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56章 底牌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56章 底牌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就在左右谷蠡王带兵进攻犬丘的时候。

    作为和谈使臣的丰戎左贤王与阿不花正在前往秦军大营的路上。

    “阿不花,老夫看你年纪轻轻就足智多谋,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闲着也是闲着,一路过去,风大雪大,左贤王不找点话题也闷得慌啊!

    “承蒙贤王器重,阿不花也只是说说心中的想法罢了。”

    “不过你的建议还是很有见地的,如果不给秦人一点颜色看看,单凭我们前往和谈,秦人肯定会加码。只有做了两手准备,一边打一边谈,秦人才有可能很快答应我们的条件。”左贤王而已不得不承认,阿不花这一手很是狡猾,就等于把秦人捏在了自己的手中。

    “所以说,我们不能急着赶到秦人的营地。当然也不能太慢,最好是在我们和谈的时候,正好让秦人得知我们发兵进攻犬丘的消息。如此一来,不管他嬴康有多么镇定、多么狡猾,也会很快答应我们条件的。”阿不花自信的说道。

    “嗯---,你说的不错。”于是刚刚还急着赶路的左贤王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当左贤王一行赶到秦军大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报---,丰戎左贤王等人求见。”就在嬴康与嬴不寿等人商议之时,帐外传来了禀报声。

    “哦---,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嬴康听罢,面露喜色的对嬴不寿说道。

    “该来了,再不来,我们也很难受啊!”嬴不寿松了口气说道。

    “那我们就见见这位丰戎的左贤王。”随后嬴康对侍卫道:“有请左贤王进帐。”

    在阿不花的陪同下,丰戎左贤王走进了嬴康的大帐。

    进入大帐后,丰戎左贤王并没有向其他的使臣那样拜见嬴康等人,而是“嗯---”了一声,在大帐中间站直了身子。

    毕竟是长幼有序、身份有别,不管怎么说人家左贤王也是丰戎的高级官员,放在中原至少也是相当于诸侯一样的级别。怎会去拜见嬴康一个小小的司马呢?

    更何况嬴康这个司马还没得到王室的正式认可,说白了此时他的身份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子罢了。

    嬴康等人自然知道左贤王的意思,于是上前拱手拜道:“秦人嬴康见过左贤王。”

    “嗯---”左贤王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随后,嬴不寿、嬴照、嬴亥等人也与丰戎左贤王见面。

    众人见过面之后,嬴康道:“左贤王能够亲自前来,足见对这次会面的重视,还请坐下说话。”

    在没有弄清楚人家的来意之前,嬴康当然不好说人家是来和谈的啊!

    众人坐下后,嬴康对丰戎左贤王道:“不知贤王此来秦营有何要事,还请直言。”

    左贤王顿了顿,随后说道:“诸位,一直以来,丰戎与秦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恩怨,若不是上次你们秦人主动挑衅,抓我丰戎探马,说不定也不会有今天我们这几次战斗。诸位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个原因不提则已,只要一提,嬴康的心中就觉着痛的慌,当初拿下丰戎探马的主意可是他出的,最终导致父亲秦仲战死,犬丘连连遭难。

    当然了,这次事件也是所有秦人心中的痛。

    “哼,假慈悲,探马的事情,不过是你们进攻我秦人的一个借口罢了。”嬴亥一听当下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说道。

    “借口?这只是一个借口那么简单吗?这一场大战过去,双方死伤了多少将士,死伤了多少亲人。年轻人,战争很残酷啊!”面对嬴亥的愤怒,丰戎左贤王倒像是一个长者一样对嬴亥教训道。

    “好了,好了,至于其中原因我们也就不说了,嬴康只想知道左贤王此次前来所谓何事?还请直言。”嬴康知道若继续这样下去,永远也说不出个谁对谁错来,于是便直接说道。

    “既然知道了战争的残酷,我当然是为了秦人与丰戎的和平而来。”这一次左贤王很是明确的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和平?这么说丰戎不准备继续打仗了?”嬴康故作不解的说道。

    “不打了,我想不管是丰戎百姓,还是秦人百姓都愿意处在战乱之中吧!”左贤王看似大度的说道。

    “哼---,打到今天你们终于想到和平了,但是我们那么多死去的秦人百姓怎么办?还有在我们的父亲怎么办?难道他们都白死了吗?直到今天我的侄子世父还因为害死父亲而自责不已。”嬴亥一听当下就恼火了。

    见嬴亥发话,站在左贤王身边的阿不花上前一步,正准备争执,却被左贤王一把抓住了。

    “嘿嘿嘿---,想必这位就是四公子嬴亥了。”左贤王笑着道。

    “嗯--,我就是嬴亥。”嬴亥不卑不亢的答道。

    “四公子,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既然是战争,自然就会有伤亡,你说秦人在这场战争中死伤了不少,但我们丰戎也同样死的不少啊!为此,我们的左大将也在战争中不行殉国。这一来一去,双方还不是持平了吗。”

    “哼---”嬴亥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那可是我们的父亲。”

    左贤王并不生气,依然似笑非笑的说道:“这话说回来了,犬丘大夫对于周王室来说,只是很小的一个官员,而左大将对于我们丰戎来说,可就是大官了,基本上相当于周王室的一个诸侯吧!”

    虽然左贤王没有把话说得很明了,但话里的意思已经是很明确了,那就是秦仲对于你们嬴氏几个兄弟来说很重要,但对于整个周王室来说就是很小的官员了,可以说是无足轻重。

    但是相对于丰戎来说左大将的职位可就要高得多,至少相当于周王室的一个诸侯。

    既然丰戎都已经把左大将如此高的官员都殉身与战争之中,那么你们秦人还有什么心里不平衡呢?

    这下在座的诸位不说话了,大家心里很明白,虽然秦仲对于嬴康兄弟几个来说极为重要,但是对于整个周王室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根本就没有左大将在丰戎中的地位高。

    “哼---,我们暂且不说这些,既然你们愿意主动来与我们和谈,那就说说你们的条件吧!”嬴照说道。

    “条件?当然有条件了。”左贤王随即说道:“如果双方愿意停战,我们愿意让出占领秦人的犬丘之地。”

    原本说好的还要赔偿牛羊的事情,左贤王顺便就给省略了。反正今天的谈判不会很快结束,需要一点一点的谈下去,那就不要直接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