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44章 头顶冒汗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44章 头顶冒汗了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44章 头顶冒汗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嗖---”一箭过来,正中千夫长的胸前。

    “嗷--”丰戎千夫长一声惨叫,直接从马上掉落下来。

    所有都被这突然的一箭给吓住了,“啊?这是怎么回事呢?”随后所有人都不由得左右望了望,只见从左边过来一队兵马正向这边赶来。

    过来的队伍浑身上下都是黑色,黑色的战马,黑色的衣裳,黑色的皮肤,不用说单从这一身装束上就知道秦人来了。

    “啊?他们怎么过来了。”见秦军赶到,所有的丰戎将士都不由得愣住了,吃惊的相互看了看。

    “众将士列队---”在距离对方不到五十步的地方,嬴康一声令下,所有的秦军将士都整齐的站定了脚步,很快就按照里外三层的样子列好了阵势。

    “搭弓上箭,射击---”嬴康挥剑指着对面的丰戎将士大声命令道。

    “嗖嗖嗖---”第一列射击完毕,第二列、第三列依次射击。

    三通射击之后,刚刚还很嚣张的丰戎将士很快就被射倒了一大片。

    “准备---”第一通射击完毕,嬴康再次持剑指向对面的丰戎将士。

    “啊?”眼看秦军腰进行第二次射击,所有的丰戎士兵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随后撒腿向外逃走了。

    “追---”嬴康见状,立即带兵向前追去。

    “将军,我们怎么办?”眼看秦军前去追丰戎士兵,手下问王威道。

    王威稍稍迟疑一下,立即命令道:“还等什么,一起追啊!”

    于是,秦军和虢国军队一起向西北方向追击丰戎军队了。

    追出去没多远,嬴康见虢国军队也跟着追上来,便停下脚步对王威道:“王将军,你先带你们的兵马追击这些丰戎的逃兵,我这就带领秦军去对付他们的右谷蠡王。”

    一听到嬴康让他们再次单独面对丰戎军队,王威的脸上稍稍露出一点难色,“这个?”

    看到王威脸上的稍稍有些担心的表情,嬴康说道:“将军莫要担心,一旦敌人开始逃跑,那就是叫都叫不回来的,不用担心他们会再次回来反击你们。再说了敌人是骑兵逃跑,你们是步兵追击,只需要将敌人赶出千邑周边即可返回。”

    王威知道人家已经很清楚自己军队的战斗力,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感谢司马的关照,我这就带兵去追敌人。”

    “好,我们就此别过,快去快回啊!”嬴康拱手告辞道。

    王威拱手别过,带着军队向北边追击敌人去了。

    王威带兵走后,赵伯圉对嬴康道:“原本对虢国君度给予了很大的希望,谁知道这些兵马竟然如此不堪,早知道就不用请他们帮忙了。”

    嬴康望着赵伯圉道:“以后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了,这些年关中国家大多情况下打的都是守城战,将士们多以防守为主,像这样的阵地战或许是第一次打,还能指望他们打多好呢?在这场战斗中,至少他们已经替我们防住了从北边过来的敌人,减少了我们两线作战的压力,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那倒也是,要不是他们在右边拖住了敌人,我们可就要腹背受敌了。这么说还是要多多少少感谢他们的。”赵伯圉不好意思的笑道。

    “这其实还不是最主要的,你好好想想,虢国能够出兵帮助我们,最大的意义在哪里?”此刻,嬴康正带兵向南边右谷蠡王的阵营赶过去,边走边跟赵伯圉说着。

    赵伯圉想了想,还是一脸的雾水,“虢国出兵帮助我们不是此前就已经说好的吗?我想不出来到底有什么意义。还请你给我一个明示。”

    嬴康摇摇头笑道:“虢国出兵帮助我们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

    象征意义?

    对于嬴康说出的这一个新名词,赵伯圉根本就听不懂,“你刚才说什么意义,象征意义是什么意思?”

    “哎---”看来这个赵伯圉呀,什么都不懂,于是嬴康便对赵伯圉解释道:“虢国出兵帮助我们虽然并没有给我们减轻太多的压力,但是只要是虢国在这个关键时刻出兵帮助我们了,就会让关中的其他国家知道,秦人在关中地区还是有人愿意帮助的,并不是单独孤立的处在这关中地区。”

    “你说的也是,更何况虢国在关中西部还是一个不小的国家,虢国都愿意帮助我们,今后会有更多的国家会在关键时刻来帮助我们的。我说的对吧?”赵伯圉说道。

    “有些道理。”嬴康肯定道:“此外还有更主要的就是一旦虢国敢在这个时候对付北边过来的戎狄,这就等于给其他国家发出了一个信号,其实戎狄并不可怕,只要大家联起手来一起对付就一定能够打败敌人取得胜利。”

    “嗯---,司马大人说得对,其实戎狄原本就不可怕,只要关中过国家一起联手,打败戎狄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说句实话,关中这些国家的阵地战水平实在是太差了,要真的跟戎狄交手,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

    “看看,又说实话了吧?”嬴康望着赵伯圉笑道。

    说着说着,嬴康带领的秦军就来到了城南方向,此时城南的右谷蠡王已经知道自己手下战败的消息,气的真实哇哇大叫,“无用的东西,真实一群无用的东西,这么多的人竟然还的不过不到千人的秦军,真是丢人,丢人啦----”

    手下望着这位平常很是拿得住的右谷蠡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终于等他骂完了这才说道:“谷蠡王,我们的勇士不单单对付一个从犬丘过来的秦人,还是虢国的五千大军,正是由于虢国军队在右边的阻击,我们的军队才迟迟没有赶过来增援。谷蠡王这可该怎么办呢?”

    “什么?虢国竟然派兵前来增援秦人?”丰戎右谷蠡王听罢,当下就愣住了,“虢国竟然派兵增援秦人?这么说关中国家已经跟秦人打成一片了?”

    “这倒不一定,不过这次虢国能够派兵来增援秦人,确实是一个很不好的信号。”手下说道。

    “你说得对,说得对,这些关中国家的战斗力虽然很一般,但如果他们跟秦人联起手来,却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随后丰戎右谷蠡王长叹道:“哎---,千防备万防备,把王室的事情都想到了,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虢国会出来帮助秦人。看来事情很不好啊!”说罢,右谷蠡王一屁股坐在榻上。

    寒冷的冬天,他的头顶却冒出汗来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