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9章 定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9章 定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散城。

    秦军将领嬴康带着嬴照、赵伯圉等人走进了散国王宫。在这里散盘子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毕竟经过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很想喝点酒压压惊啊!

    “秦人嬴康、嬴照、赵伯圉拜见散国君上,见过诸位大人。”见到散国君臣后,嬴康等人拜道。

    “将军请起。”散盘子说道。

    待嬴康等人起身后,散盘子说道:“感谢诸位的鼎力相助,在散国危难之际,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寡人在这谢过了。”说罢,散盘子拱手对嬴康等人谢道。

    嬴康等人见状,赶紧拱手道:“哪里哪里,我等只是尽了一些应尽的义务罢了。”

    见嬴康等人如此客气,散盘子趁机问道:“这荡社戎原本在犬丘西北,为何会跑到这关中来呢?”

    “哦,情况是这样的。年前我们秦人在王室的帮助下,向盘踞在陇山周边的丰戎等戎狄部落发动进攻,丰戎战败后退缩到陇北一带。今年年初,王室大军回国之后,我军趁着胜利的余威继续向周边戎狄发动进攻,把荡社戎大军打散,其中一支向东逃窜,来到了关中地界。”

    哦--,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荡社戎也曾经帮助丰戎进攻你们了?”散盘子问道。

    “对啊,荡社戎、绵诸戎还有朐衍戎等等,当年都帮助过丰戎进攻我们秦人。用你们中原的话,这是不是就叫做墙倒众人推呢?”嬴康笑着说道。

    “墙倒众人推?”周焕听罢摇摇头道,“这话也不能这么说,这秦人不是还没有倒吗?而且在老夫看来,你们秦人不但没有倒下,而且还越来越强盛了。”

    嬴康抬头望着对面这位已经上了年龄的老者,只见他身材高大,六十多岁的样子,不过整个人稍显清瘦罢了。

    散盘子见状便对嬴康解释道:“这位乃是我们的相国周焕,周大人。”

    “哦,原来是相国大人。秦人嬴康这厢有礼了。”说罢,嬴康拱手道。

    “原来你就是秦人嬴康,老夫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好像是秦军的司马?王室和秦人的大军就是在你的带领下击退丰戎进攻的。老夫说得没错吧!今日一见,真可谓是少年英雄啊!周焕见过了。”说罢,周焕也拱手说道。

    双方见过面之后,嬴康道:“诚如相国大人所言,秦人确实没有被敌人所消灭,而且在王室和各属国的帮助下越来越自信了,我想我们秦人是不会被戎狄所打倒的。”

    “看来这位少年司马很自信啊!就是不知道你想如何让自己更加强大呢?我想你们犬丘就那么点地方,就算你秦人再强大,也没有发展的空间啊?”周焕问道。

    嬴康知道周焕这话里已经有话了。

    其实就是说不管你秦人有多么的强大,也只能在陇西,甚至是犬丘周边发展。难道你们秦人还敢越过陇山来关中发展不成?

    嬴康当然能够听出其中的意思,于是说道:“秦人能够有今天的发展,还是承蒙中原诸国的帮助,不管将来发展如何,嬴康还是要感谢散国君上和各位大人的帮助。”

    听完嬴康的话,周焕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位少年不一般啊!很显然他已经从我的话里听出了味道,所以赶紧放低身段,主动向散国示好了,说明自己并没有觊觎散国的野心,但越是这样的人越发的危险。”

    于是周焕转变话题道:“老夫能够看得出,自从上次打败丰戎之后,秦人确实是不一样了。从司马的话里我能够听得出一种自信和力量,不知道这次追击荡社戎之后,你们作何打算呢?”

    嬴康明白人家已经开始问实质性问题了,嬴康想了想笑道:“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够把敌人从犬丘周边赶走,其他的我们可就不管了。”

    不管了?

    人家竟然不管了?

    散国君臣一听当下就懵了,原以为秦人会借着追击敌人的机会趁机向散国要点什么呢?竟然没有想到人家竟然给不管了,这下散国君臣不答应了。

    “哎哎哎---,你可不能这么说话啊!这荡社戎原本就是你们陇西的,被你们赶到我们这儿来之后,成了我们的祸害,这咋能说不管就不管呢?”散盘子着急的说道。

    “对啊,这敌人原本就是你们赶过来的,咋能说不管就不管呢?这个事情你们必须负责到底。”刘同也跟着说道。

    听着散国君臣的话,嬴康望了一眼对面的散国宰相周焕,只见周焕一脸的平静。

    “哼---,你不是担心我们秦人趁机夺取你们的土地吗?那好,我这一次也不夺取你们的土地了,至于你们地界上的荡社戎我也就不管了。看你们怎么办?”嬴康心中狠狠的想到。

    见嬴康不说话,散盘子有些着急了,“哎,你倒是说话啊!你们把戎狄赶到我散国地界,咋能说不管就不管呢?寡人说了这件事你们必须管到底。”

    听完散盘子的话,嬴康笑了笑道:“君上,不是我们不想管,只是君上请想想,这荡社戎现在你们散国的土地上,原本就应该是你们自己来把敌人赶走。我们秦人若是在你们的土地上作战,岂不是侵占了你们的主权,让有些人认为我们秦人还想夺取散国的土地不成?所以我们不敢擅自行动啊!出于对散国的尊敬,我看我们还是提早回到犬丘的好。”

    “不行,不行。这敌人是你们赶过来的,而且就在我散城周边,随时威胁着我们的国家的安危。这也应该由你们继续把他们赶出散国,否则你们就别想回犬丘。”散盘子说道。

    “君上,这么说您是愿意让我们留在散国了?”嬴康这话说得很明确,就是要留下来也是你们散国自己的意思。

    “当然了。”

    听着散盘子的话,嬴康知道他已经上钩了,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可就有话直说了。我们上千名秦军要是待在这里,每天吃的喝的用的,也是不少的数字。这些军需补给咋办呢?”

    散盘子一听嬴康愿意带兵留下,于是想都没想的说道:“只要你们愿意帮助我们赶走敌人,在散国期间的军需费用自当由我们来出。”

    嬴康知道散国的君臣已经上钩了,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以君上之见我们应该驻扎在哪里呢?”

    “这个?”散盘子一听,转身望着刘同、周焕等人,用目光征求他们的意见。

    周焕默不作声。

    刘同笑着说道:“君上,既然要人家帮助咱们,咱也不能太让人家太寒酸了,要不就放在城外十里让秦人安营扎寨如何?如此以来我们也好提供军需物资啊?”

    “如此也好,那就这么定了。”既然周焕不愿意说话,散盘子就直接把这事情定了下来。

    其实从嬴康的本意来说,当然愿意让人家一次性就把秦军放在陇川了,但是散国当下敌人在散城周边,你若是提出要驻扎在陇川,很明显就暴露了秦人的真实意图,反而会引起人家的怀疑。

    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嬴康说道:“秦人嬴康代表秦军所有将士感谢散国的帮助。”说罢,嬴康深深的拱手道。

    “好好好---,我们继续喝酒,经过这么一折腾,寡人受到了不少的惊吓,正好趁此机会压压惊呢?”散盘子举起酒樽对嬴康等人说道。

    “谢君上。”嬴康等人端起酒樽陪着散盘子等人一起喝干。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