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6章 你们是秦人?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86章 你们是秦人?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6章 你们是秦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返回犬丘的道路是熟悉的,秦人嬴其、嬴康、赵周等人不费多大的功夫就踏上了返回故土的道路。

    从关中虢国出发,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傍晚时分,嬴康等人就来到了距离陇川不远的山上。

    “大哥,沿这条小道,直接向西南方向就是陇川了。”嬴康指着前面的小路对嬴其说道。

    “你说由这里就能够走到陇川?”嬴其望着前面的路疑惑的问道。

    多少次了,他们都从这里经过,可是从来就是没有人想过从这里往西南方向过去看一看。毕竟从关中前往犬丘一路是向着西北方向的,谁会走到半道而又掉头西南呢?

    “好,你前面带路,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好的。”嬴康答道,随后与赵伯圉一起纵马前行。

    黄昏时分,嬴其一行来到了陇川腹地。

    在夕阳的照耀下,整个陇川显得是那样的静谧和大美。在犬丘生活了几十年的嬴其和赵周当即就被这里美丽的风景给镇住了,“多好的地方啊!地势平坦,千水穿行,不管是在这里种植庄稼还是用来牧马,都是不错的选择啊!”

    “大哥,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在那里就能够见到千水了。”嬴康指着前面的地方对嬴其说道。

    “好--”嬴其高兴的答应道。

    随后一行人继续前行,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千水岸边。只见这里波光粼粼,水草青青,时不时有水鸟“喳喳”的叫着飞向远方。

    站在河岸边,嬴其等人能够看得出这里原本应该是不错的农田,阡陌纵横、水渠交错,如果用来浇灌,绝对是一个又一个丰收的景象。

    “可惜了,这么好的地方竟然无人守护,令人惋惜啊!”赵周见状不由得感叹道。

    “说的也是啊!要是秦人能够有这么一块地方,我就是舍了命也要把它保护好,绝不会让戎狄占到半点便宜。”嬴其跟着感叹道。

    面对如此好的原野被荒废,大半辈子生活在干旱犬丘的嬴其当然感到惋惜了。

    “大哥,你觉着这个地方怎样?”嬴康问道。

    “好--,确实是不错的地方,如果能够为我秦人所有,必将会给我们带来不错的收成,若能够与犬丘连接在一起,那么秦人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呢?”

    “既然大哥对此地如此中意,那我们为何不趁机占领,为我所有呢?我一直担心一旦周边的国家知道此地现在是无主之地,他们难道不为之动心吗?”嬴康趁机说道。

    周边的国家?

    “你是说虢国?”嬴其问道。

    嬴康点点头,“关中诸国中,只有虢国距离散国最近,如果虢国知道散国已经放弃了陇川之地,难保他们会出兵来占领这里。一旦此地被虢国占领,那就等于阻断了秦人东进的道路。”

    “除了虢国之外,其实丰戎也不能不防。”赵周道:“当下是夏天,戎狄北进放牧,一旦到了冬天,他们就会举国南迁来这儿来过冬,到那时肯定会有人想到陇川这个地方。”

    听完嬴康和赵周的话,嬴其的心“咯噔”一下被触动了,“你们说的对,这里确实是不错的地方,若我们不取,自然会有人来占领这里,一旦此处被他人占领,秦人若想拿回去就难了。我意今夜我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明日即刻赶回犬丘,与众人一起商议出兵占领陇川的事情。”

    “诺---”

    吃过晚饭,嬴康和赵伯圉来到嬴其的帐中,见赵周也在帐中,于是便对二人道:“大哥、赵大人,我晚上有些事情,打算跟伯圉一起出去一会。”

    “哦?都这么晚了,你们还有事情,说来听听。”毕竟此时的嬴康可是一个被爱情折磨的要死要活的少年,大哥嬴其当然担心他的个人安危了,于是便问道。

    “嘿嘿---,看来大哥是不放心我们了。”嬴康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话告诉大哥。我和伯圉此前来这里的时候,碰到住在这里的一户人家,我们想趁着这个机会去那户人家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随后嬴其稍稍一想道:“如果有可能,我也想见见这户人家,处理好跟他们的关系,这对今后秦人占领陇川很有帮助。”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看来大哥也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了。还没做什么就对把陇川作为自己的地方看待,连这里的百姓都这么关心了。”听完嬴其的话,嬴康开玩笑道。

    “好了,别贫嘴了,要去赶紧去,太晚了小心遇到野狼。”嬴其叮嘱道。

    “大哥放心,那户人家距离这里不是很远,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力争把主人给你带过来,你到时候跟他好好聊聊。”嬴康说道。

    “如此甚好。”嬴其高兴的答道,“你们快去快回。”

    “诺---”嬴康答道,随后出了大帐。

    等嬴康走后,赵周对嬴其道:“看来少公子是个有心人啊!”

    嬴其点点头,“康弟年轻有为而且智慧超群,看问题很有独到的眼光,有他这样的人在我秦人中,这对秦人的发展很有利啊!”

    走出嬴其的大帐,嬴康和赵伯圉熟门熟路来到了何承桂的院子。

    “有人在吗?”来到院子外面,嬴康喊道。

    “谁啊?”听到有人叫门,里面传来了何承桂的声音。

    “何大哥是我啊!”听到何承桂的声音嬴康高兴的答道。

    何承桂走出院子,一看是嬴康和赵伯圉,高兴的什么似的,“哎呀呀,小官爷,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前往犬丘的事情办完了吗?”

    何承桂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我说媳妇,赶紧准备酒肉,我的两个朋友来了。”

    山里人家本来就人少,在加上散国已经放弃了这里,于是乎人就更少了。能够有人记得自己,山民何承桂当然高兴的不得了,见嬴康和赵伯圉到来,高兴的再次准备酒肉招待嬴康等人。

    “何大哥,这一次不用你准备了,我们来招待你如何?”嬴康见状赶紧制止了何承桂的招呼。

    “哦?你说你要招待我?我没有听错吧!”何承桂望着嬴康和赵伯圉,“你们两个除了空人之外,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招待我呢?既然走到了我家,还是我招待你们的好。等到那天我去了镐京,你们再招待我不迟。”

    见何承桂如此热情,嬴康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上一次是自己欺骗了这位朴实的山民,于是便对何承桂道:“何大哥,我请你原谅。”

    何承桂一听这话,疑惑的望着嬴康:“好端端的,原谅什么呢?”

    “因为上次我们欺骗了你。”嬴康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其实不是什么王室的斥候,我们是原本就是犬丘的秦人。”

    秦人?

    这两个年轻人竟然是犬丘秦人?

    何承桂一脸吃惊的望着嬴康和赵伯圉二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