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60章 烧杀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60章 烧杀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丰戎陇北大营。

    “报---,大王,秦人大军正向我陇北大营而来。”

    “什么?秦人大军没有回犬丘,反而向我陇北大营而来?”听到消息的丰戎王扎扎惊得直接站了起来,“这消息是否可靠?”

    “绝对可靠,敌人的大军已经到了这里不到五十里的地方。”

    得到探马的肯定后,扎扎这下也慌了神,转向左贤王和阿不花道:“你们不是说已经跟秦人谈妥了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们到底是怎么说的?”

    “我们确实跟嬴康谈妥了啊!我们拿出五千牛羊,退出犬丘的土地后,秦人大军从陇山退兵。这不我们手里还有他们的协议书。”听到秦人突然进军陇北的消息后,左贤王也是一脸的无奈,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既然已经谈妥,秦人怎么还会出兵陇北大营?”扎扎厉声问道。

    左贤王想了想道:“莫不是嬴康得知了我们出兵犬丘的消息,这才恼羞成怒发兵陇北大营?”

    以当下的情况看,也只有这种解释成立了。

    听完左贤王的话,扎扎恼怒的说道:“我就知道出兵犬丘不可行,这下后悔了吧,不但没有把秦人大军赶走,还把人家给引到我们跟前来了。当下的陇北根本就没有多少兵马,你们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敌人马上就要打到门口了,还能怎么办?

    “大王,秦人主力大军很快就要赶来,我们还是赶紧撤离为上。”左贤王建议道。到了这个时候,也只有撤离这一件事情可做了。

    “哎---,早知如此只好如此了。”丰王扎扎一声叹息,随后说道:“立即派人速速告知左谷蠡王等人,立即挥军驰援。”

    “诺---”

    时到今日,扎扎早就不指望左谷蠡王等人能够攻克犬丘了。毕竟当初自己带领丰戎举国之兵都没有拿下小小的犬丘城,今天还能指望左谷蠡王他们拿下犬丘吗?

    “大王,快走吧;再晚点秦军可就要打过来了。”见扎扎迟迟不肯动身,左贤王焦急的说道。

    在左贤王等人的劝阻下,扎扎好不容易走出了大帐。

    “呼呼---”一阵风吹来,扎扎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这鬼天气咋就这么冷呢?”

    “再冷我们也得离开啊!”右骨都侯说道,随后又怨气十足的说道:“今年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今天这儿跑,明天哪儿跑,一点也不得安宁。”

    听着这些怨言,丰戎王扎扎的心里也憋屈啊!

    原本好端端的生活在这陇山之上,谁知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却令他这个大王是狼狈不堪,就还要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也实在是受够了。

    怨言归怨言,还没等扎扎等人逃往对面的山岗上,嬴亥带领的秦军就赶到了这里。

    “扎扎,你不是很有种吗?跑什么跑,过来跟你嬴亥爷爷对战啊!”望着对面山上的丰戎王扎扎,嬴亥不由得怒斥道。

    “哼---,嬴亥小儿,就你还不陪跟我说话。叫你们嬴康过来,本王有话跟他说。”面对嬴亥的叫阵,丰戎王自然不愿意跟他废话了。

    “有话就说,不然的话,老子就要大开杀戒了。”嬴亥也不跟他废话,挥舞着手中的剑对手下道:“冲下山去,给我狠狠的杀---”

    在嬴亥的带领下,好不容易来到丰戎老巢的秦军将士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冲下山去。

    这下可怜了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丰戎百姓们。

    秦军在嬴不寿、嬴照、嬴亥兄弟几个的带领下狠狠的杀向这些百姓们。

    “嚓---”嬴亥一刀过去,一个没来得及逃走的丰戎老者便被砍下了头颅。

    “你们这帮该天杀的,为何要向我平民百姓动手?”见自己的老头被杀,丰戎老太太从帐篷里跑出来对嬴亥哭喊道。

    “遭天杀?哼---,问问你们的大王,他们向我秦人举起屠刀的时候,可曾想到今天。”嬴亥脸一沉,挥剑直接劈向老太太。

    “啊---”老太太大叫一声向后倒去。

    就在嬴亥带兵向丰戎百姓进行屠杀的之时,嬴不寿和嬴照也带兵无情的对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丰戎百姓屠杀着。

    “杀---,给我杀光这里的所有人,一个都不剩。”嬴不寿厉声喊道。

    说话间,只见一个丰戎小孩叫喊着从帐篷里奔了出来。

    “驾驾--”嬴不寿见状纵马上前,一下子把小孩踩在了马蹄之下。被踩到的孩子一时之间并没有死,而是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放开我的孩子---”孩子的母亲见状,叫喊着向这边跑来。

    “哼---,放开你的孩子,难道等他长大了向我秦人复仇吗?”此时的嬴不寿也杀红了眼睛,拿出弓箭,对准丰戎女人一箭射了过去。

    “啊---”丰戎女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伸出双手向这边爬过来。

    “驾---”嬴不寿勒起战马,再次踩向丰戎小孩,这一次孩子就没有那样幸运了,直接被嬴不寿的战马踩在了头上,脑浆当下就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嬴不寿大声笑着纵马向着丰戎女人冲过去,“嚓---”手起剑落,丰戎女人还没来得及惨叫,就被斩杀在马下。

    冲动是魔鬼。

    当人是野兽的时候,往往比野兽更加凶狠,别看平常嬴不寿还算是一个温和的人,但是真正当他带兵冲向杀父仇人的时候,往日的温和一点也找不见了。

    就在嬴不寿、嬴亥兄弟杀得起劲的时候,不远处,嬴照也不甘示弱,指挥着手下的将士们堵住了正准备向山上逃跑的百姓们。

    “哼哼--,想跑?没那么容易。”嬴照一阵狞笑,“秦军将士们,敌人准备逃走,听我将令,冲上山去,杀光他们---”

    “诺---”在嬴照的带领下,秦军将士们犹如脱缰的野马,挥剑冲向正在向山上逃走的丰戎百姓。

    一时间,血流成河,汩汩的流向山下。

    在冲杀的同时,嬴不寿兄弟还不忘把事情做的更加干净一些。

    “烧---,不要给敌人留下任何东西。”嬴亥睁着血红的眼睛对手下喊道。

    “公子,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东西的。哈哈哈,哈哈哈---”嬴亥手下的将士们狞笑着拿起火把点着了丰戎百姓的帐篷。

    “呼---”一座帐篷着起火来。

    “呼呼---”紧跟,另外的帐篷也着火了,火借风势,向不远处蔓延过去。

    “不---”

    山上,丰戎王扎扎大叫着跌倒在地。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