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53章 真心不情愿啊!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53章 真心不情愿啊!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53章 真心不情愿啊!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陇山丰戎大营。

    逃回到大营的丰戎王扎扎等人也是坐立不安,毕竟嬴康带领的上万军队驻扎在陇山之上,如鲠在喉。

    就算是扎不死自己,但也很难受啊!

    “诸位都说说,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坐在大帐中的扎扎无奈的说道。

    仗是打完了,自己的军队也输了;再打或许还是一输。

    这一次左右谷蠡王也不那么亢奋了,乖乖的一言不发。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就请左贤王说说。”扎扎转向身边的左贤王道。

    “既然这样,那老臣就说几句。”左贤王说道:“经过这场战斗,想必大家都清楚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还是不能跟秦人和王室联军相抗衡,阻断了我们与南边的联系。长久下去,对我们很是不利,所以老臣建议与秦人进行和谈。”

    和谈?

    在秦人准备和谈的同时,丰戎也想到了这一点。

    “和谈?”丰戎右大将一听当下就反驳道:“几百年来,我们何曾与秦人之间进行过和谈,这分明是在侮辱我丰戎先祖;再说了就算是我们愿意和谈,人家秦人也未必愿意。”

    右大将这样一说,左骨都侯也跟着说道:“我看这条路未必好走,即便是我们走出了这一步,人家秦人不愿意的话,我们岂不是丢人。”

    这一次虽然没有上一次那样激烈,但还是能够看得出,大家都和谈是很不支持的。

    “既然大家不愿因和谈,而我们当下又打不过秦人与王室的联军,那你们说说我们该当如何?要知道秦人可不是来陇山玩的,一旦等不到我们的消息,他们会继续向北推进,当秦兵下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右贤王说道。

    “难不成他秦人还能灭了我们不成?”左骨都侯不服气的说道。

    “那可难说,说不定人家就是冲着灭国来的。要知道我们可杀了人家的父亲,这个仇可深着呢。我还听说听说当下秦人的司马是一个很有领导能力的年轻人。智慧非凡,能力超强,下一步当他带兵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可就难逃走了。”右贤王说道。

    “哼----,嬴康,现在秦人的司马叫做嬴康,乃是秦仲最小的儿子。只要我们能够把这个小子给杀了,秦人其实并不担心。”左谷蠡王狠狠的说道。

    杀掉嬴康?

    左谷蠡王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对啊!要是我们杀了嬴康这个后生,其他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到那时小小的秦人算的了什么。

    “哼哼,杀掉嬴康,杀掉人家执掌军队的司马,你们谁敢去试试?”丰戎王扎扎一听差点就笑了。

    好端端的战场上都没有打败人家,事后还想着去杀掉人家的司马,这不是明摆着开玩笑嘛?

    扎扎这么一说,其他人当下又不说话。发发牢骚可以,但是真正用来刺杀嬴康,那就难得去了。

    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摆脱当下的困难为上。

    见大家都不说话,于是扎扎又回到了原地,“既然大家都没有好的办法,还是说说和谈的事情吧!”

    自古以来外交与战争就是一对双胞胎,形影不离。

    当战争解决不了的时候,外交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和谈?

    大家都不说话了,毕竟对于所有的丰戎将士来说打仗要比外交容易的多。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左贤王,那就说说你的想法。”扎扎对左贤王道。

    “臣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把占领秦人犬丘的牧场还给秦人,同时再送给秦人五千头牛羊,以换取秦人从陇山撤兵。诸位以为如何?”左贤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和谈条件。

    什么?

    我们不但要退还秦人的犬丘之地,还要再送给他们五千头牛羊?

    在场的丰戎贵族一听当下就惊呆了。

    “左贤王,你说什么,我们不但要把犬丘的牧场退给秦人还要白送给他们五千头牛羊。你以为我们的牛羊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样的条件我万万不能答应。”左贤王话音一落,左骨都侯立即反对道。

    “对,这样的条件我也不能答应。要我说我们只需把占领秦人的犬丘之地还给他们即可,何必要在多给他们牛羊呢?再说了,现在已经是冬季了,我们的牛羊原本就不多了。再送给秦人五千头,我们的百姓靠什么生活呢?”右谷蠡王也跟着说道。

    “犬丘本来就是秦人的,就算你不给人家,人家也会带兵去占领。实话告诉你们,就是这样的条件,人家秦人也未必同意。”左贤王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不同意,他们不同意就打,我就不信秦人能够请王室帮助他们,我们也可以请别人来帮助我们。”右大将说道。

    “请人帮助我们?我想请问一下右大将,你打算请那个部落来帮助我们呢?”左贤王反问道。

    “我、我、我请?”右大将想了想当下还是说不出来了。

    “既然你说不出来,那我替你说说,请实力强大的亳戎,你看如何?”

    “这个?不敢请,一旦亳戎来到陇山,恐怕就不走了。探马早就有吞并陇山的想法了。”

    “那请荡社和翟戎呢?”左贤王问道。

    “可以是可以,就怕他们来了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秦人和王室的军队。”右大将知道,荡社和翟戎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根本不足以对付当下的秦人和王室军队。

    “这么说,右大将那我们就只有请西边的绵诸了?”左贤王捻着胡须,慢悠悠的说道:“可是绵诸在犬丘的西边,我恐怕没等到我们的使臣到绵诸,秦人早就向我们发动总攻了。”

    “这个?”听完左贤王的分析,右大将当下就语塞了。

    他知道此时的丰戎要想请到别的帮手,还真的很困难。

    这下右大将不说话了,其他人更不好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老夫提出的和谈错了,丧失丰戎的尊严了,还是违背丰戎百姓的利益了?”此时的左贤王很不客气的对右大将说道。

    右大将、左右谷蠡王以及左右骨都侯,还有大帐内坐的其他丰戎贵族都不说话了。

    “你们以为,你们今天提出的这些办法,老夫没有想过吗?难道老夫真的愿意把丰戎百姓的牛羊白白送给秦人吗?说实话,老夫也不想,但凡能有一点回旋的余地,老夫岂能愿意损害一点点我们的自己的利益。但是在打不过,又寻找不到帮手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如此?不然真的当秦人和王室联手带兵打到我们脚下的时候,丰戎就真的完了---”

    “既然这样,我们也没有异议,就请左贤王操持此事吧!”右大将低着头无可奈何的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