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9章 稳步东进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9章 稳步东进

第9章 稳步东进

 好书推荐:
    在众人的注视下,嬴康起身道:“所谓逐步东迁就是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一点一点的向东迁徙。诸位都知道,秦人之所以西陲能够存活几百年的时间,那是因为我们拥有犬丘这座城池,使得周边的戎狄意识之间难以消灭我们。一旦我们失去了犬丘城的保护,那么秦人一定会被周边的戎狄蚕食殆尽。”

    “嗯---,你说的又道理。正是因为有了这座城池,秦人才得以存活下去。这也正是我不愿意离开犬丘的主要原因。”秦仲听罢说道。

    “但是,我们在受到城池保护的同时,也受到了城池的限制,那就是我们只能待在犬丘这个小地方,不能有大的发展。”嬴康继续道。

    听完嬴康的话,众人都微微点头。

    “多少年来,秦人一直想向东方发展,就是害怕离开城池的保护而丧命于戎狄的刀剑之下,所以一直以来,秦人是心有力而力不足,也没有胆量离开犬丘。今天,陇山之上的戎狄已经被王室赶走,如果我们再次丧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之后,或许秦人就将永远待在这小小的犬丘了。”

    “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绝对不能丧失这次机会。”嬴其说道。

    “对,小弟说的对,我们不能丧失这次机会。”嬴照、嬴亥也跟着说道。

    嬴康点点头道:“看来不光是我们一个人认识到了这次机会,看来大家都认识到了。但是在如何东迁的方法上,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贸然行动,必须稳扎稳打。”

    “何为稳扎稳打?”赵伯圉问道。

    “所谓稳扎稳打就是我们以犬丘为中心,逐步向东推进。这么跟诸位说吧,为了稳当起见,我们向东派出兵马,每隔十里设立一座营帐,派驻兵马的同时用夯土修筑起烽火台。一旦戎狄进攻,我们就燃起烽火,相互告知,得到消息的秦军将士就可以相互支援。而老弱病残的秦人可继续留在犬丘。如此以来不至于让所有的秦人都暴露在戎狄的打击之下。诸位以为如何?”

    嬴康的话让在座的秦人首领们深深的思考起来。

    随后,嬴照道:“小弟这个办法好是好,就是太慢了。照这样的速度我们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够越过陇山到达关中周边。”

    赵周道:“我倒是觉着少公子的办法可行,毕竟秦人就这么点人口,打光了,我们就完全覆灭。一步一步来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秦仲点点头对嬴康道:“孩子,为父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想问题竟然如此全面。我也认为这个办法可行,那以你之见,看看我们何时开始东迁?”

    嬴康道:“父亲,事不宜迟,在戎狄没有南归之前,我们至少要向东建设两到三座烽火台,这样以来我们秦人的领地无形之中就向东扩展了几十里以上。”

    “嗯---,你说的对,我们一定要赶在戎狄南归之前先修建几座烽火台才是。”秦仲肯定的说道。

    见父亲对自己如此认可,嬴康稍稍有些得意,心想如此简单的办法,放在现代社会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放在西周末年那可就是很了不起的思路了。

    毕竟那个时候人们受教育的程度有限,智慧根本没法和今天的人们相比。

    随后秦仲对几个儿子道:“嬴其,为父命你带三百将士以犬丘为界向东十里修建第一座烽火台。在修筑烽火台的同时,还应该修建简单的城邑,防止戎狄偷袭。”

    嬴其起身道:“诺---,孩儿定不负所望。”

    随后,秦仲又对嬴不寿、嬴照、嬴亥等三个儿子依次吩咐道,“你三人各带三百将士,依次向东推进,修建烽火台和简单的城邑,你等可知道?”

    嬴不寿等一起答道:“父亲请放心,我等一定不负所望。”

    见孩子们回答如此肯定,秦仲露出了笑容道:“孩子们,这是我们秦人向东迁徙的第一步,你们一定要事事谨慎,小心为上,切不可有所闪失啊!”

    众人当然知道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于是都重重的点头。

    随后秦仲对赵周道:“犬丘令,司农令,你二人一定要做好粮草储备,为修筑城邑的将士们准备好粮食和马料,秦人艰苦,但不能亏了将士们。”

    赵周和司农官都起身道:“大夫放心,我等一定会竭尽全力做好此事,不负大夫的厚望。”

    “好---,诸位下去准备吧,时间已经很大了,大家都回去休息。”秦仲对众人说道。

    就在嬴康准备离开的时候,秦仲叫住了他,“康儿,你稍等意下,为父有话跟你说。”

    嬴康停下脚步。

    待众人走后,秦仲对嬴康道:“孩子,为父让你一个公子作为斥候前往陇山探查情况。你不会怨恨为父吧?”

    说白了,西周末年的秦人虽然很是穷困,也让人瞧不起,但还不至于要让自己的公子作为斥候的份上。

    听完父亲的嬴康道:“父亲多虑了,现在秦人艰苦,孩儿作为嬴氏子孙理应为秦人做点事情,没什么好委屈的。”

    “嗯---,这样就好,不过你在路上心智受到惊吓,这倒是超出了为父的想象。不知道这会不会对你今后的生活有所影响。”秦仲还是很担心孩子的健康。

    嬴康笑了笑道:“父亲多虑了,你看看孩子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虽然不认识一些人和事,但只要见上一面,就会立即想起来的。这个,父亲完全不用担心。”

    秦仲听罢,点头道:“这倒也是,经过这次惊吓,为父发现你虽然对有些人不太认识,但是智慧好像比以前大大提高了。逐步推进,这么好的办法,你都能够想得出来。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随后秦仲笑道:“过去你呀,比现在不知道要笨多少,跟你的三哥、四哥差不多是一个德行。”

    嬴康笑了,他当然不能够告诉父亲自己的真实情况,“父亲,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睡了。”

    “嗯---,你去吧。不过临睡前去见见你的母亲,好长时间没见,她也是怪想你的。”秦仲对嬴康道。

    “哦?我的母亲,他住在哪里?”嬴康冒失的问道。

    “这个?”秦仲听罢,当下就愣住了,看来这孩子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哎---,来吧,跟为父一起去见见。”

    说罢,领着嬴康回到自己的房间,顺便把情况跟夫人说了说。

    见到小儿子能够顺顺当当的回来,秦仲夫人自然高兴不已,毕竟在戎狄林立的陇山周边,作为打探消息的斥候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其他什么都不值得去计较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