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章 水源的牧场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0章 水源的牧场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章 水源的牧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面对嬴康提出的三个问题,大家一时半会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

    “各位大人,要想要回父亲大人的尸身,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通过战斗的形式,从敌人手中夺回父亲大人的尸身;另一种便是派人出使丰戎,提出条件,让丰戎奉还父亲大人的尸身,诸位以为那种形式更好一些呢?”见众人迟迟不能决断,嬴康于是说道。

    没等其他人说话,赵周道:“当此之时,我看还是派人出使丰戎的好,毕竟大人的尸身在人家手中,我们的兵力有限强取本就不可行;再说了,我们又不知道人家把大人的尸身放在什么地方,乱打乱撞,最后只能是我们受伤。”

    “大人所言极是,我也以为应该派人前往丰戎大帐,商谈此事。”听完赵周的话,嬴不寿也跟着说道。

    既然,两位都以为应该派使臣前往丰戎大帐商议此事,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同意派使臣前往丰戎大帐与扎扎商议此事。

    “既然大家都以为应该派使臣前往丰戎大帐商议此事,那诸位以为何人可出使丰戎,要回大人的尸身?”赵周问道。

    这个?

    此时的秦人个个胸中都充满了愤怒,不管是谁出使丰戎,弄不好都会引发冲突。

    再说了,此时的秦人就知道打仗,对于从事外交活动,人人都是生手。

    赵周望着左边的嬴照、嬴亥还有世父等人,“哪位公子愿意前往?”

    嬴照摇摇头,“你们都知道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话,出使这事情,还是派其他人的好。”

    赵周望着嬴亥。

    嬴亥咬咬牙,“我恨不得亲手杀了扎扎这个狗贼,我才不愿意出使丰戎。”

    世父愤怒的望着赵周等人,他是绝对不愿意出使丰戎的。

    既然左边的嬴照等人不愿意出使丰戎,赵周只好望着右边的嬴不寿、嬴康、司农令等人。

    要说打仗,或许大家都愿意,但是一说到出使别国这事情,还真难住了犬丘秦人。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出使,嬴康只好站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愿意出使丰戎,要回父亲大人的尸身。”

    “好---,我也以为此事非少公子出马不可。”随后,赵周说道,“公子以为何时出发为好?”

    “何时出发都行,不过在出行之前,我们还得说好条件。我们想要回父亲大人的尸身,不答应给丰戎以优厚的条件,他们是绝对不会答应把父亲的尸身还给我们的。”嬴康说道。

    “什么?我们要回父亲大人的尸身,还要给丰戎条件?”嬴亥一听当下就来气了。

    虽然嬴亥气的不行,但其他几个人却并没有生气,而是一脸的平静。

    其实大家心里明的跟镜子一样,不给点条件,傻瓜都不会轻易把秦仲的尸身给秦人。

    “少公子,既然想要回大人的尸身,肯定得给人家一些条件,你说说我们应该答应丰戎那些条件。”赵周问道。

    “把千河源头的牧场交给丰戎,换回父亲大人的尸身。”嬴康说道。

    啊?

    当嬴康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得长大了嘴巴。

    “你说什么?我们把千河源头的牧场交给丰戎。你疯了吗,哪里可是秦人最好的牧场。给了丰戎我们拿什么生活?”莫要说嬴亥、嬴照等人就连一直拿得很稳的嬴不寿也大声吆喝起来。

    “少公子,我们把千河源头的牧场给了丰戎,我们可就剩下犬丘周边这荒凉的山地了,到时候连我们自己的生活都成了问题,秦人可就举步维艰了。”赵周也跟着说道。

    “不可,我绝对不能同意把千河源头的牧场给丰戎,那可是老秦人的生命之源,绝对不允许交给戎狄。”嬴照狠狠的说道。

    在众人的极力反对下,眼看着说好的事情就要崩了。嬴康也不生气,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转身望一圈诸位兄弟,随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冷场了,事情就这样给冷场了。

    涉及秦人核心利益的问题,你不愿意说,我当然也不愿意说。但是如果大家都不愿意说的话,秦仲的尸体就只有抛尸荒野了。

    许久,嬴不寿问嬴康道:“除了千河牧场,我们能不能其他方式跟丰戎进行交换?”

    嬴康摇摇头道:“二哥,当下的秦人,除了千河的牧场之外,还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呢?再说了就这样的条件,我还担心丰戎未必愿意。毕竟此时人家大兵压境,就算我们不给千河牧场,他们也会夺取的,到时候我们照样没法在千河源头放牧。”

    “这个?”嬴不寿当下语塞。

    嬴不寿不说话,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

    经过这一阵子的冷静,大家心里也都很清楚,就算是秦人不给,人家丰戎照样能够发兵夺取千河源头的牧场。到时候秦人的马群还是没办法在千河源头的牧场放牧。

    “哎---”嬴不寿一声叹息,“就按你说的办吧!”

    “二哥---,你把千河源头的牧场给了丰戎,犬丘秦人会怨恨我们的。父亲九泉之下的英灵也要怨恨我们这些不肖子孙的。”嬴亥听罢,对嬴不寿怒吼道。

    “你吼什么吼,你以为我就愿意把千河源头的牧场给丰戎吗?可是不给人家牧场,父亲大人的尸身怎么要的回来。有本事你去向丰戎要回父亲大人的尸身啊?”嬴不寿也来气了,对嬴亥吼道。

    “我我我......,给我一千兵马,我这就去夺回父亲的尸身。”嬴亥气的浑身发抖,气呼呼的说道。

    “一千兵马?哼---,你以为秦人还有一千兵马吗?现在的秦人就只剩下三千左右的兵马了。把一千给了你,谁来保护犬丘城和我们的百姓和马匹?”嬴不寿揶揄道,“再说了,就算你把一千兵马损失殆尽,就一定能够夺回父亲大人的尸身?”

    “我---”嬴亥语塞,他当然知道此时的秦人到底有多少家底,就算他真的带领一千兵马出去,肯定还是没法夺回父亲的尸身的。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丰戎到底把秦仲的尸身藏在什么地方,乱打乱撞,只能白白耗费兵力。

    “天啦---,秦人何时到了如此地步?”嬴亥大叫一声,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大厅。

    见嬴亥走出大厅,世父也起身跟着叔叔走了出去。

    门外,世父仰天大哭,“爷爷,孙儿无能,不但不能救你,还不能让您的尸身入土为安,孙儿不孝,孙儿无能啊!呜呜呜---”世父痛苦不已,可是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他的哭泣又有多少作用呢?

    虽然嬴亥与世父走了,但事情总不能拖着不办。

    许久,嬴不寿对嬴康道:“五弟,就按你条件办吧,只要能够让父亲大人入土为安,我们也只好如此。”

    嬴康起身,重重的点点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