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7章 陇川往事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87章 陇川往事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7章 陇川往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你说你们俩是秦人?”许久何承桂才吃惊的问道,“既然你们是秦人来这里做什么呢?”

    这话问的真是有水平啊!

    难道是秦人就不能来关中了么?

    嬴康一下子被何承桂这没头没脑的话给问住了,“我们,我们来关中过来看看吧!不过,我还真有事要跟你说,不知你是否愿意跟我去营帐里一叙,我们也好请你喝酒啊!”

    这个?

    何承桂听罢,稍稍楞了一下。

    别看秦人也是王室的百姓,但是在当时的关中百姓来看,秦人跟西北的戎狄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秦人的穿着跟自己差不多罢了。毕竟戎狄是游牧民族,而犬丘的秦人也是养马的,与关中种植庄稼的百姓生活方式大有不同。

    基于以上的怀疑,当嬴康提出要在大帐里邀请何承桂吃饭的时候,何承桂还真的有些担心。

    “难道何大哥还真的不信任我嬴康吗?”

    “哦?你叫嬴康?那他叫什么名字?”何承桂听到嬴康的名字后,指着赵伯圉道。

    “他名叫赵伯圉,我们是好兄弟。”嬴康指着赵伯圉对何承桂说道。

    “哦,我明白了。”随后,何承桂狠了狠心说道,“不管你们你如何,这一次我信你们了。走,我跟你们过去。”

    反正此时的陇川已经没有了百姓,他本人也不被散国所重视,还不如相信一回这几个秦人。

    “好,请何大哥上马,我带你过去。”嬴康高兴的说道。

    要知道,能够取得一个人的信任乃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特别是那些被关中北行排斥的秦人能够取得当地百姓的信任,那就更难了。

    带着何承桂,嬴康一行三人很快来到了嬴其的大帐。

    “何大哥,这位就是西垂大夫嬴其。”见到嬴其后,嬴康给何承桂介绍道。

    啊?

    这个黑黑壮壮的中年人就是西垂大夫。

    当散国百姓何承桂第一次见到这位秦人首领时,当下给愣住了,他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草民何承桂拜见大人。”说着何承桂赶紧拜道。

    “何大哥多礼了,你又不是我犬丘秦人,不必行礼。”嬴其扶起何承桂,随后哈哈大笑,“你看看,你我都是黑黑壮壮,还是以兄弟相称得好。”说着,拉起何承桂的手向大帐里走去。

    当了大半辈子平头百姓的何承桂那个紧张啊!可就别说了,“大人取笑草民了,你我之间岂敢以兄弟相称。我还是叫大人的好。”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何大哥还是把我当外人了,见外见外了。”说着,几个人来到了大帐中间,嬴其在中间的位置上坐定后,顺便把何承桂安排在了自己左首的位置上。

    待众人坐定后,嬴其指着身边的人物一个一个的给何承桂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的犬丘令赵周,赵大人。”

    “草民见过赵大人。”

    “这位是我的弟弟,也是我们犬丘秦人的司马嬴康。”

    哦?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犬丘秦人的司马大人,何承桂道:“草民有眼无珠,竟然不认识司马大人,还请见谅,还请见谅啊!”

    “何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嬴康能够认识何大哥才是我的幸运,等会我还要多敬何大哥几樽呢!”嬴康笑着说道。

    最后,嬴其指着赵伯圉对何承桂道:“这位少年乃是赵大人的儿子,也是嬴康的好友。”

    见到赵伯圉,何承桂高兴的说道,“我认识他,他名叫赵伯圉。”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何大哥认识啊!那我就不在跟你介绍了。”随后嬴其对何承桂道:“今天我们请何大哥过来就是为了感谢你对嬴康的帮助,也是回请吧!我们中原百姓不是讲来而不往非礼也吗?”

    听完嬴其的话,何承桂心想看来这位秦人的首领对中原文化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根本就不是关中百姓对他们传言的那样。说什么秦人茹毛饮血,低俗不堪等等,今天看来人家的也跟关中的官员无二,而且对关中的习俗也是蛮懂的嘛!

    “来人啦,上酒上肉。”

    随后侍卫们把酒肉端了上来,摆放在何承桂的案几前。

    “何大哥,我先敬你一樽,祝何大哥百业兴旺,庄稼丰收。”酒肉上来之后,嬴其端着酒对何承桂说道。

    “好,草民也敬大夫,祝愿秦人蒸蒸日上。”何承桂说道。

    二人一起喝干。

    随后赵周、嬴康、赵伯圉等人也依次给何承桂敬酒。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何承桂一辈子何曾受到过如此高的尊敬。

    不一会儿,在嬴康等人的敬酒下,何承桂就有些晕晕乎乎了。

    “何大哥,陇川这么大的地方为何只有你一家人呢?”见何承桂有些晕晕乎乎了,嬴其趁机问道。

    “哎---,这还不是散国那帮无用的官员做出来的蠢事吗?陇川本来就靠北,距离陇山很近,按说应该多加派兵力驻守在这儿。可是人家那些胆小怕事的官员们却不敢与戎狄为敌,只知道一味地退缩,最后竟然还有人要提出放弃陇川,退缩到渭水以南去。”

    “这样一味地退缩,那散国就不怕自己的领地完全被戎狄吞并吗?”

    “哎---,大人,您这话说的,我们散国的官员要是能够理解到这么深远可就好了。他们只知道眼前打不过戎狄,就知道赶紧逃跑,哪里还想身后的事情呢?”

    嬴其默默听着何承桂的说法,心中暗自盘算着。

    何承桂继续道:“大人您是不知道,前些年散国就开始把我们这些陇川百姓往渭水南岸迁徙了。”

    “哦?把你们往渭水南岸迁徙,这就等于摆明了要放弃这儿了?”

    “可不是吗,这两年来已经有近万户百姓从这里迁走了。大人,你是不知道当年这里有多么繁华了,到处是庄稼,山上是牛羊,每到丰收时节,金黄的麦子和黍稷,简直是人间最美的图画啊!可是今天,哎---,看着都让人心寒啊!”说着何承桂有些伤心了。

    “我能够看得出这里原来是纵横交错、渠道较多,看来这一个国家的执政者无能了,确实只能让百姓受苦了。”嬴其不由得感叹道,“既然人家散国都准备放弃这里了,何大哥你为何不跟着迁走呢?难道真的等着戎狄再次过来灭了你们家吗?”

    “不是我不想迁走,只是离开这里之后,要想再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上次我就嬴康公子说过,我们那些迁徙道渭水南岸的邻居几乎没有一个生活的快活的,不但要给当官的送钱送物,有的人家连自己姑娘都送给那些掌握分配土地的官员了。就这还不行,我听说人家当地人呢,也不把我们这些迁徙过去的人当回事,时不时给我的邻居们人为的设置一些磕磕绊绊。”

    听到这些,赵伯圉等人的牙关都咬得痒痒了,“这帮狗官,要是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另外,我还听说,人家官府征税的时候,我们这些迁徙过去的百姓的赋税要比当地的百姓还要高一些。”何承桂继续说道。

    竟有这样的事情?

    嬴其等人听的眼睛都直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