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08章 走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08章 走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回到府里,刘同立即把管家叫来了。

    “老爷有何吩咐?”管家进来后问道。

    “任籍大人走了?”

    “走了,早上你刚刚上朝后不就,任大人就带着夫人孩子走了。”

    听完管家的话后,刘同长长的舒了口气,“走了就好,你这就去准备车驾,我明日一早要出门。”

    “诺---”

    任籍已经带着家眷离开了散国,刘同这下终于放心了。在上朝之前,刘同就已经给任籍做了安排,要他趁着上朝的机会带着自己的家眷离开散国。

    因为越来越多的现象表明,刘同作为一个外来者要想控制散国实在是困难太大了。于是在得知秦人愿意帮助自己的情况下,刘同在上朝之前就交代任籍,让他带着自己的家眷早早离开散国前往千邑。

    现在人终于走了,刘同也可以放心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明天一早他就会带着散公钊的诏令前往千邑,到那时刘同就再也不用为散国的事情担心了。

    大不了散国发兵进攻秦人,但那有啥可怕的呢?

    要知道以现在秦人的实力根本就不用害怕散国,更何况以当下散国的实力还未必就干进攻千邑的秦人。刘同知道别看此前姬钊一直反对散国跟秦人联合抗击戎狄,但是真正当姬钊当上国君时候,就未必敢真的反对跟秦人联合。毕竟散国的实力在那儿放着,离开了秦人的帮助散国或许灭亡的更快。

    想到这里,刘同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紧要的问题。“不行,我不能等到明天再走。”

    刘同知道,这个时候的散公钊虽说是控制在自己和石驼的手中,但他从石驼的谈话中明显能够感到这个人已经有些靠不住了。

    这万一石驼背叛自己投靠了姬钊,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呢?

    “不行,我今夜就得走。夜长梦多,夜长梦多啊!”想到这里,刘同立即起身,来到院子中间,抬眼望了望西边的阳光,“来人啦,叫管家过来。”

    不一会儿,刘府管家急匆匆的跑来了,“老爷找我什么事情?”

    “我让你准备车驾,准备好了吗?”见到管家,刘同问道。

    “老爷不是说明天才走吗?我也是刚刚吩咐下去,让下人们准备车驾,明天一早一准准备好。”管家答道。

    “不了,你现在就去让他们马上准备好车驾,我即刻出发。”刘同吩咐道。

    “好勒---”管家答应道,随即准备车驾去了。

    时间不大,车驾便来到了刘同的屋子前,“老爷车驾准备好了。”

    “你进来一下。”刘同在屋内对管家喊道。

    “诺---”管家走进屋,见刘同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准备还挺多的,不禁问道:“老爷准备这么多的东西做什么?”

    刘同停止收拾,转身对管家道:“我这次出门可能需要些时日,我走后府里的事情就由你全权负责。记着,我走之后,府里不管有什么样的变化,都要随时前往千邑向我禀报。你可记住了?”

    “我记下了。”管家一脸疑惑的答道。

    安排完毕,刘同趁着还没落下的夕阳便起身前往千邑了,走出散城的那一刻,刘同感到浑身上下都是那样的舒坦。

    原来待在这座城里,自己也是非常压抑的啊!

    就在刘同的车驾离开散城的时候,府邸对面的一家客栈里一个人一直静静的望着这边,眼看着刘同的车驾走出府邸,这个人的脸上露出了意思狡黠的笑意,“哼哼,终于待不住了。”说完此人起身走出了客栈。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相国周焕的儿子周尧,此时的周尧在散国任职为中大夫,很一般的官员而已。

    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周尧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散国最忠实的臣子,忠于国家,忠于君上。

    从散盘子去世直到太子钊回国后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周尧敏锐的意识到国家除了问题,而且是出了大问题。

    “按说先国君去世,太子继位国君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怎么除了登基的当天见过新国君之外,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见国君召开朝会,也没见过国君出现在散城,所有的政令都是通过相国刘同来传达和发布。难道这里面除了问题?”带着这些疑问,周尧曾经找过一些大臣商议此事。

    得到的答案乃是惊人的一致,那就是老国君新丧,新国君要为其守孝。

    守孝看似一个很合理的理由,但是周尧还是觉着这里面有问题。若是一般人家守孝三年都没有什么,姬钊是国君啊!一个国家的国君要是守孝三年,那这个国家的政事由谁来处理呢?如果在守孝期间发生了危机国家安危的战事或者是其他事情该怎么办呢?

    更何况周尧清楚的知道太子钊跟散盘子之间的关系并不好,父子二人之间的矛盾还是很深的,既然有如此深的矛盾,太子钊怎会主动为散盘子守孝那么长的时间呢?

    守孝,很显然这个看似合理的理由其实也有站不住脚的地方。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莫不是君上被人软禁了?

    对,君上极有可能是被人软禁了。

    周尧越来越发坚定自己的怀疑,于是他决定好好查一查这其中的原因,但是当他准备进宫的时候,却遇到了宫廷侍卫的阻难,理由还是一个,那就是君上要为老国君守孝,任何人都不见,守孝期间所有的事务均有相国大人处理。

    所有事情都由刘同处理?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周尧把矛头对准了刘同,“哼---,肯定是刘同从中捣鬼。君上跟刘同势如水火,怎会回国之后把所有的政事交给刘同来处理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的根源就在刘同身上。哼---,为了散国,为了君上,我周尧一定要查清此事。”

    于是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周尧专门在王宫和刘同府邸不远的地方专门租下了两家客栈,用来观察其中的问题。

    时间一长果然有了收获,那就是来来回回进出王宫的大臣除了刘同就是石驼了。

    石驼竟然也跟刘同勾结在了一起?

    怪不得刘同一个外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控制住散国的局面,原来有人在帮助他啊!

    但是石驼怎会跟刘同勾结在一起呢?要知道石驼是散国本地人,还是自己的父亲周焕老相国在世的时候一手提拔起来的,如此坚定的散国支持者竟然会跟刘同这么一个外来者勾结在一起软禁国君。

    这让周尧深感意外,意外之余他决定会一会这个石驼,打开散国的困境。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