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2章 散国的歌舞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92章 散国的歌舞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2章 散国的歌舞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带着精挑细选来的一千兵马,嬴康等人开始秦人的再次东征。

    走出犬丘,一路向着东南方向就陇山。

    夏日的陇山之上,一改冬日的凄凉、衰草遍地的样子,四下望去群山连绵、遍野清脆、满眼绿色,时不时有鸟儿从远处飞过,发出一两声清脆的叫声。

    真是美啊!

    嬴康望着这满眼的清脆之色,不由得一声感慨,“如此美景,真是让人不舍得走啊!”

    或许是在犬丘这个狭窄的地方待的久了,走出大山的大家都感到一种放松和释放,不由得高兴起来,时不时有人发出一两声高声的喊叫。

    望着这些人高高兴兴的样子,赵伯圉也不由得跟着喊出一两声。

    “哈哈哈,哈哈哈,司马大人,你可不知道我们大家走出犬丘的心情有多么高兴。”喊完之后,赵伯圉对嬴康说道。

    “高兴?我咋不信呢?就不怕等你回去的时候,孩子不认你这个爹?”嬴康顺便调侃道。

    “不怕,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孩子。我赵伯圉的孩子能不认我这个爹,我想他一定会为他爹感到自豪的,他爹这一次可是为秦人打天下去了。”赵伯圉豪情万丈的说道。

    “为秦人打天下,说得好啊!”嬴照听罢也跟着说道:“我们这一次就是为秦人打天下去了,一旦成功,秦人必将有大的发展,也一定改变秦人西陲生活的历史的。”

    “对---,我们这一次就是为秦人打天下去的,也一定会成功的。”嬴康也说道。

    既然话说到了这份上,于是嬴照顺着话题对嬴康说道:“五弟,我记得你说过,我们是以帮助散国对付戎狄才进驻陇川的。可是这一路过去,我们并没有见到戎狄的踪迹,到时候人家散国军队不允许我们进驻陇川,这可怎么办呢?难道我们还要跟散国大战不成?”

    嬴康听罢,自信的摇摇头,“你们放心,这一次我们是不会跟散国发生冲突。至少现在还不会。”

    “那没有戎狄,我们怎么进驻人家的陇川呢?”虽然嬴康一再说不会与散国发生冲突,但是没有了戎狄的踪迹,秦人就失去了出兵陇川的理由。这就不能不让人疑惑了。

    “你们只管前进,一定会有戎狄出现在散国城下的。”嬴康不急不慢的说道,“我们只管等待消息就是了。”

    “哦---”赵伯圉答应道。

    既然嬴康不愿意说,于是秦人大军便不急不慢的向南边散国方向开去。

    散国王宫。

    古老的散国王城修建在秦岭北麓的半山腰,这座都城既是一座城池,也是一道关口。乃是横亘在秦岭与陇西之间的一道必不可少的屏障。凭着这座关城的保护,散国国君和他的大臣们整日歌舞升平,醉酒当歌,过着妙不可言的生活。

    此时,国君散盘子正坐在王宫露台上跟大臣刘同观看歌舞。

    在美妙的音乐和舞女曼妙的歌舞声中,散盘子眯着眼陶醉其中。

    一曲歌吧,散盘子轻声说道:“妙啊,这歌舞声真的是太美妙了。”随后散盘子望着刘同,“爱卿,要不再来一曲如何?”

    “只要君上喜欢,那就再来一曲又如何呢?”刘同赶紧说道。

    “好---,那就再来一曲。”随后散盘子对内侍道:“去准备美酒佳肴,寡人要同爱卿一边饮酒,一边欣赏歌舞。”

    “诺---”内侍赶紧答应道,随即下去准备了。

    就在这时,相国周焕疾步匆匆的走了进来,差点跟内侍撞在了一起,“相国大人来了。”

    “嗯---”周焕嗯了一声,继续向王宫走去。

    见周焕进来,散盘子赶紧停止了歌舞。

    “臣周焕拜见君上。”随后周焕说道:“君上,臣刚刚进来的时候,似乎听到歌舞之声,君上是不是又开始歌舞了?”

    “没有,没有。眼看着国土沦丧,寡人正在为此事忧愁不已,岂能老听那些靡靡之音呢?不知老相国今日前来有何要事啊?”散国国君散盘子问道。说话的时候刘同趁机向国君的后面躲去。

    “君上,前些年我散国还有几百里之遥,现在随着戎狄的入侵,周边国家的蚕食,已经不足百里之地了。臣眼看着国土沦丧,寝食难安,所以今日前来就是向君上建言,再次发兵收复陇川之地。”老相国周焕说道。

    哎---

    怎么又是收复陇川之地呢?

    散盘子听罢,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

    心里抱怨归抱怨,但是嘴上他还是不能说出来,毕竟收复国土这事情,一般来说都是好事,作为国君的他还是不能明着说什么的。

    “老相国有收复陇川的意思,这很好啊!寡人支持你,不过你也知道,我散国已经今不如昔了。根本无力与北方的戎狄对抗,也不具有与东方诸侯的一争高下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老相国有何良策收复国土呢?”散盘子问道。

    “这个?”面对散盘子的反问,周焕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君上,虽说今天的散国今不如昔,但是只要我们君臣同心,励精图治,整肃朝纲,驱逐佞臣,就一定能够再次兴盛起来,也必将收复失地。重新回到关中强国之列。”

    “哎---,老相国,你这些话已经说得很多了,寡人想问问你,我们到底该怎么励精图治,有该如何整肃朝纲、驱逐佞臣?”说这话的时候,散盘子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君上,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了这里,那臣也不妨把话说明白,所谓整肃朝纲,首先就是要驱逐佞臣。所谓佞臣就是指像刘同这样的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如何谄媚君王,讨好君上,使得君上失去进取之心;让君上忘记自己作为君王的责任和收复国土的雄心壮志。”

    说这话的时候,周焕死死地盯着刘同,刘同吓得不住地向散盘子的身后躲去。

    “在驱逐佞臣的前提下,我们还应该把朝中有血型的将领召集起来,训练军队,体恤民情。臣想只要你我君臣一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一定能够打败东方的虢国、矢国、弓鱼国、夨国、程国等等。也一定能够北击戎狄收复我们的陇川之地。到那时我们散国一定会成为关中的强国的。”

    很显然,在周焕眼里的东方诸国指的就是关中东部的那些国家,还不是后来的函谷关以东的东方诸国。

    听完周焕的话,散盘子有些心动,“相国,你所说的这些寡人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散国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寡人原本进取的心,也不由得不凉了啊!”

    其实,散盘子刚刚继位的时候,也是蛮有信心的,可是一次次的失败之后,他的心也不得不凉了。

    “之所以一次次失败,那是因为君上始终没有下狠心,除掉刘同等人。只要君上除掉了刘同等人,散国就一定能够强盛起来的。”周焕言辞激烈的说道。

    刚才还是驱逐,这转眼之间又变成了除掉。

    刘同越听越害怕,惊恐的望着散盘子。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