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1章 难啊!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81章 难啊!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81章 难啊!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若姑娘不弃,还请屋里一叙。”在明白了若曦公主一直还在关注着自己的时候,嬴康那颗即将熄灭的火种再次被点燃了。

    侍女稍稍一愣随后道:“也好。”随后跟着嬴康一起来到客栈。

    进屋后,嬴康让赵伯圉给侍女倒上茶水,随后问道:“姑娘稍坐,我看后再说。”

    随后,嬴康走进里屋打开若曦公主的来信。

    只见信中写道:“自与公子别后,曦甚是想念,盼能再次与公子相见,也望公子早做决断。”

    早做决断?

    嬴康愣住了,“早做决断?难道事情有变?”看完若曦的信后,嬴康再也无法安静下来了,赶紧来到外屋。

    “让姑娘久等了,嬴康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姑娘,还望实言相告。”

    “公子请讲。”

    “我走的这几天,若曦公主没事吧?”嬴康直接问道。

    “哎---,公子这话让我怎么说呢?自从上次公子在王宫向我家公主求婚之后,公主的日子就没有安宁过。”

    听完侍女的话,嬴康甚是吃惊,“哦?这是为何?”

    “还不是因为你的求婚让虢国为难了吗?这几天来,君夫人也多次跟公主谈话,要把她许配给程伯休父的太子。公主为这事正在和国君和君夫人憋气呢?”

    对于程伯休父这个人,嬴康是知道的,很清楚人家乃是程国的国君,更是王室的肱股之臣。虢国公主若曦若能够与这样的家族结合,那绝对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嬴康一听当下就有蔫了,“这么说公主是答应人家了?”

    “糊涂。公主若是答应,还用派我来向你报信吗?公主为了此事应同君夫人耗上了。她就希望你早做决断,赶紧把这事定下来,以免日久生乱。”

    公主的心中还是有自己的位置,嬴康一听这话,只觉着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好,就请你告诉公主,嬴康对公主一片诚心,绝不更改。让她静静等着,我这几天就有回音的。”

    “好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说罢,侍女向屋外走去。

    送走若曦的侍女,嬴康回到屋内,现在他再也安静不下来了。

    急切,此时的他真的很是急切啊!

    但是经过上次的教训之后,嬴康虽然急切,但是却不敢莽撞了。

    他盼望着兄长嬴其赶紧回来,赶紧前往虢国王宫替自己求婚。不管人家有什么样的要求我都答应,只要虢公愿意把若曦公主嫁给自己。

    等待总是焦急的,也是漫长的。

    三日后,前往镐京觐见天子的西垂大夫嬴其终于回到了虢城。

    “大哥,你可回来了。”见到大哥后,嬴康赶紧上前说道。

    “哦---,这才几天时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见嬴康高兴的神情,嬴其笑着调侃道。

    “大哥,我有话对你说。”说罢,嬴康拉着大哥来到一边悄声对他道:“若曦公主给我来信了,要我早做决断。”

    “竟有此事?”嬴其听罢微微点点头,“我明白了,明日一早我就进宫拜见虢公,替你求婚。”

    “好的,谢谢大哥。”

    第二天一早,嬴其便带着赵周前往虢国王宫拜见虢公了。

    “西垂大夫嬴其、犬丘令赵周拜见虢公。”见到虢公后,嬴其等人拜道。

    “西垂大夫客气了,你我同为王室官员,不存在谁拜见谁的事情,快快请起。”虢公客气的说道。

    嬴其起身后,对虢公道:“感谢虢公多年来对秦人的支持,这次嬴其前往镐京觐见天子,顺便也给虢公带来了礼物,还望虢公笑纳。”

    “哦?给我还有礼物?”虢公笑着说道:“你我同朝为官,理应相互扶持,区区小事何足言谢,西垂大夫客气了。”

    见虢公推辞,嬴其继续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仅仅是一些秦人的特产罢了。”

    说罢,示意赵周把礼单交给虢国内侍。

    内侍接过礼单,呈交给虢公。

    虢公一看,当下吸了一口气,这哪里是简单的特产啊!这分明是人家有意为之。只见礼单上有秦地良马五十匹,牛羊百头,还有不少的珠宝玉器等等。

    看着如此丰厚的礼单,虢公当下就愣住了,呆呆的不知该如何处理。

    许久,虢公这才说道:“西垂大夫如此丰厚的礼单,我实在是不敢收啊!”

    这份礼单中,最重要的当然是战马了。

    要知道秦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周王室的一员,就是因为他们善于养马,这才一步步在周王室的朝廷中站稳了脚跟。

    秦地良马简直就是当时的品牌。

    人家一下子送给虢国五十匹良马,这难道是简单的当地土特产吗?但是面对秦人如此丰厚的礼单,虢公也迟疑了,要说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

    战马的多少意味着实力的强弱,作为一国之君的虢公能不为自己的国家考虑吗?

    “虢公还请收下,我还有话要说。”见虢公迟迟不肯接受,嬴其于是说道。

    “西垂大夫请讲,我听着呢。”虢公当然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于是说道。

    嬴其望了望身边赵周,示意他把嬴康想娶若曦公主为妻的事情提出来。

    毕竟年龄大的人在这种事情话好说吗!

    赵周会意,上前一步道:“虢公,受我家主母之托,借着这个机会顺便为我家少公子嬴康求婚。我家五公子嬴康自从上次见到你家若曦公主之后,心生爱慕,我们这次前来,就是向促成此事。还望虢公垂爱!”

    话是说出去,接不接受那就是人家的事情了。

    虢公听罢,脸色当下就沉下来了。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看来这个名叫嬴康的秦人小子是铁了心要娶自己的女儿为妻了。原本他都已经把话跟嬴康说的够明了,也希望嬴康这个小子能够知难而退,谁知道人家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把西垂大夫说动了,让他亲自来跟自己提亲了。

    此时虢公的心中难受极了。

    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答应就意味着自己的女儿要远赴犬丘,嫁到陇西那个不毛之地去。而且从此后自己就会受到关中诸国国君的嘲笑,毕竟作为一国之君的虢公,把自己家的公主嫁给了野蛮,遭人看不起的秦人。

    同样是国君的关中诸国的国君会怎么看呢?肯定会嘲笑自己,而且还会因此得罪程伯休父等同朝为官的大臣们?

    要是不答应吗?

    也难啊!

    毕竟下面站着的不是一般的人物,眼前这个黑黑壮壮的中年人,可是陇西的大夫,为王室驻守西部边境的军政首脑。

    虽说此时的秦人还没有建国,但是秦人的实力却不容忽视。今后虢国若是有事,说不定还需要他的帮助。

    难啊!

    虢国大殿上,气氛安静极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