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0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10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10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第二天一早,石驼、周尧一起前往散国王宫。

    来到宫门口,周尧对石驼道:“石将军,你先在这里等等,待我进宫向君上说明情况之后,再传你进来如何?”

    “嗯---”石驼木讷的答道。

    周尧知道此时的石驼其实非常脆弱,稍稍有一点点的变化都有可能会引起他的激烈反应。

    所以一切事情都得征求好他的意见之后才能行动。

    “好,那将军稍等片刻,我先进去了。”说罢,周尧走进散国的王宫,来到散公钊的大殿外。

    多少天过去了,除了刘同和石驼之外竟然有别的大臣第一次走进散国的王宫,莫要说是姬钊,就是大殿外的内侍们都感到有些意外。

    “快去禀报君上,就说中大夫周尧有要事要面见君上。”看到一脸迷惑的内侍,周尧说道。

    “哦,好的,我这就去通禀。”内侍赶紧快步跑进大殿,对姬钊道,“启禀君上,中大夫周尧求见。”

    此时的姬钊正百无聊赖的呆坐在王宫空荡荡的大殿内发呆,突然听到有人要求见自己,顿时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你说是何人求见?”

    “回君上,是中大夫周尧求见。”内侍再次肯定道。

    中大夫要求见寡人?

    姬钊的头脑里迅速旋转了几十个来回,“既然中大夫能够求见寡人,这么说刘同已经同意寡人召见大臣了?”

    想到这里,姬钊对内侍道:“速传中大夫进殿。”

    “诺---”

    在内侍的带领下,中大夫周尧走进了散国大殿,“臣周尧拜见君上。”见到国君,周尧拜道。

    “爱卿快快请起。”姬钊高兴的说道,“你能来看寡人,寡人十分的高兴啊!说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毕竟周尧是老相国周焕的儿子,在散国这么多的大臣中,唯一让姬钊信任的就是老相国周焕,周焕死后,姬钊对于他的孩子也是高看一眼的。

    周尧是老相国的儿子,又是散国的官员,这不能不令姬钊感到兴奋。

    从国君的话里,周尧能够听出一种无奈和欣慰,当下感慨的说道:“臣等无能,让君上遭遇如此大的委屈,还请君上责罚。”

    姬钊摆摆手,“都到了这个时候,寡人还怎能责罚你等,说来也怪寡人把散国的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才遭受如此境遇。不怪你们,不怪你们啊!”

    随后姬钊望着周尧道:“王宫不是已经被刘同等人控制了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君上,臣正要向你禀报此事。”周尧听罢说道,“君上,此时乃是散国最为紧要的关头,臣请君上一定要把把握时局,争取一举成功。”

    从周尧的话里,姬钊听出了不同的味道,于是坚定的对周尧说道:“寡人知道你们父子都是散国的忠贞之臣,当年你父亲周焕老相国临死前就曾经教导过寡人要为重振散国而奋斗,现在老相国虽然去世,但寡人坚信你一定会继承老相国的衣钵,为散国的江山尽心尽力的。你说吧,要寡人做什么?”

    听完国君的话后周尧说道:“君上回国之后,刘同和石驼二人软禁君上实乃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但是这二人又有所区别,刘同乃是元凶,石驼则是随从。臣希望君上能够区别对待这两个人,尽可能的把石驼拿到我们这一边来,让他背叛刘同,尽快解除对君上的软禁,不知君上意下如何?”

    听完周尧的话,姬钊有些失望的说道:“寡人倒是想区别对待这二人,但你也知道此时王宫周边都是石驼的兵马,就算是寡人想拉拢石驼也没有办法啊!”

    “君上尽管放心,臣已近与昨夜前往了石驼府上,说动石驼跟随君上。现在石驼有两件事情有些担心,一件是当初老国君涉猎受伤的时候他是在场的见证人,他担心君上会意此事为由惩办他;另一件事就是他担心这次跟随刘同软禁君上,会引起朝廷的不满。如果君上能够答应在这两件事上不追究石驼,我想他一定会脱离刘同,转移到君上这边来的。不知君上意下如何?”

    听完周尧的话,姬钊算是明白了,周尧的意思就是要自己赦免石驼无罪,依次来拉拢石驼是他对刘同反戈一击。

    此时的姬钊虽然对石驼和刘同恨得牙根痒痒,但想了想之后他还是决定听取周尧的意见,“你说的对,只要石驼能够知错悔改,寡人决定赦免石驼无罪。”

    “好---,臣感谢君上的大度。还有一件事情要君上当即决断。”周尧说道。

    “你说。”

    “那就是石驼归顺君上之后,还请君上将其调离军队,君上最好把散城的守备大军掌握在自己手中。”周尧建议道。

    姬钊听罢,当然能明白周尧话里的意思,但是要想把石驼从军中调离何等困难,毕竟此人可是在军中呆了很长时间的人,而且多少年来散国的防备一直在石驼的手中,岂能是那么容易就调离的。

    “你说的也是寡人所想的,但你也知道石驼在散城军中多年,许多将士都听命于他,寡人如何才能从他的手中把军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呢?”姬钊迟疑的说道。

    “君上可以采取明升暗降的办法来处理此事。待石驼归顺君上之后,君上何不以他护驾有功提升他做散国的右丞相呢?君上试想一下,石驼一旦当了散国的右丞相是不是就可以把散城的军事大权交出了呢?随后君上可选择一个可信之人担任散城将军一职,如此以来散城的军事大权不就掌握在君上手中了吗?”

    “嗯---,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石驼跟刘同沆瀣一气软禁国君,寡人还要升任为国家的右丞相,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不管怎么说,姬钊对于石驼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还是很生气的。

    “君上,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君上能够及时掌控国家的大权,这一点小小的忍让又算得了什么呢?还请君上为了散国社稷着想,为了散国的万千黎民百姓着想,尽快拿回大权为上。”

    听完周尧的话,姬钊狠了狠心道:“好,寡人就依你之策,升任石驼为右丞相。但是你还没说如何处置刘同这个贼人呢?”

    对于刘同如何处理,周尧确实还没有想好,不过此时的刘同早就离开了散城,就算是想好了处理的办法也是白搭。于是周尧说道:“君上,据臣所知,刘同已经离开散城前往千邑,至于今后如何处理刘同,这事情还是等到君上执掌了大权之后再做处理不迟。”

    “嗯---,决不能饶了这个狗贼。”姬钊狠狠的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