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69章 上阵杀敌是没有希望了。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69章 上阵杀敌是没有希望了。

第169章 上阵杀敌是没有希望了。

 好书推荐:
    此时,嬴亥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整个人犹如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陈郎中用手背在嬴亥的鼻子跟前试了试,摇摇头后抬起手再次又试了试,确信这个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人确实还活着。这才对嬴康道:“这个人伤的确实很重,如果今夜不及时救治,恐怕活不过今晚。你们几个过来帮我点上火把,我看看病情后再做决断。”

    “好的。”

    几个人一起上手将嬴亥衣服扒开,陈郎中对着嬴亥受伤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涂上药,并给嬴亥受伤的右腿上了药之后紧紧的包扎起来。

    做完这些事,陈郎中开好药方,并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药让嬴照按照他的要求去煎。

    “这个药的药性很强,一定要按时给他服下,每天三次,坚持半个月时间,就会有效的。”陈郎中对嬴照交代道。

    “明白,我一定会按照先生的要求去做的,不知今晚要不要给他服药。”嬴照问道。

    “今晚当然要服药了,而且今天晚上的用药还非常重要,如果服药见效就好。如果服完药后还不见好转,老夫也就无能为力了。”陈郎中对嬴康、嬴照说道。

    “这么说他能不能活过来还很难说?”嬴康不仅问道。

    “正是如此,就看今晚服完药的效果了。”陈郎中对嬴照道:“一旦有苏醒的征兆,随时来报我。”

    “好的,谢谢先生。”嬴康、嬴照兄弟二人赶紧拜谢道,“时间大了,还请先生赶紧用膳。”

    陈郎中这才跟着嬴康一起前去用膳,这时已经是午夜了。吃完饭,陈郎中便在嬴康安排好的驿馆去休息了。

    嬴康和嬴照二人依然不敢休息,再次回到嬴亥的房间,一直守着他,随时观察嬴亥的情况。

    春天的夜晚是很漫长的,守着守着两个人都不免有些瞌睡,不由得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谁知道这眼睛一旦闭上,就不由得给睡过去了。

    “三哥,五弟。”睡梦中,嬴康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突然间不由得睁开眼一看,竟然是黎明时分,窗外呈现出淡淡的亮光。

    借着窗外的亮光,嬴康看见躺在床上的嬴亥竟然睁开了眼睛。

    “四哥,你醒了?”嬴康见状高兴的喊道。

    “啊,老四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嬴照听到嬴康的喊声当下就醒过来了,一起睁大眼睛望着睁开眼睛的嬴亥。

    嬴亥微微地点点头,轻声说道:“谢谢你们,我让大家受苦了。”

    “千万别这么说,你能够活过来就是我们秦人最大的万幸。先躺着别动,我这就去请郎中过来看。”嬴康说罢,赶紧出去命人请陈郎中过来查看。

    时间不大,陈郎中就疾步匆匆的来了。

    “先生快看,他醒过来了。”嬴康领着陈郎中走进屋。

    查看完嬴亥的伤情之后,陈郎中又检查了一下嬴亥的腿伤,随后对嬴康等人道:“能够清醒过来,只能说明他的性命是保住了,但是恐怕他的这条腿是保不住了。”

    啊?

    腿保不住了?

    嬴康等人一听,当下就急了,“请先生万万要保住他的腿啊!要知道他可是我们秦人中最能战斗的英雄,如果他的腿保不住了,这个人可就等于是废了啊!”

    “对,请先生一定要保住他的腿啊!您应该清楚腿对于一个战士有多么的重要。”嬴照也跟着说道。

    陈郎中见状,叹了口气道:“医者仁心,我当然想把腿给他留住,但是你们也知道他的右腿明显是被重物击打后断裂,而且已经过了几天时间,裂痕已经呈现,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躺在床上的嬴亥听到陈郎中的话后,轻轻的说道:“你们不要为难先生了,能够保住我的命他已经尽了很大的力气。其实我也是罪有应得,由于自己的无知,让秦人受了那么大的损伤,断一条腿算什么呢?”

    嬴康一听当下制止道,“你先不要说话,让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随后嬴康问陈郎中道:“如果先生实在没有办法救治,我们也不强求,还请先生先行用膳,随后还要麻烦先生给其他的伤病将士治病,有劳了。”

    陈郎中也是聪明之人,听完嬴康的话,就知道人家是要自己回避一下,于是便说道:“那老朽就先告退了,还请各位安慰这位将军,莫要过于悲观。”

    说罢,陈郎中走出嬴亥的房间。

    陈郎中走后,嬴照对嬴亥道:“四哥,你千万不要自责,另外也不要跟郎中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这位郎中不是我们秦人的郎中,而是五弟从散国专门请过来的医术高明之人。我们和大哥商量过了,在五弟的婚事之前,切不可走了秦人被丰戎伏击的事情。以免节外生枝。”

    这一次嬴亥再也没有说什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道:“我知道了,今后只需安心养病,不再多言,不再胡闹。”

    这时得到消息的西垂大夫嬴其过来了,刚一进屋子就高兴的说道:“四弟,我听说你醒来了。”

    嬴康、嬴照赶紧让开位置,让大哥来到嬴亥的床前。

    “大哥,我对不住你啊!正是由于我的执拗,才让秦人遭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损失,还把母亲大人的性命给搭进去了。我是秦人的罪人啊!您处理我,惩罚我吧!”

    说罢嬴亥的泪水就留下来了。

    见到如此刚强的嬴亥竟然像个孩子一般的哭泣起来,在场的嬴康等人啥都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

    “四弟,你咋就这么傻呢?丰戎跟我们秦人之间的仇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陇山被伏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说实在的,就算我们不走陇山上的道路,敌人还会在其他地方等着我们的。他们绝对不会让我们秦人就如此顺利的占领陇川的。”既然嬴亥都已经伤心到了如此地步,嬴其也不再责备他,反而安慰道。

    “四哥,你好好的养伤,我会让陈先生尽最大的可能保住你的腿,说不定再等上一半年时间,四哥又会像以前那样上阵杀敌的。”嬴康宽慰的对嬴亥说道。

    听完嬴康的话,嬴亥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激动了,而是失神的望着高高的屋顶,淡淡的说道:“没有可能了,今生是没有希望再上阵杀敌了。”

    听完嬴亥的话,在场所有人无不凄然,时到今日嬴亥能不能站起身还很难说,更莫要说是上阵杀敌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