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16章 秦使觐见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16章 秦使觐见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16章 秦使觐见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散城。

    嬴康等人还没有到来,散国君臣先争吵在了一起。

    起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冬天来了,戎狄也该来了,但在如何抗击敌人的问题上,散国君臣又一次发生了冲突。

    因为有人回来了,事情也发生了变化。

    散国大殿。

    “君上,冬天来临,丰戎南迁,今年我们请求秦人给我们守护北部边境,是不是也该给人家粮草了,不然秦人可坚持不下去啊!”朝会刚开,刘同便出列对散盘子建言道。

    “嗯---,你说的也对,今年有了秦人替寡人守护北部边境,我也觉着压力减轻了不少啊!”散盘子高兴的说道,随后散盘子转向群臣问道:“诸位都说说,我们该如何给秦人粮草呢?给多少呢?”

    说罢,散盘子望着宰相周焕。

    周焕默不作声,一个国家发展到了需要别人来帮自己守边的程度,他这个宰相也觉着窝囊啊!

    但这就是当下的散国,不想请别人都难啊!他知道这一旦请被人来帮助自己守边,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也就跟着发生了,要粮食、要城池,要土地、要武器等等、等等都会跟着来的。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给人家,散国就要被敌人欺侮,甚至是灭亡;给吧,这无穷无尽的所要下去,散国还得被拖垮。

    当了大半辈子宰相的周焕真的心痛啊!

    见周焕不说话,散盘子脸上微微露出一点喜色,毕竟在这个朝堂上,只要周焕不说话,其他人就可以不当回事了。随后散盘子转向其他大臣道:“大家都说说吧。”

    随后,有大臣道:“君上既已决定,就按照君上的意见办吧。至于如何给,给多少,我等没有意见,但凭君上决断。”

    散盘子就爱听这样的话,就是嘛,国家都是寡人的,还有什么事情自己不能决定呢?

    “这个吗?”散盘子稍稍迟疑一下,随后对刘同道:“爱卿,此事就烦劳你多多费心了。”

    “臣领命。”刘同答道。

    眼看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君父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是你?”散盘子望着来人,“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散国的太子姬钊。

    “儿臣刚刚回国,就听到君父邀请秦人帮助我们守边的事情,未经禀报擅自进殿还请君父见谅。”姬钊说道。

    “你不好好在王室学习,如此急匆匆的回国做什么?”散盘子气恼的说道。

    原来,为了让太子多学些东西,散盘子专门将他送到王室那里学习经书典籍以及治国理政的经验,谁知他竟然没有打任何招呼,自己给回来了。

    “君父,散国生死危难之际,孩儿岂有不回来的道理?”太子钊答道。

    “胡闹,我散国国富民强,君臣一心,蒸蒸日上,哪里有什么生死危难之际存在?”散盘子一听,当下就不高兴了。

    “君父,您难道看不出散国正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吗?”太子钊也不退缩,直接说道。

    “一派胡言,你说说看我散国怎么就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口了。”就在散盘子正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兴奋的时候,太子钊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明摆着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君父,诸位大人,冬季来临戎狄南下,乃是大势所趋,但是诸位有没有想到秦人怎会在这个时候来到关中呢?”

    “秦人乃是追击荡社戎这才来到关中的,也是我们自己要求人家来帮助我们守护北方边境的。这一点在场的人都比你一个孩子清楚的多。”没等大臣们回答,散盘子自己说道。

    “对,就算如君父说的那样,难道君父不觉着这事情有些太过于巧合了吗?秦人怎么偏偏就会在戎狄南下的时候来追击敌人来到关中呢?这其中没有一点联系吗?”

    在太子钊的追问下,在场的大臣们也觉着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太子说得对,我也觉着这个秦人突然之间出现在关中有些奇怪,现在经太子钊这么一说,我也觉着确实有些不对劲。”

    “对啊!秦人本是西垂蛮族,生性野蛮,怎么能够在我们关中这么一个礼仪之邦生活呢?”

    ......

    听着大臣们的议论,太子钊稍稍有些得意的说道:“秦人一直有东进的野心,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所以借着追击荡社戎的机会,向我们耍奸计,征得我们同意后,在我们陇川立足,其野心还是为了将来能够进入关中。”

    眼看着殿堂之上就要被太子钊掌控,刘同看了看后说道:“请问太子钊,你说秦人为了东进这才来到我们散国。不过我倒是想问一问,当下的散国除了可以求助秦人之外,还有那个国家可以依靠的呢?”

    “哼---,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我认为当下散国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一个国家的帮助,必须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太子钊继续说道,“试想一下,当初我们王室对于周边的戎狄一味的退让,结果是周边的戎狄不断向关中腹地推进。可是自从尹吉甫大人执掌王室的军队之后,多次向戎狄用兵,结果周边的戎狄却一个个向西北退去。所以我们散国也应该向王室学习,主动向戎狄发动进攻,直到他们从我陇川退兵。然后我们在继续向北推进,直到把我们的边境安扎陇山一带。”

    不用说,太子钊的话还是很有煽动劲头的。在他的煽动下,在场的大臣们多多少少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刘同见状,赶紧道:“我想请问一下太子,这么多年我们散国也不是一次两次跟戎狄用兵,结果无一例外是以失败告终,而且渭水北岸的土地不断丧失。请太子好好的想一想,每一个国君都想振作精神,壮大国力,可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不得不请求外援。”

    刘同的意思在明白不过了,不是只有你太子钊知道壮大国力跟敌人一战,任何一个国君都希望国家在自己的治下兴旺发达,蒸蒸日上,横扫所有的国家。

    散国今天之举,也是没有办法的,实力不济能怨谁呢?

    “哼---,没有试过,怎知道这一次我们不会胜利呢?”太子钊不屑的说道。

    “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刘同问道。

    “这个?”太子钊愣了一下,“哼,不会的,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就一定能够打败的所有戎狄的。”

    “妄自尊大,你这简直是用鸡蛋碰石头,好好的国家经你这么一折腾,非亡国不可。”散盘子怒道。

    “君父,您难道真的被敌人吓到了吗?要不您把军队交给我,我来跟丰戎大战,只要我们胜了,我们就把秦人赶出散国如何?”太子钊到底是年轻,赌气的说道。

    “这个?”太子这么一说,散盘子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内侍高声喊道:“秦使觐见。”

    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秦使觐见?

    所有大臣睁大眼睛望着殿外。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