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2章 矛盾重重的散国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12章 矛盾重重的散国

第212章 矛盾重重的散国

 好书推荐:
    散国王宫。

    夜幕已经降临,散国司马周尧走下马车,对车夫道:“你先回去,到时候我会安排人叫你来接。”

    “诺---”车夫答道。

    望着车驾消失在黑夜之中,周尧这才慢步走进王宫大门。

    走进偏殿只见里面已经摆好了两张案几,国君的案几在上,左手下侧还有一张案几,不用说那就是为自己准备的。案几的旁边跪着一个专门给主人填酒的宫女。

    此时散公姬钊已经在自己的案几前坐定。

    “臣周尧拜见君上。”周尧拜道。

    “周爱卿请起,请坐---”说罢,姬钊指着左首的案几对周尧说道。

    “臣遵命。”随后,周尧在左首边的案几前坐下。

    “填酒---”周尧坐定,散公钊对宫女吩咐道。身边的宫女给国君和周尧填上酒。

    姬钊端起酒樽对周尧道:“周爱卿,寡人今天之所以请你一个人过来,就是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说,还望爱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微臣明白君上的一片苦心,臣定会知无不言的。”

    “好,你我痛饮此樽。”姬钊高兴的说道。

    于是君臣二人一口喝干。

    放下酒樽,姬钊对周尧道:“寡人知道爱卿父子都是我散国的忠良之臣,你的父亲周焕老相国为国捐躯,死在寡人的身边,至今想起来寡人都深有感触。寡人知道当时老相国是为了救寡人才丧命戎狄之手的。”说着姬钊眼睛湿润了。

    周尧见状也跟着说道:“家父生性耿直,对于老国君多有抵触,但是他一心为国的情怀还是让我辈感动不已。”

    听完周尧的话,姬钊道:“老相国一心为国的情怀值得尊敬,寡人深深敬佩,还望你能够像你的父亲一样忠于国家,忠于寡人。”

    “为国尽忠,臣当在所不辞。”

    “嗯---”听完周尧的话,姬钊微微的点点头,随后对周尧道:“寡人刚刚继位,对国内的事情还不甚了解,还望你要多多辅佐,当下寡人呢有几件事情需要你为寡人谋划一下。”

    “君上请讲。”

    姬钊放下酒樽对周尧道:“寡人继位至今已有几个月的时间,虽然一度时期被人软禁,但无时不刻在思考着国家大事。现有以下几个事情甚为困惑。一个就是当下的散国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在王室所有的诸侯国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还请爱卿给寡人说个实话。”

    回国这么长时间了,今天姬钊竟然问起散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或者说在王室所有的国家中是个什么样的地位了?

    难道此前姬钊几十年的太子都是白当了吗?

    周尧虽然感到意外,但也不觉着奇怪,毕竟一个国君能够如此诚恳的问自己国家的实力和地位,只能说明这个国君想真正了解国家的真实情况。

    周尧听罢,想了想道:“君上既然问起这个问题,那臣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臣想问君上一句话,依你之见觉着我们国家的实力如何?”

    这个?

    散公姬钊有些愣住了,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在没有当上国君之前,寡人对国家的认识跟现在确实有些不一样。当时寡人年轻气盛,总觉着只要我们君臣一心就一定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打败戎狄。也曾经怪罪过君父为何不振作精神强大散国对抗外侮,为何偏偏要请秦人这么一个地位低下的野蛮人来帮助我们守边呢?”

    周尧安安静静的听着姬钊的话,随后问道:“那君上当上国君之后是如何认为的呢?”

    “当上国君之后,寡人的想法稍稍有些变了,特别是当寡人被刘同等人软禁之后,想法更是改变了。原来当下的散国不但实力不强大,而且国内的矛盾也很多很多。使得寡人一下子感到肩上的责任大的不得了啊!”姬钊举起酒樽对周尧晃了晃示意边喝酒边说话。

    周尧一边喝酒一边说道:“由此看来君上确实是成熟了不少。臣这么对你说我们散国的情况吧!先从我们散国的内部矛盾说起。”

    姬钊放下酒樽认认真真的倾听着。

    周尧说道:“当下散国一共有三层矛盾,第一层就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具体包括散国跟北方戎狄的矛盾,跟邻国虢国以及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第二层就是散国贵族与贵族之间,贵族与百姓之间的矛盾;第三层便是散国跟秦人之间的矛盾。”

    “啊---,我们散国竟然有如此多的矛盾?”散公姬钊听罢,当下就睁大了眼睛,“如此多的矛盾,寡人将如何化解呢?”

    周尧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话,“当下散国内外矛盾确实比较多,而且要想在一时之间化解如此多的矛盾绝非容易之事,需要很强的智慧和能力不可。”

    “那你就一一给寡人说来。”

    “先说如何化解第一个矛盾,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周尧继续说道:“散国跟戎狄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可以说自从散国建立之初这个矛盾就一直存在到了如今,而且当下的矛盾越积累越难以化解。不说别的,就是微臣的家父就丧生在戎狄之手,可以说戎狄是散国所有人的世仇,不可一日淡忘。”

    “对我们跟戎狄之间的矛盾确实是世仇,要想解决确实是困难重重。”散公姬钊说道。

    “虽然是困难重重,但又不能不解决。其实话说的再丑一点就算我们不想解决,人家戎狄也会追着攻打我们,不说别的今年冬天如果我们解决不好这个矛盾,北方的戎狄就会帅军来到我们散城脚下,到时候如果解决不好的话,散国就会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

    自己的国君之位还没有做安稳,北方的戎狄马上就会帅军来到城下,威胁国家的存亡。散公姬钊一听这话,当下就蔫了,“这个危险一直存在,寡人心中其实清楚的很。你再说说其他的问题吧!”

    “那微臣就再跟君上说说我们散国跟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特别是跟虢国之间的矛盾。”周尧说道,“散国跟虢国之间的矛盾可以用八个字说,那就是相互依存,相互吞并。”

    相互依存,相互吞并?

    散公姬钊有些听不明白,“此话怎讲,你说明白点。”

    周尧微微一笑道:“想必君上对相互吞并有所理解,对于相互依存有点不明白吧?”

    “正是。寡人只知道这么多年来虢国趁着我们跟戎狄打仗的机会,吞并了我们渭水南岸不少的土地。何曾见过我们依靠过虢国,我们依靠过他们?”对于散国和虢国之间的关系,姬钊还是知道的。

    周尧微微一笑道:“虽说虢国吞并过我们不少的土地,但是真的有一天戎狄消灭了散国,对虢国来说也未必是好事吧!”

    “为何?”姬钊不解的问道。

    “因为散国灭亡,戎狄要吞并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虢国,所以虢国为了自身的安危着想,肯定会在散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出兵帮助散国的。”周尧肯定的说道。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寡人咋从来没有见到虢国帮助散国呢?”

    “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周尧答道。

    听完周尧的话,姬钊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