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88章 祸端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88章 祸端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情产生成见的时候,要想改变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

    很显然,君夫人对秦人是有成见的,而且成见也非常的深。在老夫人看来,秦人就是北方的戎狄,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吃生肉,穿兽皮。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名叫嬴康的秦人,那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头。

    听到母亲一再说秦人的坏话,若曦有些不高兴了,“娘,你把人家秦人想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你秦人不吃生肉,也不落后,只是他们在西垂生活惯了,喜欢吃肉食的东西罢了。我呢更喜欢吃咱们关中的黍稷和蔬菜,所以我这次回来就是想从咱们这里运些粮食和蔬菜过去。不知道君父能不能满足我们这个小小的要求啊?”

    既然母亲迟迟说不到主题上,若曦于是直接跟父亲说道。

    “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我当初就不愿意把你嫁给那个名叫什么康的秦人,现在看看吃亏了吧!君上,你说句话啊,到底给不给女儿运粮食过去啊?”

    虢公一直面含微笑的看着这母女二人对话,听到君夫人的话后,笑着问若曦道:“我女儿都开口了,为父能不给你吗,就是不知道你需要多少粮食?我也好准备准备啊!”

    “君父,我需要的不多,十五车粮食就够了。”

    啊?

    十五车还不多?

    一听女儿张嘴就要哦十五车粮食,虢公季的嘴巴都长大了,“女儿,就你一个人,就算加上那些仆人丫鬟等等,一年也吃不了十五车粮食啊!你要这么多的粮食做什么呢?”虢公虽然笑着,但是他的话里明显有了责备的成分。

    “就是啊!女儿,你看你才嫁过去多长时间就已经变黑了,要是再折磨吃下去会变成大胖子的。最后就会跟戎狄那些女人一样又黑又胖的啊!”没等女儿开口,君夫人有开始说道着。

    若曦没有理会君夫人的话,而是笑着对虢公道:“君父,你说千邑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座城池啊,既然是城池里面肯定会有不少的人呢,既然我们把粮食运过去了,总不能我一个人呢跟我的那些仆人丫鬟们吃用吧,多少爷应该给大家分一点尝尝是吧。如此以来,是不是就多需要几车的粮食。再说了,咱们虢国是关中西部的大国,不会在意这么几车粮食吧?”

    几句话说的是头头是道。

    虢公季听罢,微微的笑着,冷不丁的问道:“我听说今年千邑城去了不少的百姓,至少有上万人吧?”

    虢公季的问话,当下让若曦有些防备不过来,“对啊,自从秦人到了陇川之后,确实有不少的百姓从周边赶往千邑生活,人数都超过原来陇川的居住的百姓了。”

    虢公听罢,微微的点点头,“这个嬴康不一般啊,这么短的时间不但打败了北方的丰戎,而且还赢得了百姓的信奈,百姓扶老携幼前往千邑,这可是民心所向的标志啊。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不一般啊!”

    一句话之中,虢公连连说了三个不一般,看来他对嬴康这个人是如何的欣赏。

    “人家当然不一般了,不然渭水北岸那么多的土地怎么会重新回到我们虢国的手中呢?”若曦当然知道经过上次的千邑之战,丰戎撤走之后,虢国趁机占领了渭水北岸至灵山之间的大片土地。

    虢国实际上成了上次战争后最大的受益者。

    听完若曦的话,虢公尴尬的笑了笑,“这才嫁出去几天,竟然替人家嬴康说话了,这一次我倒是有些佩服这个从西垂过来的年轻人了。女儿,不是为父说你,今后要想帮助嬴康也要跟为父说实话,我知道你是吃不了那么多的粮食的,也知道你回来运粮食其实是嬴康的意思,对吧?”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父亲的法眼,那您说给还是不给呢?这可是我第一次给人家办事,总不能办不成吧?”

    “给---,既然我的女儿都说话,寡人肯定给,不过你要告诉嬴康,今后若是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他自己亲自来,不要让我们的女儿夹在中间受罪。”

    虢公当然爱护自己的女儿了,不愿意女儿在两者之间跑来跑去的,同时也要嬴康知道既然秦人向求得虢国的帮助,就得领人家的人情,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

    若曦当然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于是明确的对父亲道:“君父,不是嬴康不愿意来,而是当下的形势不允许他来虢国。”

    形势不允许嬴康来虢国?

    虢公一听此话,立即警惕起来,“你这话何意?难道女婿来岳父府上也有错了?”

    “君父,看来一些事情我也只好跟您说实话了。千邑之战后,以散国的太子钊为首的一帮人从中挑拨秦人跟散国的关系,还妄加猜测的说将来秦人会跟虢国一起图谋散国,让散盘子提早做好准备,最好是先断了秦人的粮草供应,迫使嬴康带着秦人返回犬丘。”

    “竟有这样的事情,寡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虢公听罢说道。

    “嬴康得到消息后,立即启程前往散国,答应散国派员担任千邑大夫,并接受了散国的册封,这才算是平息了散国对秦人的怀疑。君父,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嬴康还敢再次向虢国借粮食吗?难道他真的不怕散国断了他的军粮,把他从陇川赶走吗?”

    虢公听罢,神情立即凝重起来,“你说秦人接受了散国的任命?”

    “对啊,嬴康现在不但是秦人的司马,而且还是散国的千邑司马。君父,这有问题吗?”若曦吃惊的问道。

    虢公听罢,沉默了一会道:“这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对秦人今后来说或许是一个祸端。”

    祸端?

    若曦一听吃惊问道:“君父为何说这是一个祸端呢?”

    “既然秦人嬴康答应作人家散国的千邑司马,这就说明嬴康自己已经把自己放在散国官员的位置上。既然他已经是散国的官员了,那他就得接受人家的任何一种任命,否则就是不忠不孝。今后若是秦人跟散国撕破了脸皮,甚至发生战争。散国就得到了道义上的支持,王室以及周边的国家都会打着讨伐贰臣的名义来讨伐秦人。到那时,秦人能受得了吗?”

    虢公几句话说的若曦心头一阵一阵的发凉。

    夫君啊!你真的糊涂,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