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58章 忐忑不安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58章 忐忑不安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58章 忐忑不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随后嬴其征求嬴不寿道:“二弟,趁着大家都在这儿,我们也好商议一下,看看谁去关中,谁留下来守护犬丘的人选。”

    嬴不寿笑了笑道:“既然是五弟的大事,母亲作为长辈是必须要去的。”

    “嗯---”嬴其点头。

    “再说了这次五弟要娶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乃是关中诸侯国的公主。既然娶的是公主,人家虢国来的人选和客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而我们犬丘最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也只有大哥您了,所以你也必须去参加,不然就是我们失礼了。”

    听完嬴不寿的话,嬴照道:“大哥确实应该去,最少也应该让人家见识一下我们秦人的首领吗?”

    嬴不寿笑道:“既然母亲和大哥都走了,那么犬丘也就只有我来守城了。”

    “也不能留下你一个来守城,至少也应该由一个帮手才行。”嬴其说道。

    一听嬴其说这话,嬴亥当下就说道:“大哥,我还想看看老五这个媳妇到底长什么样子,顺便也想见识一下关中的风土人情,看看人家关中的贵族是不是都穿着丝质的衣裳。女人是不是个个都长得跟天仙一样。”

    嬴其笑了笑道:“看把你急的,我又没有说就把你留下来守城。”随后嬴其对嬴不寿道:“我看是这样,就把世父给你留下帮你守城,我呢顺便也把开儿带上,让他也见识见识中原的风土人情,这对秦人今后的发展有利啊!”

    “大哥所言极是,确实应该让孩子们见识一下世面。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来守城池,你带人前往关中参加老五的婚礼。大哥去的时候多给人家带点东西,可不要让人家把咱们给看扁了。”

    “这个我明白。我们秦人虽然不像人家关中国家那样富有,但是应有的马匹、羊皮等东西还是有的。我顺便都给人家带上。”

    此时的秦人虽然穷困,但应有的骨气和礼数还是有的,既然是出门就不能让人家把自己给看扁了。

    人选问题就这么定下来了,随后嬴其问嬴照和嬴亥道:“两位兄弟,下面我们再说说前往关中的路线。”

    随后嬴其望着嬴照道:“三弟,你回来之前,老五有没有说这事。有没有专门交代过去的路线?”

    嬴照想了想道:“前往的关中路线,老五倒是没有说。不过在我回犬丘的时候,五弟倒是说年前我们打败了丰戎,敌人肯定不会甘心失败,所以让我不要走陇山一线,从西边经过秦岭回犬丘。”

    嬴其听罢点头道:“五弟考虑甚是周全,此时虽然是春天了,但我猜想丰戎肯定还没有向北退走,陇山上肯定还有敌人的残留队伍。为了稳妥起见,我看还是走秦岭一线的好。你们以为呢?”

    “从西边直接进入关中,再转折向北路过箭括岭才能到达陇川。这一路过去可能要费些事了,而且路途也远。但是赶下月初六之前还是能够赶到的。从西边前往千邑,我没有意见。”嬴照说道。

    “你呢?”嬴其问嬴亥道。

    嬴亥想了想道:“听三哥这么一说,这一路过去至少要两次过山路,我们年轻人骑马走走山路倒没什么事情,只是母亲年龄大了,骑不了马的,需要坐车才行。我想这一路过去山岭较多,沟壑纵横,她老人家能够受得住吗?”

    这倒是个问题啊!

    嬴其一想别看老四嬴亥平常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今天在这个问题上他还是想的听周全的,“你说的也是,母亲年纪大了,确实走步了山路。那你说说该如何走呢?”

    嬴亥想了想道:“大哥,相对秦岭而言,陇山上的道路就平坦的多了,而且经常有人在上面走,几百年来我们秦人进入关中都是从陇山上过去的。为何今天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却不敢走陇山道路呢?”

    确实,一直以来秦人进入关中都是从陇山上过去的,虽然偶尔有些冲突,但是大多时候还是相当平稳的,也没见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现在嬴康结婚,母亲又上了年纪,却要让她老人家坐车从西边的秦岭一带进入关中,远了好多的路程不说,而且路也不平坦啊!

    要是一路跌跌撞撞的去了千邑,母亲能受得了吗?

    嬴亥这么一说,嬴其也迟疑了,“不过当下不是以前啊!以前我们虽然跟周边的戎狄有过节,但是从来没有发生到今天水火不容的程度。这万一我们的队伍被人家劫持了。可该怎么办呢?”

    迟疑归迟疑,嬴其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嬴照会犬丘都没有走陇山道。

    “大哥,你也太胆小了。当年我们打不过丰戎的时候,都没有害怕到不敢从陇山上经过的地步,今天我们把丰戎打的是满地找牙了。你倒是害怕从陇山上经过了?”随后嬴亥气盛的说道:“再说了,这一路过去有大哥、三哥和我的保护,我们再多带点兵马,还怕他丰戎不成?”

    听完嬴亥的话,嬴其默不作声。

    “大哥,你到底怕什么呢?你们要是害怕的话,那你们就走秦岭一线,我带着母亲从陇山上前往千邑。好好的路摆着不走,却偏偏要走不好的路。”嬴亥赌气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要走大家就一起走,至少路上还能够相互照应。你一个人带着母亲从陇山上走算什么事情呢?”随后嬴其望着嬴照道:“老三,你说说陇山一线能走吗?”

    嬴照当然不敢肯定的回答,于是说道:“当下能不能走,我还不敢肯定,不过上次我会犬丘接老婆孩子的时候,路上还是能走的。”

    年前,嬴照回犬丘接老婆和孩子的时候确实能走,一路过去也没有遇到丰戎的兵马。只不过当时的丰戎还没有想好要报复秦人的办法,再有就是秦人是养马出身,不管男女都能够骑马打仗。即便是丰戎的兵马来了,也拦不住嬴照一家,只要是纵马疾驰,想跑多远就能够跑多远。

    不过嬴照的这句话倒是给了嬴亥说话的理由,“大哥,你听听,三哥都说了上次他回来的时候就走的是陇山一线,没什么事情的,我们就大胆的走吧!”

    嬴其听罢只好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今明两天准备车驾、礼物、马匹等等,后天一早就出发前往千邑。”

    “好勒。”嬴亥高兴的望着众人答道。

    “大哥,既然已经定了,那我们就先下去准备了。”嬴不寿说道。

    “嗯---,你们下去准备吧!”随后嬴其对母亲道:“母亲大人,我们就先走了。”

    临出门时,嬴其心中涌上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但回头一想既然事情已经定下了,他也不好再做改动。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