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04章 千邑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04章 千邑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春秋时期是我国筑城的最佳时节,现在的好多古城池都是在哪个时候修筑成功。

    在散国的帮助下,秦人的筑城速度明显快多了。

    临近深秋,城池便筑好了。

    这座新建成的城池,坐落在千水岸边,东西北三面处在陇山的包围之中,向南是一马平川的原野,继续向南,越过箭括岭便是渭水平原。

    夕阳下,秦人新建的城池显得是那样的雄伟高大,晚风吹过,城头的旗帜呼啦啦作响。

    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嬴康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豪迈。

    秦人终于在关中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座城池,他的内心高兴啊!

    可是在短暂的高兴之后,他又多少有些惆怅。毕竟当下这里从名义上还是人家散国的地盘,住在这座城池里,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硬啊!

    “大人在想什么呢?”见嬴康望着城池不说话,赵伯圉走上山坡问道。

    “没想什么。”

    “那大人以为这座城池跟我们的犬丘相比,那个更好一些呢?”

    那个更好一些呢?

    嬴康望着城池不好作答,毕竟这座新建的城池要比犬丘城高大了许多,也坚固了许多,单从建筑角度来看,当然是新建的城池好了。

    但若是从嬴康内心来说,他还是认可犬丘城,毕竟那里才是自己和所有的秦人的根基所在啊!

    “五弟,你看着新城也建好了,就给它起个名字吧!”嬴照也走上山岗,边走边对嬴康说道。

    起个名字?

    嬴康这才意识到这座新建的城池的确还没有名字,于是问嬴照道:“三哥一直负责建城,那你有没有好的名字呢?”

    嬴照摇摇头,“我只负责建城,起名字这事情还得你来。有什么好名字就直接说吧!”

    望着城头上随风摇摆的旗帜,在望望远处的千水,嬴康想了想道:“既然我们新建的城池频临千水,我看就叫千邑如何?”

    千邑?

    也就是千水岸边的城邑。

    嬴照稍稍思考了一下道:“千邑?有点小了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这座城也不小了,至少也应该叫做城吧,怎么能够叫邑呢?”

    古代城池中,大的叫做城,小的叫做邑。

    既然是新建的城池,嬴照当然想起一个有气势的名字了,谁成想嬴康竟然要把新城池叫做千邑。

    “三哥,我们现在还是外来户,还是低调一点的好,莫要因为城池名字的问题引起列国的嫉妒,这对我们在关中的发展不利啊!”嬴康当然知道兄长的意思,于是便安慰道。

    “好---,那就以你的吧!”嬴照心有不甘的说道。

    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嬴康凝望着远方。已经是深秋了,千水周边已经是衰草遍野了,不远处的陇山上更是一片苍凉的景象。

    “三哥,深秋了,敌人也该来了。”嬴康感慨的随嬴照说道。

    “对啊,我们今年的任务很重啊!”嬴照当然知道兄弟话里的意思,于是说道:“看来今年你的婚事得放一放了。”

    婚事?

    由于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既要筑城还要打理这上上下下的关系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嬴康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婚事。

    嬴照这一提醒,嬴康立即意识到自己跟虢公的约定。

    现在自己已经在关中拥有了属于秦人的城池,也有了自己的地盘,虢国也该履行婚约,把若曦公主嫁给自己了。

    可是面对冬季来临,戎狄即将南下的实际情况,莫要说人家同不同意尚在两可之间,就算是虢国把公主嫁给自己,自己敢娶吗?

    嬴康迟疑了,因为他在知道当下还不是娶若曦公主的时候,一则千邑刚刚建成,虽然从外表上看千邑跟其他城池并无二样,但是实质上城里的建筑还欠缺的很;人口稀少,除了当兵的之外,就是当初跟随自己建城时候愿意留下来的百姓,也就几百人而已;另外千邑内除了兵营之外,基本上没有商铺、民房等等应有的设施。就这样的环境,即便是把若曦公主娶过来,人家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这其二就是,马上就是冬天了,戎狄南迁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一旦大战来临,他还能娶媳妇吗?

    显然是不行的,毕竟这战争可是不长眼睛的,万一伤到了公主或者是城池被敌人攻克,那他都将会后悔一辈子。

    想到了这里,嬴康只好放弃了自己今年结婚的想法,“三哥,冬季来临,大战将至,我的婚事还是放一放的好。”

    “也好,这对你来说又要等待了。”嬴照惋惜的对嬴康说道。

    “大战在即,就算是娶了媳妇也难养活啊!我看还是往后放一放的好,等我们彻底打败戎狄之后,再安安心心的给司马大人娶媳妇。”赵伯圉开玩笑说道。

    嬴康没有笑,转过脸又望着南边一马平川的原野,久久不语。

    城池已经建好了,咋就没有见到散国有一点反应呢?难道他们就不说点什么吗?

    毕竟当下的千邑从名义上说还是人家散国的地盘,在人家的国土上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大的一座城池,人家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啊!

    其实,虢国跟散国那里是没有反应呢?他们国内早就对这事情反应的很激烈了。

    虢国虢城。

    虢国太子虢石父匆匆走进了大殿,“君父,您听说没有,秦人在关中筑城了。”

    嗯?

    秦人在关中筑城了?

    虢公季听罢,默默的坐在榻上,久久不语,当初自己简单的一句话,竟然没有想到会起到这样的效果。

    “君父为何不说话呢?”虢石父见状问道。

    “秦人不简单啊!”许久虢公季悠悠的说道。

    “不简单?”虢石父不屑的说道,“我没有看见秦人有什么不简单,就算是他们在关中筑城,又能说明什么呢?君父可知道秦人在什么地方筑城的?”

    虢公季轻轻地摇摇头。

    “散国让秦人在陇川筑城。陇川,就是那个散国守不住,已经基本放弃的地方,而且我还听说人家散国并没有完全把陇川交给秦人,而是租借给了秦人两年时间,让他们在那里替散国筑城守边。君父试想一下,陇川是什么地方,实际上就是关中的北部边界,散国把秦人放在那里实际上就是让秦人替他们守边,等到冬天,戎狄南下,就秦人那点兵力还不被戎狄全歼才怪呢?”虢石父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

    秦人在陇川筑城?

    虢公季听罢,稍稍吃惊一下,随后又默不作声了。世事多变,这秦人还真的不简单啊!

    “君父难道不这样认为?”

    “孩子,你只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实质。表面上是散国要求秦人替他们守边,实际上秦人这是逐步蚕食,先在关中立足再说,等到散国离不开秦人的时候,陇川到底是谁的可就难说了。”虢公季说道。

    “嗯---,君父说的也不错,至于秦人能不能在关中长久立住脚,我看还是要经过今年的冬天之后再说。若是秦人能够抗住今年戎狄南迁,说不定他们还能在陇川待下去;若是秦人今年扛不住戎狄的进攻,那就只好滚回犬丘去了。”

    听罢,虢公季默默走出大殿,已经是深秋了,黄叶遍地,秋风吹来,“呼呼”的飘向远方。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