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55章 跟错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55章 跟错了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55章 跟错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收拾完毕,嬴康专门收拾了一下自己,故意把自己弄的又黑又丑,而且还专门粘上了胡须。

    收拾完毕,嬴康望着嬴照道:“三哥,你看这样还像我吗?”

    嬴照左右看了看,摇摇头道:“你可真会捣鬼啊!这哪里还有一点你的样子啊!看去吧,莫要说是敌人,就是三哥我啊也快认不出你来了。”

    “这就好,去把其他几个叫出来吧。”

    当嬴照把手下叫进自己的房间时,手下们当时都没有认出嬴康来,直到嬴照做了交代,手下们这才不由得大为吃惊,“司马大人可真会化妆啊!我们一点都没有认出来啊!”

    嬴康摆摆手,“出门后,我可不是你们的司马大人,记着你们都要称我为康公子。我们乃是程国前往北边准备探查路况的商贩,知道吗?

    “明白了。”

    “好,我们出去吃饭吧,你们大家要看我的眼色行事。”

    “诺---”

    随后,嬴康带着几个人一起走出房间,来到客栈前面的酒家用膳。为了

    过了不久,后面跟过来的几个人也来到了前的酒家,距离嬴康等人不远的地方要了一间雅间。

    “康公子,他们来了。”看到来人后,手下对嬴康道。

    “我看见了,我们继续用饭。”说着,嬴康故意放大声音道:“兄弟们,这一路过来大家也辛苦了,来来来,先饮了这一樽。”嬴康大声跟手下说道。

    “谢谢康公子,我们也敬你一樽。”嬴康和几个人一起大声喝着酒高声说笑着。

    旁边的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不断的向这边望着。

    “头,我看这几个人不像是秦人啊?”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轻声说道。

    “先不要急,我们看看再说。”被称作头的人对几位说道。

    就在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的时候,坐在不远处的嬴康带着两个人端着酒樽过来了,“看几位兄弟的样子好像也是跑商的,要不一起坐坐。”嬴康大着嘴巴对三位说道。

    “嗯?”两边的人看了看中间做的哪位,用目光征询他的意见。

    “你们一起用餐,我们坐过去有些不合适吧!”中间坐着的哪位对嬴康说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实话告诉你,我们乃是程国的商人,大家能走到一起也算是有缘分,过来喝点酒说说话,何乐而不为呢?来吧--”说着嬴康拉着其中的一位向自己的案几坐过去。

    被嬴康拉起来的人不断的用目光征询中间那位的意见。

    “好--,既然你们如此热情,那我们就一起喝上几樽。”中间那位表态道。

    春秋时期,贵族们吃饭不像后来,大家一起围在一张桌子跟前用餐。那个时候还没有桌子,一般是在大厅的中间摆上一张案几,大家按照位置的高低围在案几旁用餐。

    在嬴康的邀请下,跟过来的三位一起坐在了嬴康案几边。

    坐定后,嬴康问道:“既然大家坐在了一起,也算是朋友。我冒昧的问一声,不知三位是做什么的?”

    嬴康这突然一问,当下把几个人给难住了,结结巴巴了几句之后,中间那个头领说道:“我们也是做生意的。”

    “哦---,这么说你们跟我们一样也是商人了?不过我听几位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士,不知你们是哪国的商人呢?”嬴康继续问道。

    这一问对方当下就语塞了,“这个我不方便说吧。”稍稍迟疑了一下,中间那位头领说道。

    “哦,不方便说啊!”嬴康故意吃惊的说道。

    “对对对,不方便说。”随后那位头领顺势问嬴康道:“请问几位你们是做什么的呢?”既然难以回答嬴康的问话,对方于是便把问题抛给了嬴康等人。

    嬴康笑着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乃是程国的商人。”

    “哦---,几位是程国的商人,可是我们一路过来怎么看见你们从箭括岭一带过来的呢?”

    其实从一开始人家就不相信嬴康的回答。

    哼---,程国本来在虢国的东边,既然在东边你们几个为何偏偏要跑到北边的箭括岭一带去呢?

    嬴康听罢,笑着对三位说道:“说出来你们可不要害怕。我们几个虽说是程国的商人,但是我们却一直做的是戎狄的皮毛生意。这不,最近一段时间丰戎跟秦人打仗,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意。过完年后,我们听说他们的战争结束了,于是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趁着天气暖和过去探探路,以便于今后前往戎狄那边做生意啊!”

    哦---,这样的解释似乎是合情合理,做生意的那有不了解情况就黑着头带上钱上路的呢?

    一般情况下,在没有十足了解市场的基础上,他们是绝对不敢贸然行事的。

    听完嬴康的解释,三个人对视了一下都不说话了。

    奶0奶的这一路跟过来,看来是跟错人了。

    “哦,我们其实是北边过来的商人。目的跟你们一样,也是想过来探探路,往后也好做生意啊!”头领对嬴康说道。

    “哦---,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同行,来来来,我们先喝上一樽,今后也好一起做生意啊!”嬴康听罢高兴的邀请道。

    “来来来,我们一起喝。”头领高兴的跟嬴康喝了一樽,说罢头领问道,“我看你们出来的人好像不少啊!怎么没有见到其他几位呢?”

    “哦---,你问这个啊!现在冬天刚过春天也来了,没想到箭括岭一带还是那么冷,他们几个在路上遇到了一点风寒,刚让小二给几位弄了点姜汤。喝完后,那几个就睡了。”

    “哦,原来是这样。”头领听罢,也不再说什么,跟嬴康等人专心喝起酒来了。反正已经来到而来虢国,而且此时城门已经关闭,想出去也是没有一点希望了,还不如跟他们几个好好喝一喝酒。

    酒一喝时间就过得快了,不会不觉就到了后半夜。

    回到房间,嬴康等人并没有放松警惕,他们很清楚戎狄人的酒量是很大的,别看人家跟你一对一的不停喝酒,但是最终倒下的还是你自己,人家一点事情都没有。

    果不其然,半夜时分,嬴康听到屋外传来说话的声音,“头,你相信不相信这几个人的话?”

    “不相信还能咋的,他们若是秦人的使臣早就住在虢国的驿馆,怎么还会跟我一样住在这个鬼地方。”

    “这倒也是啊!那我们还要不要进屋去看看呢?顺便看看他们手中有没有重要的信息。”

    “没必要了吧,今晚你也看到了,他们几个没有一点官家的模样,个个长得跟山里的土锤一样。能是秦人的使臣吗?”

    “这么说我们是跟错人了?”手下不禁问道。

    “当下只有这一种解释了,明天一早我们就赶紧赶回大营禀报情况。”

    “好的。”

    第二天一早,当嬴康等人走出房间的时候,隔壁的人早就无影无踪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