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74章 减少一半粮草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74章 减少一半粮草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74章 减少一半粮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姬钊有些不明白,还请明示?”太子钊问道。

    “君上,太子,臣之所以建议请秦人帮我们驻守陇川边境,一个出发点,那就是当时的形势所迫,我们不得不请别人来帮助我们守城,不然的话,荡社戎极有可能会攻下散城,散国也会因此而亡国。”

    “这一点我已经知晓,请说你的其他想法。”太子钊说道。

    “这第二个想法,就是秦人勇敢,在驻守边境的同时,如果我们跟秦人能够一直处好关系的话。是不是还能够利用秦人帮助我们收拾周边的国家呢,实现我们称霸关中的目的。”

    哦---,刘同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

    竟然想利用秦人帮助散国打击周边的国家,实现散国重新霸主关中的目的?

    哈哈哈,哈哈哈,天下竟然还有如此可笑的事情?

    太子钊心中不由得笑了。

    但是心里笑归心里笑,但这个时候的形势是不允许他笑出来的。

    “嗯---,你的想法很正确,我们确实不能单单把秦人养活在那里,必须要让他们替我们做些事情。”刘同说完,散盘子肯定的说道。

    “不过我想提醒一下君父和刘大人,此时的秦人未必会如我们所想吧。在镐京的时候,我就跟大家说起过秦人东进的进驻陇川的事情,大家都认为秦人一定会借着这次机会在关中立足下来。君父、刘大人,我们先不说秦人将来会不会帮助我们打击关中的其他国家,我倒是担心如果秦人一直呆在我们陇川不走了怎么办?”太子钊提醒道。

    “不走就不走,反正陇川那个破烂地方,我也不想要了。”散盘子倒是干脆,直接说出自己内省深处最根本的想法。

    “这个?君父真的不想要陇川了?”散盘子这话一说,倒是把姬钊说的无话了,本来向用土地来说服君父,竟然没有想到君父竟然不想要陇川了。

    “守不住的地方要它何用?还不如把百姓们都迁到关中腹地来,既然他秦人想要就把陇川给他们好了。给了他们总比给戎狄要好的多,至少秦人还是自己人,也是王室的属臣吧!”散盘子很是不屑的说道。

    “可是君父有没有想过一点,万一秦人跟虢国联起手来对付我们散国,吞并我们散国呢?”

    秦人跟虢国联手对付散国?

    这句话一下子刺痛了散盘子,“你说什么,秦人跟虢国联起手来图谋我散国,这怎么可能呢?秦人可是我们请来的,而且我们给他们吃的用的,他们怎会跟虢国联手来对付我们呢?”散盘子似乎是不愿意承认天下会有这样的事情。

    “君父,秦人的首领嬴康娶得可是虢国的公主。君父试想一下,虢公计若不图点什么怎会把如花似玉的若曦公主嫁给一个地位低下,长相一般的秦人小子呢?君父,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肯定有野心,只不过虢公不明说罢了。君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为了两国边界的问题,虢国在历史上可是跟我们散国有过多次冲突的。”

    经过太子钊这么一提醒,散盘子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确实如姬钊所说,虢国和散国之间为了边境问题,双方打了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虢国竟然跟自己请来了的秦人联姻,这能说明什么呢?

    傻瓜也能够想的明白,更何况散盘子还不是傻瓜。

    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咦---,这一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看来这个虢公计真是老谋深算啊!”散盘子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惆怅。

    “君父,敌人亡我之心始终没有熄灭,不过这一次采取了更加阴险的办法,我们不得不提前有所防范啊!”经过上几次的冲突,姬钊也变得聪明了,所以这一次姬钊说话的时候是没有把自己的君父作为对手,而是顺着君父的话来挑拨散国跟秦人的关系,最后达到赶走秦人的目的。

    “孩子,你说的对,敌人确实变得越来越狡猾了。就这为父还亲自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没想到人家竟然会在我们的背后使坏。”散盘子听罢说道,“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君父,在回到散国路上,儿臣一直在想如何对付秦人的办法,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了不激化矛盾,我们可以先断绝给秦人供给粮草,让秦人自己在知道困难的情况下,自行离开关中陇川。假如在断了粮草的情况下秦人还不走的话,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听完太子钊的话,散盘子微微点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经过千邑之战,丰戎在几年之内是不会进犯关中的,我们的陇川也会平稳几年时间。寡人看这秦人暂时呆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啊?

    刘同一听国君都这样说话了,马上就着急了,毕竟跟秦人合作这事情是他一手促成了,去年也正是因为有了秦人替散国守边这才使得散国有了一个难得的和平机会,也最终促成了他顺利接了散国宰相的位置。

    这万一散国跟秦人闹僵了,那他的宰相之位还能够保住吗?于是刘同道:“君上,太子,臣以为这个时候我们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早了。毕竟自从君上继承君位以来这几十年时间,唯有去年才过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新年。这还是源自于秦人替我们守住了北边的边境。假如没有秦人守边,那么我们能不能再有安定的环境呢?”

    “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替秦人说话吗?难道你不知道秦人来到关中,已经打乱了我们关中诸国的平衡吗?你不知道秦人终将会成为我们潜在的敌人吗?”太子钊闻听立即反驳道。对于刘同这个人姬钊一直是反对的,也正是因为有了刘同来到散国,这才使得君父日益沉迷下去的。所以一直以来,太子钊对于刘同都没有好印象。

    再加上相国周焕死后,刘同继承相位,这更令太子钊对刘同反感了。

    “太子殿下,臣知道你所说的意思,也知道将来秦人极有可能会跟虢国联手来对付我们散国,但是当下这中想法仅仅是一种猜想而已,根本没有一点点的真凭实据。臣请君上和太子殿下好好想一想,假如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我们就断绝对秦人的粮草供应,引起秦人的不满。这对今后我们跟秦人联手会有很大的弊端。若因此真的将秦人推到了虢国一边,君上麻烦可真的就很大了。”

    “这个?”听完刘同的话,散盘子迟疑了一下,随后想了想道,“你们说的都有些道理,不过在没有确信的情况下,我们既不能就那样顺当的把粮草交给秦人,当然了也不能不给秦人粮草。我看是这样,今年我们就以秦人在千邑开辟土地为由,只给千邑的秦人提供一半的粮草。以后逐年减少,直到秦人主动退出关中为止。”

    刘同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于是道:“臣赞同君上的主张。”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