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68章 山里人家(一)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68章 山里人家(一)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68章 山里人家(一)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毕竟是单人快马,速度自然是快多了。

    一天后嬴康和赵伯圉已经跑出了好几百里之遥,这里已经是陇山深处了。

    站在高高的陇山之上,嬴康怅然若失。

    跑了一天了,嬴康亢奋的情绪终于有些平静了。现在他终于认识到自己当初的急急匆匆要前往关中的行为确实是仓促了。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出来了,那就只有低着头继续走下去了。

    “伯圉,你说这陇山往西走会是什么地方?”走着走着嬴康问赵伯圉道。

    “陇山往西走不就是陇西吗?那不就是我们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吗?”对于嬴康这没头没脑的问话,赵伯圉甚是奇怪。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一直以来我们从犬丘出发,翻过陇山一直向着东南方向进发,最后来到虢国,再由虢国沿着关中一路向东走到镐京。”

    “对啊,犬丘要想进入关中这是最好的道路了。”赵伯圉凝重的点点头,随后说道:“除了这条路之外,那就只有从西边翻过秦岭进入关中了,但是秦岭高耸,路根本就不好走啊!”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沿着陇山直接向南,你说说,如果现在我们就直接沿着山路向南边过去,会是什么地方?”

    现在都已经走到半路上了,嬴康竟然提出要直接向南前进,赵伯圉当然没有底气了。由脚下的道路直接向南会是哪里?他从来没有走过,也没有试过。毕竟陇山蔓延数百里,一旦走失,要想回来可就难了。

    “嬴康,这种玩笑可不能开,陇山蔓延数百里,里面沟壑纵横。任何一个山沟都有可能让我们走失,咋回来啊?万一遭到野兽袭击或者是什么不测,我可担待不起啊!毕竟我就是普通士兵,死了活着没多大关系,可是你就不一样了,担当者秦人司马的重任。你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大夫跟我要人,我可咋办呢?”

    “你放心,以你我的智慧不会走丢的。”嬴康满不在乎的说道,“说不定山的那边还真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呢。”

    说罢,嬴康打马向南边直接奔了过去。

    赵伯圉见状,无奈的摇摇头,也跟着打马直接向南而去了。

    原本一直向着东南方向的道路只好改道向正南而去了。

    由陇山向南是一座又一座的山梁,连续翻过三四座山梁之后,赵伯圉心中暗暗吃惊了,照这样翻山越岭的走下去,到哪里才算是个头啊!

    “嬴康,我看我们还是原路返回吧。照这样走下去,我们肯定会走失的!”

    “没事,我把这里的地形观察过了,越往南走地势越低,最后肯定会走到关中的。”嬴康答道。

    “我知道这一路走下去肯定能够走到关中。不过我担心的是,等不到我们走到关中,就会消失在这茫茫的大山之中。”

    “不会的,你只管跟我走。”嬴康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向南走去。

    走了整整一天的路程,天慢慢的黑了下来。这时赵伯圉也不说什么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但是他心中的担心却是与时剧增。

    不要说赵伯圉,就是嬴康自己心中也担心啊!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自己和赵伯圉还在大山之中,若是在找不到人家的话,今天晚上就要在山中住宿了。

    秦人本来的出身就是放马的游牧民族,在野外住宿是经常的事情,但是在这荒无人烟的陇山深处住宿,嬴康与赵伯圉就不能不担心了。

    灯光?

    山下竟然有灯光?

    此时站在山上的嬴康往南边一看,下面竟然出现了灯光。

    有灯光就有人家。

    嬴康、赵伯圉二人看见山下的灯光立即露出欣喜的神色。

    “这下有救了。”赵伯圉高兴的说道。

    “有救了?难道你遭遇不测了吗?”嬴康调侃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如果今天晚上还难以遇到人家,说不定我们不被敌人杀死,或许就被野兽给吃了。”赵伯圉回敬道。

    于是二人快马加鞭向南奔去。

    跑了一阵后,赵伯圉突然勒住马缰对嬴康道:“嬴康停下。”

    “为何?”

    “这万一是戎狄的营帐,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了?”赵伯圉突然说道。

    戎狄的营帐?

    嬴康也不由得吃惊的望着不远处的灯光,想了想后说道:“这应该不会是戎狄的营帐。你我打个赌,这灯光不是虢国百姓的,就是散国百姓的。”

    赵伯圉左右望了望,比起刚才的山中的景象来说,这里明显是平坦了许多,而且地势也开阔了。

    望着赵伯圉疑惑的样子,嬴康更是来了精神,“敢打赌吗?”

    赵伯圉摇摇头,“我不跟你打赌,我看这里的地形确实应该是王室属国的地方,看来我们已经来到了关中。”

    嬴康摇摇头,“准确的说,这里还不是关中,不过已经和接近关中了。”

    “好好好,就随你,只要能够接近关中就好。”

    二人继续打马前行,很快来到了有灯光的地方,这里明显是一座关中百姓居住的样子,低矮篱笆中间是一座不高的茅草房。

    嬴康回望了一眼赵伯圉,眼里满是得意,看看我说是自己人吧!

    赵伯圉见状,苦笑一下,上前敲门,“屋里有人吗?麻烦开下门。”

    听到有人叫门,“咯吱”一声,茅屋的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位壮年人。

    嬴康跟赵伯圉一看这位壮年人打扮,当下就懵了。只见这位壮年人背上背着弓箭,手里还拿着农具,很显然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见到嬴康和赵伯圉,壮年人立即消除了刚才的紧张情绪,“你们这是找谁?”

    赵伯圉正要回答,嬴康轻轻拉了一下后对壮年人道:“我们是王室斥候,不小心在山中迷了路,所以上前打扰,还望见谅。”

    王室的斥候?

    壮年人疑惑的望着二人,似乎有些不信,“你说你们是王室的斥候?怎么会来到这里?”

    “哦,是这样的,尹大人派我等前往犬丘向秦人传达命令。可是我们也是第一次出使这么远的地方,走进大山之后便迷了路,这不是就走到你们这里来了。”嬴康答道。

    听完嬴康的话,壮年人仔仔细细把二人看了看后,似乎是有些相信了,毕竟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十几岁的模样,第一次出使这么远的地方也在情理之中。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进来吧!”随后壮年人打开栅栏门,把二人请进了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