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3章 突如其来的敌人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93章 突如其来的敌人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3章 突如其来的敌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打狗也要看主人。

    更何况人家刘同还是一个大臣呢?

    作为主人的散国国君散盘子肯定要为自己的臣下做主了,“相国大人,一直以来,寡人念你是一片忠心,所以不予追究,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威逼寡人,难道你就不能为寡人想一想吗?寡人当国君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享受一下生活吗?刘爱卿一直以来忠于寡人,为寡人排忧解难,可是说是寡人的心腹,寡人怎么能够舍得将他驱逐呢?此事今后不要再提。”

    可以说散盘子已经忍耐到了极点,很不客气的对周焕说道。

    其实这些话,周焕已经说了不是一次两次,但是每一次国君都不愿意听取。这一次又跟以前一样了。

    周焕听罢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君上,你若执意如此,那祖先的这点江山可就要毁在我们手中了。”

    “哼---,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寡人就不信了,就算他戎狄再厉害,他们还能打到关中腹地来不成?寡人之所以放弃陇川,就是因为那儿远在陇山之边,距离我们关中腹地较远,我们鞭长莫及。”散盘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在散盘子看来,只要散国守住关中的土地就行了,毕竟关中的土地除了有散国自己的军队保护之外,还有周边国家以及周王室的保护,就算是给他们戎狄狼心豹子胆也不敢到关中来撒野。至于那个距离关中腹地较远的陇川吗?

    丢弃了就丢弃了吧!

    “君上,我们不能指望别人来帮助我们守国土,关键时刻还得靠我们自己。”见国君还指望着王室和周边国家来对付北方的戎狄时,相国周焕急了。

    “好了,好了,寡人知道了。”散盘子不耐烦的说道,“你暂且下去吧,寡人想清静清静。”

    周焕的建言早就让散盘子心烦意乱了,他很不得把这个在他耳边整天嗡嗡作响的苍蝇给清除掉了。

    “君上,臣还是那句话,恳请君上早做决断,整肃朝纲,励精图治,早日收复国土。”临走前,周焕还不忘提醒道。

    “好了,寡人知道了,你赶紧下去吧!”散盘子实在是忍受到了极点,挥挥手示意周焕赶紧离开。

    既然国君已经烦到了极点,周焕见状只好退出王宫。

    等周焕走后,刘同这才从散盘子的身后走了出来。

    “他不就是几句建言吗?看把你给吓得。”见刘同受到惊吓的样子,散盘子不由得调侃道。

    “臣不同于君上,当然害怕周焕了。”随后刘同说道:“君上难道不知,周焕的祖上可是多次滥杀大臣的。”

    嗯?

    听着刘同的话,散盘子的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周焕的祖上不但滥杀过大臣,而且还换过国君。

    “君上,从今天的周焕的表现来看,他可是动了杀心的。若君上不加以阻止,今后臣的性命堪忧矣!”刘同一脸害怕的对散盘子说道。

    “他动了杀心?寡人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君上难道没有听出来,最初他说的是驱逐微臣,后来说成了除掉微臣吗?既然他都想着要除掉微臣了,难道还没有杀心吗?君上,请救救微臣吧!”说着,刘同跪道在地,对着散盘子哭诉道。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这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的。”散盘子见状赶紧对刘同说道。

    “君上若不救救微臣,微臣岂敢起来。”刘同还是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好了,寡人答应你。”散盘子说道。

    刘同跪在地上,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他原本想以此机会来让散盘子杀掉周焕永绝后患,但是左右一想,此当下的形势来看,要想让国君杀掉周焕,时机还未成熟,于是便起身道:“微臣感谢君上的救命之恩,臣今后当做牛做马以报效国君的恩赐。”

    事情是答应下来了,但是散国面临的问题依然难以解决,虽然散盘子对于北边陇川的地方不是那么上心,但是对于关中周边的土地,他还是蛮上心的,毕竟散国就那么大点地方,要是被被人占完了,他这个国君给谁当呢?

    最近几年来散国周边的几个国家虢国、弓鱼国还有夨国暗中不断耍手段,蚕食散国的土地,周边已经有不少的村落被这几个国家给吞并了。

    面对这些事情,散盘子在清醒的时候也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打败周边的国家,实现散国的再次兴盛。

    可是兴盛的道路是说说那么简单吗?那可是要凭着实力说话的。

    就在散盘子一筹莫展之际,内侍疾步匆匆的走了进来,“启禀君上,北营将军来报。”

    北营将军来报?

    为了防止北方戎狄的入侵,在相国周焕的坚持下,散盘子在散国的东西南北四面设置了四个大营,专门驻守军队防止四面来敌的侵犯。

    而在这个四个大营中,北营由于直接面对北方的戎狄,所以兵马是最多的,也是最大的一个军营。

    一般情况下每年秋冬交接时节,戎狄南侵,是北营最忙的时候,现在还是夏秋时节,北营将军来都城做什么呢?

    散盘子当然疑惑了。

    稍稍迟疑了一下,散盘子望着内侍,“这个时候北营将军来做什么?”

    “奴才也不知道,只是北营将军行色匆匆,看来确实是有要事向君上禀报。”

    “哦,快快有请。”散盘子虽然昏庸,但还没有昏庸到真不知道轻重的程度。

    在内侍的带领下,北营将军疾步走进王宫,“末将拜见君上。”

    “免礼,将军快快请起。不知将军今日前来有何要事。”见过面之后,散盘子问道。

    “君上,这几日末将在巡查的时候,发现我箭括岭一带常有有戎狄的兵马出现,骚扰百姓。特别是这几日,在戎狄的骚扰下,我们箭括岭以北的百姓不断的越过山岭向渭水一带逃往过来。”北营将军禀报道。

    “啊?戎狄不是到了冬天才向南迁徙吗?怎么今年这个时候就开始出现在箭括岭一带呢?这是怎么回事啊!”散盘子一听当下就慌了。

    在散国所有的敌人中,散盘子最害怕的就是从北边来的戎狄军队,最不担心的就是东边的周王室属国。

    毕竟不管是虢国、矢国、夨国、还是弓鱼国等等,他们还是有王室管着,做什么事情都有个界限,可是来自北方的戎狄就不一样了。

    这帮野蛮的家伙,短刀快马,很快就冲到都城周边,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简直是坏透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