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95章 驱虎吞狼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95章 驱虎吞狼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95章 驱虎吞狼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任籍走后,屋子里就剩下嬴康、嬴照、赵伯圉几个人了。

    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秦人自己人,现在该好好考虑一下秦人的未来了。

    “三哥、伯圉,前两个问题我们已经说清楚了,下面我们该好好考虑一下散盘子之后秦人跟散国的关系,以及我们自己的未来了。”嬴康对嬴照和赵伯圉说道。

    “确实得好好想想了,这散盘子一旦去世我们秦人的处境真的是举步维艰了。”虽然嬴康把好多的事情已经想好了,也拿出了解决的办法,但嬴照的心情依然是沉重的。

    “司马大人不是已经安排过了,让刘同跟石驼控制散国的局面吗?只要刘同继续在散国执政,我想至少今年之内我们秦人待在这里还是不会太大问题吧!”见嬴照神情忧郁,赵伯圉于是说道。

    听完赵伯圉的话,嬴照轻轻的摇摇头,“伯圉,事情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乐观,刘同毕竟是外人,而且在散国的反对声音很大,要他执掌散国的局面仅仅是临时之举,长久不了的!”

    “三哥说的很对,我之所以给刘同出那样的主意,也只是为了应付当下的局面,时间一长,刘同肯定难以执掌散国的局势。我们必须在这一段时间里想出更好的办法来,以求长久解决我们即将面临的不利局面。”听完嬴照的话,嬴康跟着说道。

    长久的解决当下秦人面临的不利局面。

    这话说起来容易,但要做起来却没有那样容易了。

    “那以司马大人之见,我们跟散国之间的这种关系能够维持多长时间?”听完嬴康的话,嬴照问道。

    嬴康摇摇头,“这不好说,时间长了,或许会把今年维持下去。这时间短了就不好说了,只要太子钊随时掌权,我们跟散国的关系就会搞僵。我最担心的还是今年冬天,要是我们在冬天跟散国闹僵的话,秦人随时会遭受到来自南北两面的夹击。到那时秦人危矣!

    “这么说我们是没有一点办法了?”赵伯圉有些不信的说道。

    “办法倒是有,就看我们该如何实行了。”

    听到嬴康这话,赵伯圉就知道或许他已经想出好办法来了,“司马大人请讲。”

    嬴康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其实要想摆脱未来将要面临的困境,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北方的敌人从千邑引开,让他们把矛头对准关中的各位诸侯。这个办法可以叫做驱虎吞狼之策。”

    驱虎吞狼?

    听完嬴康说出来这么一个怪怪的名字,嬴照和赵伯圉都有些木然。心想,这嬴康的头脑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呢?里面咋就有如此多的办法和主意呢?

    驱虎吞狼?好大气的名字。

    虽然赵伯圉对嬴康所说的这个名字未必能懂,但其中的意思他确是能够知道的,那就是让北方的戎狄绕开秦人所在的千邑,直接向南边的关中诸国下手。

    当关中的各个国家遭受到戎狄的入侵之后,自然就会放弃对付秦人,专心一致对外来对付戎狄了。

    于是秦人就可以在这种夹缝中生存下去了。

    “司马大人,你的想法好是好,不过我认为执行起来困难还是很大的。毕竟相对与关中的国家来说,北方的戎狄更憎恨我们秦人。他们宁肯放弃关中的国家,也会专心来对付我们秦人的。”听完嬴康的话,嬴照反对道。

    毕竟这里坐着的三个人都很清楚,从去年到今年主要是秦人跟北方过来的丰戎在战斗,而且双方打到了谁都不服气谁的程度。

    秦人跟北方的戎狄把关系的都闹僵到这种程度,嬴康竟然还指望戎狄能够远过秦人直接去对付南边的关中国家。

    这不是痴人做梦还能是什么呢?

    “伯圉,你说呢?”既然三哥反对,嬴康只好问赵伯圉道。

    赵伯圉想都没想的说道:“我认为司马大人的办法有可行之处。”

    “哦?你认为可行,何以见得?”嬴照听罢,有些吃惊的望着赵伯圉。

    “可不是吗?北方的戎狄经过这几年跟我们秦人的一次次打仗,基本上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我想如果今年我们不主动挑战戎狄的话,那他们也一定不会主动来挑战我们。既然戎狄不来挑战我们秦人,那他们就一定会去对付那些南边的关中国家,毕竟戎狄南下之后总是要抢吃穿用的东西吗?”赵伯圉的想法很简单,更很是直接。

    听完赵伯圉的解释,嬴照都有些想笑了,“伯圉,你未免把戎狄想的简单了,照你这说法,好像是戎狄害怕我们秦人了,不敢跟我们打仗了。”

    “那可不是吗?戎狄跟我们秦人打仗费事费力,最后还未必能够占到便宜,但是跟南边的关中国家打仗,很轻易的就能够成功,反正都是抢东西,谁会选择难啃的骨头啃呢?”赵伯圉的想法虽然简单,但也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论,而且也愿意坚持自己的见解。

    听完嬴照和赵伯圉的辩解,嬴康笑着说道:“三哥,你没有想到吧,这几年过去,伯圉的见识涨了不少啊!”

    “见识确实长进了不少,不过就要看伯圉这个见解能不能实现了。要真像他说的那样,那我们秦人今年的日子或许还能好过些。至少不用担心冬天戎狄的进攻吧!”虽然嬴康的话没有直接就认可赵伯圉的见解,但也没有反对,这就说明嬴康对于赵伯圉的这种说法多少还是有些认同的。

    听到嬴康对自己的表扬,赵伯圉有些得意的说道:“这么多年跟着司马大人,也该有点长进吗?”

    “嘿嘿,确实是有些长进了。”随后嬴康对二人道:“虽然去年我们立足的关中的日子不好过,但是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我们总算是在关中立足了。但从当下的情况来看,或许我们今年的日子更加难过,吃苦将在所难免,大家可是要做好各种准备的。”

    听完嬴康的话,嬴照和赵伯圉都明白其中的意思,另外也知道嬴康这话里已经有送客的意思了,于是嬴照赶紧问道:“司马大人还没有说我们到底该采取哪种办法把即将到来的戎狄引向关中国家呢?”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商量了这么长的时间,总该有点对付敌人的办法吧!

    嬴康想了想后,对二人说道:“敌不动我不动;敌人动,我们依然不动。”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