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12章 我就杀了你们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12章 我就杀了你们

第12章 我就杀了你们

 好书推荐:
    丰戎?

    “就算你们是丰戎又能怎样?”嬴亥不示弱的说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们全部杀掉。”

    “你敢?”戎狄探马首领挥刀对嬴亥道:“莫要说你小子,就算是秦仲在我的面前也不敢如此放肆,难道你们不想要命了。”很显然,丰戎探马对秦人的情况也很是了解,于是便很狂傲的对嬴亥说道。

    张狂?

    还是张狂。

    很显然这么多年的较量,丰戎早就不把秦人当回事了。

    “众兄弟,杀光这帮张狂的戎狄狗贼。”说道这份上了,嬴亥还有慎可说的呢,挥手示意将士们杀光这帮丰戎探马。

    “嗨---”

    秦军将士一起拔出佩剑,冲向丰戎探马,双方很快战斗在一起。十来个戎狄探马哪里会是数百秦兵将士的对手,没过几个回合,就被斩杀的没剩几个了。

    “老子让你们再张狂。”几个回合之后,嬴亥的佩剑顶在了戎狄探马首领的胸前。

    “哼---,要杀便杀,何必废话?”探马首领也是刚强之人,闭上眼睛,等待嬴亥来杀。

    “好--,那老子就给你一个痛快。”

    “四哥手下留情,留下他还有用。”就在嬴亥挥剑准备杀死探马首领的时候,嬴康对他喊道。

    嬴亥转身不满的望着嬴康,“留下他有何用?”

    “四哥还是留下他,让我带他回犬丘,听候父亲的发落。”嬴康说道。

    “也好,那就让他多活一会。”说罢,嬴亥说罢收起剑,对着探马首领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脚,将他踢翻在地,“绑了--”

    “诺---”众将士上前,绑上了地上的探马首领。

    杀死其他的戎狄探马之后,嬴康上前清点地上的戎狄尸体,“一个、两个、三个......,哎呀---,不对啊,好像少了一个。”

    嬴康点完,发现地上只有八具尸体。

    十个人追过来,一个被抓,地上应该由九具尸体才是,怎只有八具尸体呢?

    “伯圉,你过来看看,是不是少了一人。”为了确信期间,嬴康叫赵伯圉过来查看。

    赵伯圉过来再次数了一遍,“对,连同刚才抓获的那个,确实少了一人。”

    “怎么了?”嬴亥见状过来问道。

    “四哥,少了一个人。”嬴康说道。

    “少了一个就少了一个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嬴亥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四哥,少一个问题可就大了。你想想,我们在这里杀了丰戎的探马,谁知道呢?就算是戎狄探马们迟迟回不去,丰王还以为他们在关中出事了,大不了嫁祸王室罢了,他们也不敢把周王室怎么样。”

    嬴康继续道:“可是一旦丰戎知道是我们秦人杀死了他们的探马,那事情可就大了,丰戎肯定会发兵来进攻我们秦人,到那时秦人莫要说是东进,恐怕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了。”

    嬴康这么一说,嬴亥也觉着有些害怕,毕竟此时的秦人可是陇西一个小部落,根本无法与强大的丰戎、亳戎等戎狄部落相抗衡。

    “众将士,左右找找,一定要找到那个逃跑者的下落。”

    “诺---”

    嬴亥带人立即向两边找去。

    可是左找右找就是没有找到那个逃跑的戎狄探马的踪影。

    “人呢?难道飞了不成?”嬴亥对手下命令道:“众将士上马,向左右两边过去看看。”

    就在嬴亥带人向两边寻找的时候,嬴康与赵伯圉也向两边的山沟找去。

    “你可记得清楚身后是几个人追过了?”嬴康问赵伯圉道。

    “应该是九个,除了那个被我刺伤的之外,其余的几个都应该追上来了。”赵伯圉肯定的答道。

    “这么说,逃走的那个就应该是刚才被你刺伤的那个。”

    “应该不错。”

    嬴康点点头,“既然受了伤应该跑不远,我们下山看看。”随后嬴康扭过头对身后的将士们道:“你们几个看好这个探马首领,我与伯圉去山下看看。”

    “诺---”

    随后嬴康与赵伯圉向山边的小溪走去。刚走出没几步,嬴康就看见小溪里不断有红色的水流过。

    “哼哼,这小子倒是很会找地方啊!”嬴康见状笑道。

    “你说什么?”赵伯圉不解的问道。

    嬴康指着水中红色道:“看见没?这小子就藏在前面的是石头下面。”

    赵伯圉看了看溪水,也微微的笑了笑,随后拔出剑蹑手蹑脚的走向不远处的石头。

    受了伤的戎狄探马正藏在石头的后面,紧张的向前望着。当他看见嬴亥带人向远处追去的时候,心中不由得窃喜了一阵。

    这时一把剑顶在了他的脖子后面。

    “嘿,你小子倒是挺会藏的啊!”

    戎狄探马感到了脖子上一阵凉气逼来,扭过头,吃惊的望着赵伯圉,“你?”

    原来就在嬴亥带兵围住戎狄探马的时候,落在后面受伤的探马就趁机滚到了山下,藏在了大石头的后面。

    本想等秦人走后再逃走,却没想到还没等他逃走,就被人给发现了。

    “哎---”戎狄探马一声叹息跟着嬴康向上走去。

    等他们上山,嬴亥已经带领着将士们也回来了,“哎--,兄弟,我带人追出去十多里还是没有见到那个逃跑的影子,这下是不是给坏了。”见到嬴康,嬴亥叹息道。

    “四哥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把那个人找到了。”随后嬴康指着不远处的探马对嬴亥说道。

    “嘿---,他姥姥的,我还以为把事情给惹下了。”说罢,嬴亥快走几步,“噗嗤”一刀就把受伤的戎狄探马给结束了,“叫你跑,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害的老子一阵好找。”

    嬴亥一边擦去剑上的血迹,一边气呼呼的说道。

    几百年来,秦人对付戎狄,戎狄对付秦人,都是如此简单的处理办法,除了打就是杀。

    不管是秦人还是戎狄,谁的手下都不会留情。

    “这?”望着四哥这鲁莽的举动,嬴康彻底给镇住了。

    人言秦人鲁莽,今日一见确实如此啊!

    “四哥,你也不问一问就直接把他给解决了,这怕有些不合适吧!”嬴康有些气愤的说道。

    “没什么好问的,其实问与不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戎狄准备南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嬴亥很是不屑的说道。

    既然人家是这样看待问题,嬴康还有什么跟他纠缠的呢?于是告辞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带着这个戎狄探马回犬丘了。”

    随后嬴康对赵伯圉道:“带上他,我们回犬丘。”

    “好勒---”赵伯圉说罢,一把将探马的首领抓起来,放在自己的马背上,一路小跑向犬丘而去。

    走出去没几步,嬴康突然想起了什么,调转马头又来到嬴亥跟前对他道:“四哥命人把这个几个戎狄的尸体处理掉,不要给丰戎留下口实。”

    嬴亥望着地上的尸体,“哈哈哈,兄弟你也太小心了,过不了今夜,野狼就会把他们吃的干干净净。”

    “四哥还是小心为上,毕竟这遍地的血迹,不好说啊!”

    嬴亥一听也对,于是对手下道:“你们几个,把这些人都给我扔进河里去。”

    “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