出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他想出更多什么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你都有如此担心,那我们秦人该怎么办呢?”嬴康继续问道。虽说是在靠赵伯圉,实际上也是当下其人面临的实际困难。

    “我们还能怎么样,只好做好各种准备,只要他们敢来侵犯我们就跟他们打就是了。打仗谁怕谁呢?”对于赵伯圉来说,所能能够想到的也就是这些了。

    “你说的不错,这些基本上就是秦人下一步要面临的实际困难。不过一旦散盘子去世我们所要面临的实际困难还不止这些。”嬴康叹息道。

    随后,嬴康继续道:“散盘子去世当下的散国处在了十字路口。其实这也是我们秦人所处的十字路口,一个就是我们要时刻注意来自散国的断交的压力。你说的不错,散国新继位的国君姬钊确实对我们秦人一直持有敌意。他的上台也将预示着秦人跟散国的关系转入低谷。随时都有断交或者是兵戎相见的可能。我们得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啊!”

    “司马大人只管放心,要只是军事上的斗争,你只管交给我就是了。保证把散国打的找不到北。”对于战争方面的准备,赵伯圉所谓千夫长一直都是积极备战的。

    “除了战争方面的准备之外,我们还要做好外交、货物流通等方面的准备,毕竟我们秦人来到关中,除了跟散国和虢国有过来往之外,与关中的其他国家并无太多往来,一旦散盘子去世这些关中国家很有可能会跟着姬钊与我秦人为难,我们不得不防啊!”

    这其实是一系列的反应,只要是跟散国断交了,关中的国家肯定会不会对秦人好到那里去。

    “司马大人说的不错,这些的确是需要我们好好考虑的。”嬴照对于弟弟嬴康的意见一直是尊重的。

    “除此世外,我们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一个人安危。”嬴康随即说道。

    一个人的安危?

    “我们在散国并无朋友,还需要考虑谁的安危呢?”赵伯圉一听当下诧异的说道。

    嬴康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望着嬴照。

    嬴照想了想道:“司马大人说的是不是刘同?”

    嬴康点点头,“正是。”

    “我们要帮助刘同?”赵伯圉更加吃惊了,“刘同可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为何要帮助他呢?”

    嬴康笑了,“虽说刘同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在秦人进驻关中这事情上,刘同还是帮了不少的忙。现在散盘子去世,刘同在散国是势单力薄,需要我们秦人出手帮助了。不然也显得我们不近人情了是不?”

    “你这么一说,我也是觉着应该帮一帮他,这个人确实在我们进驻陇川的事情上帮了我们不少的忙。可是该怎么帮助他呢?要不要直接出兵散城脚下,直接把刘同给带出来。”

    听完赵伯圉的话,嬴康都有些想笑了,“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太简单了。处理刘同这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出兵是最下端的做法。”嬴康说道。

    随后,嬴康望着外面黑乎乎的天空,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个时候也该有结果了。”

    听着嬴康这没头没脑的话,嬴照和赵伯圉一脸疑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