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章 秦戎大战(十)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7章 秦戎大战(十)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章 秦戎大战(十)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当一轮明月升起在陇山的时候,出去的秦军将士再次回到了嬴康约定的地点,犬丘城西北的山边。

    “五叔,我这次出去一共袭击了丰戎五个部族,杀死的夫人百姓至少有一千五百人以上。”见到嬴康后,世父高兴的说道。

    自从秦人与丰戎大战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世父高兴的神色。

    “嗯---,如此最好。”嬴康转向嬴不寿道:“二哥那边的情况如何?”

    “这一次出去,我袭击了丰戎六个部族,杀死敌人至少有两千左右。”嬴不寿到底年龄大,与丰戎打交道的时候多,所以杀起丰戎来,手段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差。

    “好---,二哥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嬴康赞赏的说道。

    “我们袭杀的没有二哥和世父的多,我们这一队杀死的丰戎人不到一千。”嬴照说道。

    听完几个人的话,嬴康粗略的算了一下,这趟秦人的队伍出去,袭杀的丰戎百姓至少有三千人以上。这些人放在今天看来并不算多,但若要是放在西周末年的陇西,可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了。

    “二哥,诸位兄弟,我们的这次袭击,已经狠狠的打击了丰戎的气焰,丰戎也肯定感受到了威胁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早上就会有结果的。”听完众人的禀报,嬴康说道。

    “但愿如此。”嬴不寿到底年龄大一些,听完嬴康的分析,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高兴的说出声来,而是谨慎的说道。

    犬丘城外,丰戎王扎扎大帐。

    自从秦人将士火烧秦邑之后,扎扎就不敢再住在城里了,立即命人把自己的大帐挪到了城外不远的半山腰。

    他要在这里注视这犬丘城的变化,最终等到犬丘城主动投降的那一天。

    “嘿嘿,左贤王,你说说,照这样下去,秦人还能坚持多久?”望着被自己围困的水泄不通的犬丘城,丰戎王扎扎兴奋的说道。

    借着午后灿烂的阳光,左贤王眯着眼睛看着山下不远处的犬丘城,“大王,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半个月犬丘城就会成为您的王城”

    王城?

    丰戎王扎扎一听,楞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王城?左贤王难道还想在这里长呆不成?”

    “难道这里不好吗?”左贤王反问道,“大王试想一下,犬丘城在陇山以西,地势比起山上来说要平坦的多,而且地处河谷地带,冬季相对温暖,这里可是我们放牧的好地方啊!”

    听着左贤王的话,扎扎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再说了,这里还有秦人建造的城池可以庇护我们的军队和勇士,不怕周边敌人的来袭,要是我们把这里作为您的王城,难道大王不心动吗?”

    犬丘作为本王今后的王城。

    听完左贤王的话,扎扎的眼睛睁大了,“以左贤王的意思,这里完全可以作为我们今后的王城?”

    左贤王点点头,“稍作收拾,会是不错的王城。”

    “好---,就以左贤王的意思,拿下犬丘之后,就把这里作为我们今后的王城。”扎扎兴奋的说道。

    “报---”

    就在扎扎与左贤王说的正高兴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禀报声。

    “大王,陇山上出现了大批亳戎的将士,已经在多处袭杀了我丰戎百姓。”

    “什么?亳戎袭杀我丰戎百姓。”听完探马的禀报,扎扎立即暴跳起来,“亳戎这帮狗0日的,竟然敢趁着我们进攻秦人的机会在背后偷袭我们。左贤王,你说说这事情该怎么处理?”

    左贤王沉思着,并没有直接回答扎扎的问话。

    “你说亳戎袭杀我丰戎百姓,何以见得?”随后左贤王问探马道。

    “据逃出来的百姓所说。”

    “据百姓们所说,到底是哪里的百姓所说?”左贤王继续问道。

    “陇山西段二龙山周边的部族,关山一带,还有靠近盐池的地方都有百姓被杀。”

    “啊?”

    听完探马的话,扎扎与左贤王都惊得长大了嘴巴,“这么多地方都有百姓被杀,一共有多少百姓被杀了?”

    “据右贤王粗略统计,至少有三千以上的百姓在一夜之间被敌人所杀。”

    三千多百姓被杀?

    左贤王这下也沉不住气了,“大王,一夜之间这么多的百姓被杀,看来绝对不是普通将士所为,定是敌人大队兵马所为。”

    “探马不是说了吗,这事情就是亳戎这帮狗0日的所做出来的,我一定要率军灭了亳戎,看看他们今后还敢不敢在我们背后捣鬼。”扎扎怒吼着说道。

    “你们为何会确定这事情就是亳戎所做的呢?”左贤王再次问探马道。

    “据逃出来的百姓所说,这些人在杀当地百姓的时候,明着说他们是亳戎区角部的。由于此前我们的百姓与亳戎区角部多次发生摩擦,所以这一次他们要趁着我军与秦人大战的机会,从背后袭击我丰戎百姓。”

    听完探马的话,左贤王微微的点点头,并没有流露出肯定的神色。

    “看你的意思,难道此事不是亳戎所为了?”扎扎见状问左贤王道。

    “我总觉着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左贤王继续道,“大王试想一下,亳戎迟不进攻,早不进攻,偏偏在我们进攻秦人的时候,就从背后进攻我们的百姓呢?难道他们是秦人的盟国?显然不是,亳戎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戎狄的部落,而秦人却是我们所有戎狄的敌人,亳戎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帮助秦人的。”

    “左贤王不要忘了,亳戎一直有与我丰戎争夺戎狄之主的企图,多少年来一直没有停息。刚才探马不是说了吗,亳戎就是看到我军进攻秦人,无暇顾及他们的时候从背后才来袭击我们的,不然我们的大军在陇山以北的时候他们咋就不敢与我军为敌呢?哼---,趁人不备,这可是亳戎的一贯伎俩。”丰戎王扎扎坚定的说道。

    “我老觉着这种手法不像是亳戎所为。”左贤王摇摇头说道,“若真是亳戎所为,那么他们就会发动大军前来攻我,为何要采取袭击的办法来对付我们的百姓呢?我倒是觉着此事好像是秦人城外的队伍所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秦人就那么点军队,怎会千里奔袭去关山袭击我们的百姓呢?再说了,他们城池还在遭受我军的袭击,敢丢下城池不顾,跑那么远去对付我们的百姓呢?”听罢左贤王的分析,扎扎摇头说道。

    扎扎的话令左贤王有些不知所措,“大王,要不我们再等等看,下一步敌人肯定会现身的。”

    既然左贤王要求再等等,扎扎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围困犬丘那么长时间了,这突然之间就要退兵,扎扎自己也多少有些不甘心。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