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9章 煎熬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9章 煎熬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两日后天气放晴。

    踩着还没融化的积雪,嬴康带领着八千多人组成的大军向陇山而去。

    在出兵之前,嬴康与嬴其就已经商议好了,只要能够打通犬丘通往关中的道路就算是完成任务,毕竟用八千步兵,对付丰戎的上万骑兵,嬴康和嬴其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虽然杀父之仇还在,但是实力在那儿放着,切不可掉以轻心啦!

    沿着陇山崎岖的山道,嬴康带领的大军来到了陇山之上。

    冬日的陇山到处是积雪的痕迹,除了偶尔飞过的鸟儿,整座山上什么都见不到。到了山上,嬴康等人这才发现,面对茫茫的大山,他所带领的这八千兵马实际上是无头的苍蝇,一点也没了目标。

    敌人在哪里?

    该向那个方向发动进攻?

    人都找不到,自己带兵出来做什么呢?

    “司马大人,我们该向哪里去呢?”千夫长上前问道。

    “这个?”嬴康愣住了,举目四望,除了茫茫的原野,陇山之上什么都没有。

    “斥候何在?”

    很快,斥候首领纵马过来,“司马大人有何要求?”

    “速速带人向陇山南北两个方向探查,寻找丰戎的足迹。”

    “诺---”

    斥候走后,嬴不寿、嬴照、嬴亥以及赵伯圉等人纵马过来了。

    “兄弟,大军为何迟迟不前?”嬴亥上前问道。

    “我已经派斥候前往各个方向寻找丰戎的足迹,等找到敌人的足迹后,我们再出发不迟。”嬴康解说道。

    “哎---,我就说嘛,你本身对陇山的情况不熟悉,咋能担当行军的主将?现在傻眼了吧,带着大军上山来受冻。这到底算是咋回事吗?”很明显嬴亥的话里有抱怨的意思在里面。

    嬴康的前面除了大哥嬴其之外还有三个兄长,大哥却偏偏要选择嬴康为司马,作为老四的嬴亥当然有怨言了。

    “老四,你就少说两句,我们这不是在想办法吗?”嬴不寿解围道:“司马大人,现在是冬天,按照惯例,戎狄是要回到南边来猫冬的,所以他们肯定不会把大本营放在山上受冻,要扎营也会扎在山谷河谷地带。只要我们沿着河谷地带就一定能够找到丰戎的足迹。”

    “二哥,你说的对,敌人的大营肯定扎在河谷里。”嬴不寿如此一提倒是把嬴康给提醒了,随后嬴康说道:“这陇山之上,最大的河流就是千河,我们现在沿着千河的河谷一路找过去,肯定能够找到丰戎的大营。”

    “嗯---,你说的对,往前再走不到百里就是千河,要不我们这就向前赶去,说不定天黑就能够找到丰戎的足迹。”嬴不寿建议道。

    “也好。”嬴康说道:“那就请二哥带一千兵马作为先头部队赶往千河流域,如遇到敌人莫要恋战,等我的大军到来后,我们再一同行动。”

    “诺---”嬴不寿答道。

    嬴不寿走后,嬴康对嬴亥道:“四哥,你带一千兵马断后。先留在这里等候一下我们的斥候,如有消息及时通知我等,切不可擅自行动。”临走前嬴康对嬴亥一再叮嘱道。

    “嗯---,知道了。”嬴亥很不情愿的答道。

    毕竟在嬴康带人在城外打击丰戎的时候,嬴亥正在城内带兵抵抗,双方的交际并不多,对于嬴康的领导能力,嬴亥没有多少认同感,所以也就不像嬴不寿等人那样对尊重了。

    “兄弟,斥候一旦有消息一定要通知我等。”见嬴亥很不情愿的样子,老三嬴照再次叮嘱道。

    “你就放心吧,有消息我一定会通知你的。”嬴亥说道。

    安排完之后,嬴康便带着兵马向着千河的方向而去。天黑时分,大军终于来到了千河流域,相对于陇山上的寒冷,这里平缓多了,而且地处河谷,风明显小多了。虽然是冬天,但是只要将士们砸开河面上的结冰,河水就哗哗的流了出来。

    “司马大人,这里相对暖和,正是安营扎寨的好地方,不如今夜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如何?”嬴不寿对嬴康道。

    来到河谷,嬴康望着两边的山势对嬴不寿道:“此处虽好,但如果敌人半夜突袭,我等就会遭到两面袭击,不好逃走啊!”

    “你说的对,所以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应时刻加强巡查。”嬴康一提醒,嬴不寿就知道,河谷地带虽然风小一些,但也会面临两面夹击的危险。

    “我意我们在两边山上也扎上几座营帐,山上山下也好照应,即便是敌人来袭,我们也能够左右逢源,二哥以为如何?”嬴康说道。

    “这样也好。”嬴不寿望着嬴照点头道:“我看这样,你带大军驻扎在河谷里面,我与老三带人驻扎在左右两边的山上。其他人带兵我不放心,还是自己人放心些。”

    “这样不好吧,山上风大雪大,夜里更是冷的出奇,还是二哥你带大军驻扎在山下,我与三哥带兵守在两边山上。”嬴康说道。

    “五弟,你现在是我们秦人的司马,执掌秦人兵马和从关中带来的王室兵马,职位不可谓不重要。还是由你带兵驻扎在河谷,我与老三替你把守山口的好。”嬴不寿坚持道。

    嬴不寿的话提醒了嬴照,就是啊!现在的五弟掌管的可不单单是秦人犬丘的兵马,还有从王室带过来的七千兵马,这才是嬴康担任司马最重要的原因。

    于是嬴照也对嬴康说道:“二哥说的对,如此多的兵马要靠你来执掌,你还是驻扎在河谷,也好与王室过来的千夫长商议事情,我与二哥就在山口驻扎,只要敌人稍有风吹草动,我们会立即向你禀报。”

    既然嬴不寿、嬴照兄弟二人都如此坚持,嬴康也不好在说什么,“也好,那就麻烦二位兄长夜里多操心了。”

    “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误事的。”嬴不寿说完与嬴照出了大帐。

    嬴不寿兄弟走后,嬴康回到了自己的营帐,都已经是晚上了,还不见嬴亥回来,嬴康的心中总有那么一点担心,“四哥啊四哥,你咋还没带兵赶回来呢?”

    山上山下的将士们都已经打好了营帐,嬴亥迟迟还没有回来,嬴康能不担心吗?

    “来人,速速派斥候原路返回,见到四公子后要求他速速带兵赶到河谷。”也已经很深了,嬴康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便命斥候速速原路返回去找嬴亥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嬴亥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嬴康等不住了,于是顶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嬴不寿的营帐,“二哥,都已经是深夜了,四哥咋没有一点消息呢?”

    “你说的也是,我正准备去找你商量此事。”

    “我已经派人斥候原路去打探四哥的消息了,这不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时辰,还没见斥候回来,我甚是担心啊!”

    都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斥候还没有回来,嬴亥到底在哪里呢?

    嬴氏兄弟几个都不由得担心起来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