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74章 我见过你的悲伤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74章 我见过你的悲伤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74章 我见过你的悲伤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春日,阳光普照;

    陇山,远近一片碧绿;

    骏马,纵情在空阔的原野上;

    带着心中的姑娘纵马疾驰在陇山之巅,此时的嬴康心中甭提多高兴了。

    人生不过如此,追求不过如此,若能够带着心爱的人信马由缰,纵情山水,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过下去了。

    此时的十七岁的少年嬴康正带着自己的心中的姑娘在空阔辽源的陇山上不断的跑着,跑着,不知疲倦,不知困乏,甚至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出了信马由缰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终于,马跑累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脚步也越来越慢。此时的嬴康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身处何方。

    “前面有一条小河,我们去哪儿坐会吧!”身后的若曦公主对嬴康说道。

    “好--”嬴康骑马下了山坡,来到小溪边。

    陇山地处西北干旱地带,只要有水就有了一切。与周边干燥的气候相对,小溪边水草丰茂,各色小花点缀在青青的草地上。

    嬴康跳下马,随手将若曦公主从马背上扶下来,然后放开马缰,让自己的战马在小溪边吃草。

    坐了一路,虢国公主姬若曦早就是腰酸背痛了,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才走了多长的路就这么一瘸一拐的。”嬴康见若曦走路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还笑,还笑,也不知道来扶一下我。”姬若曦虽说是公主,但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白了一眼嬴康说道。

    “好好好---”嬴康见状赶紧上前扶着若曦来到小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随后扶着她坐在石头上。

    待若曦坐好后,嬴康也跟着坐在她的身边。

    “这里好美啊!跟我们关中的渭水还真有些像。也是有花有草,快看,那儿还有小鸟。”不远处,一只黑白相间的小鸟飞过,发出“喳喳”的叫声。

    “那是燕子,在我们秦人那里叫做玄鸟,也是我们秦人的图腾。”嬴康望着小鸟对若曦说道。

    玄鸟?

    对于一直在关中长大的虢国公主姬若曦来说或许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燕子叫做玄鸟的。

    “你们为何要把它叫做玄鸟呢?还要把这么小的一只鸟作为图腾呢?”若曦好奇的问道。

    “那是很早很早的事情了,听说在远古开天辟地的时候,有一位名叫女脩的姑娘,一天她正在纺织,看见一只“玄鸟”掉下一个蛋,她就拿来吃了。吞下这个玄鸟蛋后,女脩竟生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取名大业,他就是秦人的祖先。”嬴康继续说道:“正是因为秦人的先祖与玄鸟有关,所以我们秦人部落的图腾就成了一只玄鸟。”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关中的国家看不起你们秦人,原来从根源上讲秦人跟关中国家就不是一个祖先。”若曦毕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经意之间就把心里的实话给说出来了。

    听完若曦的话,嬴康也不怪罪,毕竟一直以来秦人受到关中诸国的排挤,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他早就习惯了,“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对秦人另眼相看的。”

    原本一直望着溪水的姬若曦转过身睁大眼睛直直的望着身边这个跟自己年龄基本相仿的少年,“你时候什么?”

    “我说总有一天我会让关中诸国对我们秦人另眼相看的。”嬴康再次重复了一遍。

    “嗯--,我相信你能够成功的。”若曦想了想,轻轻的点点头,对嬴康说道。

    此时的陇山是安静的,除了远处传来一两声鸟叫之外,万籁无声;若曦公主脱掉鞋子,把脚伸进水里,一点一点的撩起水花。

    嬴康看呆了。

    美人,良马;

    美景,良辰。

    “若今生能够与此等美人一起生活,我嬴康还有什么样的追求呢?”嬴康在心中暗暗说道。

    许久,嬴康对若曦道:“若曦公主,我给你唱一首歌吧!”

    啊?

    听完嬴康要为自己唱歌,虢国公主姬若曦再次好奇的望着这黑黑红红的少年,“你还会唱歌?”

    嬴康脸一红,更加羞涩起来,“我会唱歌,不过只会唱一首歌。”

    “什么歌?唱出来我听听。”若曦白净的脸上泛起一道红晕,神往的望着这个少年。

    “那我就给你唱一首《车邻》如何?”嬴康说道。

    “好---”若曦起身站在石头上,高兴的鼓掌道:“让我听听你们西陲特有的歌曲。”

    于是嬴康清了清嗓子,高声唱道: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

    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

    既见君子,并坐鼓瑟。

    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

    既见君子,并坐鼓簧。

    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空山寂静,唯有嬴康的歌声传的悠长。

    万籁无声,唯有若曦的赞美声留在了这山川河流之中。

    嬴康唱罢,泪水不由得下来了。

    “你怎么哭了?”刚刚还在为嬴康的歌声鼓掌的若曦突然看到嬴康的眼角竟然流下了泪水。

    “你有所不知,这首《车邻》原本是为我的父亲秦仲所做,原本描写的是我父亲征战戎狄归来之后宴请亲朋的赞美之词。可是歌声还在,我的父亲却没有了。临死前竟然身首分离,每当唱到这首歌的时候,我就止不住想起了父亲当初的差惨状,不由得就泪水下来了。”嬴康带着哭腔说道。

    若曦见转,女孩子的同情心油然而生,跳下石头,轻轻的将嬴康揽在怀里,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轻声说道:“我知道你的痛苦,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相信秦人会在你们兄弟的带领下,走出低谷,走出犬丘,最终会实现你心中的愿望的。”

    此时的嬴康一点也没有当初陇山大战丰戎时候的英雄气概,剩下的只有一个少年的无助和依赖。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陇山上的斜阳已经变成了夕阳,把无限的霞光洒满在这条小小的溪流中。

    鲜花有了颜色,呈现出最美的状态;河水有了生命,欢快的流向远方。战马早就吃饱了,在地上打了个滚之后,静静的等在小溪边,等候主人再次纵马驰骋。

    不知什么时候,赵伯圉和侍女赶了过来,站在山岗上对山下的嬴康和若曦喊道:“时候不早了,再不走,今天就要在山上过夜了。”

    若曦放开嬴康,双方对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嬴康牵着马,身后跟着虢国公主姬若曦,缓步走上山坡,跟赵伯圉和侍女一起踏上了赶回虢国的道路。

    我见过你高兴的样子,也见过你悲伤的神情;听过你英雄的传说,也体会到你哭泣时候的无助。

    你的悲伤,你的兴奋,你的哀愁,你的犹豫,还有你内心深处那颗萌动的心,我都见过了。

    剩下的都在无言之中。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