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05章 南迁的丰戎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05章 南迁的丰戎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05章 南迁的丰戎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北风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来到了人间。

    “呼-呼---”

    “呼-呼---”

    在秋风的吹拂下,地处西北的陇山在北风的呼啸下,瑟瑟发抖起来,枯树、衰草,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溪水都不由得消瘦一圈。

    夜幕降临,天空中时有时无的开始下起了雪花。

    “大王,冬天来了,我们也该南迁了吧?”左大将死后,他的儿子阿不花继承了原来左大将的位置。

    对于年轻人来说,一下子担当如此高的位置是有些快了点,但此时的丰戎和中原一样,大家都是奴隶社会,都是贵族当政,那些牧民奴隶只有干活的份,官还是要贵族来当。

    所以阿不花当上左大将这事情,大家虽然是吃惊了点,但也能够理解,时间稍稍一长,大家也都就习惯了。更何况,别看这个阿不花年龄是小了点,但是人家的智慧可是非同一般的。想事情、出主意的水平决不比那些当了多年官员的人差,如此以来,阿不花很快就得到了丰戎贵族的认可。

    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到了该南迁的时候了。

    “确实该南迁了。”丰戎王扎扎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扎扎是有些有气无力的,原本很正常的事情,这些年的风云变幻,硬是给双方都带来了不便。

    南迁,肯定要再次跟中原国家发生战争;

    若是不南迁,北方寒冷的气候,那是绝对要冻死百姓和牛羊的;

    既然有人提出了要再次南迁,扎扎当然不能不说些什么了,“通知各部,开始各项准备,三日后南迁。”

    “诺---”

    各部的首领得令,走出大帐,毕竟是要搬家了,各种准备都得做,至少需要三五天的时间。

    各部首领出去后,扎扎对左大将和左骨都侯道:“你们二人这就带领三千兵马沿着以往的道路一路向南打探情况,确保南迁的安危。”

    “诺---”阿不花和左骨都侯答道。

    “嗯---,去吧,路上注意安全。”临走前,扎扎对阿不花和左骨都侯提醒道。

    “大王放心,我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何必如此小心呢?”左骨都侯不在意的说道。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些年我们的南下过冬越来越难了吗?还是多注意的好。”几次下来扎扎已经发觉现在的南迁越来越难了,动不动就会跟南边的国家发生冲突。特别是跟秦人发生几次冲突之后,扎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大王,这还不是因为秦人的缘故,我看有朝一日我们还需要跟秦人进行大的战争,直至把小小的秦人彻底消灭。我们才能够安心南下。”左骨都侯气呼呼的说道。

    阿不花没有说话,始终是静静的看着丰戎王和左骨都侯。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现在的秦人已经不是当初刚刚在犬丘立足的那个秦人了。他们的背后有王室的支持,还有就是今天秦人也在慢慢成长,我们需要谨慎处理啊!”扎扎由衷的说道。

    “好的,我们会小心的。”既然大王如此要求,左骨都侯只好说道。

    “好了,去吧!”扎扎挥挥手,示意二人可以离开了。

    走出扎扎的大帐,左骨都侯还是不甘心的对左大将阿不花说道:“大王还没老,咋就如此小心呢?难道是被秦人给吓破胆了。”

    阿不花看了一眼左骨都侯,“大王这也是为了我们好,我们还是小心未上。”虽然没有批评左骨都侯,但他的话里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大王的说法是正确的。

    “好好好---,小心点好。”左骨都侯说罢,便去清点兵马,跟着左大将阿不花一起向南边奔去。

    冬季来临,陇山之上残雪落在大山角落里,北风袭来,一阵一阵的寒意,阿不花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天冷成这样了,哪里还有什么人会待在这陇山之上。”左骨都侯说道。

    或许是冬季来临,天气寒冷,陇山之上,除了走兽之外,人迹罕至;或许是冬季来临,秦人西归;或许是连年的骚扰,让关中各国的百姓深受戎狄之苦,不愿意待在陇山之上,总之这个时候的陇山之上确实是没有什么人了。

    没人好啊,此时的丰戎正好可以回到陇山的各个角落里过冬了。

    已经快走到陇山南麓了,一路过来基本上没有碰到什么人,左骨都侯很是高兴,“看来今年在这里过冬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左大将,你说说我们还用继续向南走吗?”

    按说已经是走到陇山南麓了,再往前走可就是关中地界了。为了不再引起双方之间的争斗,左骨都侯建议到此为止。

    左大将阿不花想了想道:“由这里向西南乃是陇川,那里可是我部族百姓过冬的好地方,要不我们前往那里看看,如果还像以往一样的话,我们今年的过冬就没什么问题了。”

    左骨都侯看了看阿不花,“好--,那我们就过去看看。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面了,咱们丰戎这么多部族里,就你们过冬的这个地方好,要是还有多余的地方的话,能不能给我的部族也让出一块地方来啊?”左骨都侯笑着对阿不花说道。

    “那也是父亲当年多次跟散国斗争得来的地方,我可是不敢随便让给你的啊!”阿不花也开玩笑的跟左骨都侯说道。毕竟不管是谁的地盘,那都是辛苦所得,咋能随便说给别人就给别人呢?

    再说了,阿不花刚刚继承丰戎左大将的职务,就随便把自己部族的地盘让给别人,那他今后还怎么在族人中立足呢?

    “嘿嘿嘿---,嘿嘿嘿---,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你何必当真呢?”左骨都侯也是欺侮阿不花年轻,故意说说而已。既然人家已经明确的拒绝,他当然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再说了,按照职务的高低,人家阿不花还是他的上级,最基本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不到半日的行程,阿不花和左骨都侯带领的三千丰戎将士便来到了距离不到十里的地方,下了山坡便是陇川了,阿不花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激动。虽说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但是一年中有少半年的时间在这里生活,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大人快看,前面有座城池。”走在前面的侍卫对阿不花等人喊道。

    啊?

    前面竟然有城池?

    半年多时间不见,陇川竟然出现了城池,阿不花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