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4章 退缩不前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4章 退缩不前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4章 退缩不前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丰戎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来了。

    在经过多次的交涉、思考和斗争之后,扎扎在执拗不过左大将和丰戎贵族好战分子的纠缠之下,终于决定与秦人进行殊死一战。

    虽然丰戎王扎扎也知道此时的秦人有周王室的帮助,他们也不在乎了,毕竟当下的这些秦人实在是太烦人了,仗着王室的帮助,竟然在自家门前前来撒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左大将等人的鼓动下,扎扎心一横决定与跟秦人拼了。

    “不比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秦贼斩杀干净,他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最后扎扎心一横,“众将士,操家伙,带上各自的队伍,跟本王出发---”

    夜色已黑!

    陇山之上早就是漆黑一片了,除了时近时远的狼叫声,这里原本是是了无声息了。

    天空中开始星星点点的下着雪花,打在脸上冰冰的、凉凉的。

    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再远处还能够看到时明时暗的火把。

    嬴康知道这一次敌人是真的来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倾巢出动。

    一直盼望着与丰戎大战一场,但是真正当敌人来的时候,嬴康还是不免有些紧张,毕竟这一次大战可是自己人生中,亲自指挥的第一次大战,能不紧张吗?

    “五弟,敌人马上就要来了。”望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嬴不寿说道:“我就知道,嬴亥一定会把扎扎给激怒的。”

    “嗯--,二哥,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就在二人说话的档口,嬴亥的兵马已近进了山谷,向两边奔去。

    “秦贼,有种你就别跑啊!”嬴亥一边在前面跑,身后不断有丰戎的将士们的叫骂声。

    嬴亥也不敢对骂,闷着头纵马疾驰。他很清楚,此时的敌人还处在两可之间,只要能够把他们引诱到秦人设好的伏击圈里,自己也就算是大功一件了。

    至于敌人的叫骂声,那就完全不必在意了。

    再说了,他的战马已经跑了整整一天,早就累的不行了,而敌人的战马正精神头很足,紧紧地追在自己的身后,哪里有时间让他跟敌人叫骂呢?

    “啊---”就在丰戎将士紧追着嬴亥叫骂的时候,已经有不长眼的掉进了秦人挖好的壕沟里,连人带马被沟里的削尖的木棍直接刺了个通透。

    “骂啊,我让你再骂啊!这下不说话了啊!”嬴亥一边纵马疾驰,一边骂道。

    “啊---”

    “啊---”

    ......

    此时身后追过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不断掉进秦人的壕沟里,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大王,前面有壕沟,我军已经有好多将士掉进了沟里。”

    “什么?敌人竟然挖壕沟来对付我军将士。”刚刚追上来的丰戎王扎扎吃惊的问道。

    “对,刚刚追击嬴亥的将士们已经有好多人掉进了沟里,不知死活。”

    听完探马的禀报,丰戎王扎扎扬起右手,挡住了正在追击的丰戎大军,“命令将士们停止追击,原地待命,等明日天亮之后,再做行动。”

    “诺---”

    面对秦人的主动挑衅,扎扎虽然愤怒,但是作为一国的王,他也并不是拿中上头就胡闹的主,他很清楚在周王室的帮助下,今天的秦人明显不同于此前秦仲时期的秦人。他们做事作战明显是很有层次的,一步一步很有计划。

    “大王,为何不再追击秦贼。”眼看着追击的队伍停止了脚步,左大将上前问道。

    “秦人在前面设有壕沟,我军已经有不少的将士掉进壕沟丧命了,再加上天色已晚,很难分辨清楚敌人的动向,还是等到明日天亮之后,再做行动不迟。”

    “这个?我明白。”左大将虽然蛮,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既然秦人已经挖好了坑,自己总不能黑着头往里跳吧!

    眼看着追到跟前的丰戎将士有折转回去,这下守在两边准备射击敌人的秦军将士当下就傻眼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眼看着到手的敌人给走了,嬴亥给愣住了,“到手的敌人怎能让他们给走了,兄弟们跟我过去骂。”

    于是嬴康调转马头,又跟了上来,“丰戎的狗杂种,你们不是很能吗,来啊!来杀我啊!”

    但是不管你嬴亥怎么骂,这一次丰戎将士们就是不过来追杀,所有的骑兵都徘徊在谷口,就是不进来。

    眼看着就要完全中计的敌人却徘徊在谷口不进来,作为此次行动主将的嬴康当然急了,“来人啦,请二公子他们几个过来。”

    “诺---”

    不一会儿,两边山上的嬴不寿,嬴照、嬴亥、千夫长等人都走进了嬴康的大帐。

    “你们也都看见了敌人在我们阵前退缩了,没有继续前进。大家都说说该怎么办?”众人来后,嬴康直接说道。

    “要不我再去叫阵,喊扎扎过来交战。”嬴亥说道。

    嬴康摆摆手,“你不是已经叫骂了吗?敌人既然不过来,这就说明他们根本不想在夜里跟我们决战。”

    嬴不寿也点头道:“司马大人说得对,看来敌人已经认识到了我们在山谷里挖好了壕沟,所以他们不想再有伤亡,故而不再前进。但是他们却也并没有因此而撤兵,这是不是说明敌人还想天亮后继续跟我们决战呢?”

    “二哥所言极是,敌人之所以不前进,也不撤退,这就说明他们还想跟我们决战,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天亮之后。哎---,这也正是我最为担心的地方啊!”嬴康感慨的说道。

    “天亮决战就天亮决战,这有什么好可怕的。”嬴照听罢不屑的说道。

    “三哥你有所不知,听探马说他们在丰戎的大营看见人家的营帐一座接着一座,蔓延数十里。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敌人的实力很强大啊,如果敌人把所有的兵力都带来对付我们,我们怕应付不了啊!”嬴康有所担心的说道。

    “我们有王室的七千兵马还怕他一个丰戎不成?”嬴亥不屑的说道。

    “四哥,你是小看丰戎了,他们与亳戎可是整个陇山戎狄的两强,如果不出意外兵力应该在万人以上。还有一个点四哥不要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孤军深入,粮草、食物、兵员都难以为继。若敌人在周边围堵住我们,实行围而不攻,长久下去,我就算是不被全歼,也终将会以失败告终的。”

    “咦?以丰戎的智慧,不会想到与我们长久的耗下去吧!”嬴亥一听当下也有些着急了,不解的说道。

    “可万一探马与我们坚持下去呢?人家就是围而不攻,我们做的这些准备不就全完了吗?”嬴照说道。

    “这个?”嬴亥当下就不说话了。

    听完嬴康的话,众人都感到了一丝的凉意,嬴不寿迟疑了一下对嬴康说道:“司马大人,那依你之见我们该当如何?”

    嬴康想了想道:“这个我需要好好想想。”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