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6章 戎狄人的马队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6章 戎狄人的马队

第6章 戎狄人的马队

 好书推荐:
    夜色来临,嬴康与赵伯圉回到了老猎户的住处。

    毕竟是老秦人到来,老猎户专门准备了酒菜,架在火炉上热着。

    见二人回来了,老猎户高兴的把二人请进屋,“今日进城感觉如何啊?”老猎户高兴的问道。

    “好啊!太好了,这里的景象绝非我们犬丘可比。”嬴康没说话,赵伯圉高兴的对老人说道。

    老人笑着点点头,“快坐下,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说。”

    嬴康与赵伯圉在老人破烂的案几前坐下后,老人将早就煮好的野黄羊肉端了上来,“快尝尝,这肉我可是煮了一天。”

    三个人吃着肉、喝着酒,一边说着关中的所见所闻、顺便说一说秦人对未来的想法,不知不觉已是深夜。

    第二天一早,嬴康与赵伯圉告别老人,换上自己的衣裳,纵马上了陇山,向着西北疾驰而去。

    越往北走,温度越来越低,景色也愈发的苍凉起来。

    一天之后,嬴康与赵伯圉来到了陇山深处,虽然马不停蹄,但是距离实在太远,今夜要想赶回犬丘看来是没有一点希望了。

    二人在山里找了些柴火,拿出火石,燃起火堆。

    熊熊的火堆燃起来,嬴康和赵伯圉不再感到寒冷,吃着老猎户临走前带给他们的食物,话也慢慢多起来。

    “兄弟,你说我们这一路过来也没有遇到一个戎狄的影子,回去后,大夫会不会同意向东迁徙?”赵伯圉问嬴康道。

    嬴康摇摇头,如此高深的问题,他一个小小的斥候怎会知道。

    “哎---,想什么呢?”见嬴康不说话,赵伯圉继续问道。

    “我在想,现在已经是深秋了,戎狄人会不会再次回到这陇山之上来?”

    嬴康冷不丁的一句话让赵伯圉警惕的左右看了看,“你咋会说这样的话呢?老猎户不是说了吗,尹吉甫发兵进攻戎狄,把北方的戎狄都赶到更远的北方去了吗?”

    嬴康轻轻地摇摇头,“不是那么简单,北方天气寒冷,每到冬天更是冷的要命,根本就不适合牛羊生存,我们还是会有戎狄部落回到陇山之上放牧的。就算不在这里放牧,至少他们也会来这里猫冬。”

    听完嬴康的话,赵伯圉有些担心的说道:“如果有戎狄人过来,我们岂不是会有性命之忧。”

    “这可就难说了。”嬴康说道,“要不你先睡会,我替你放哨。”

    也已经很深了,赵伯圉早就困得不行了,在嬴康的放哨下,放心的睡去了。

    不知不觉,嬴康也困得不行了,没过多久也跟着赵伯圉的睡着了。

    天亮了,阳光照在陇山之上,青草含着露水,寒风吹过高原,留下一阵阵的清冷。

    嬴康打了一个激灵,惊醒了。

    此时火堆已经燃尽,烟灰在风中吹向二人,满头满脸都是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嬴康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烟灰,在草地上慢慢的走着,不远处他看见了狼的足迹。

    心中暗暗吃惊,晚上幸好有火堆,不然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说不定早就会成了狼的盘中餐。

    “阿嚏,阿嚏---”嬴康不由得狠狠的打起喷嚏来。

    “吵死了,人正睡得香,就悖逆给吵醒了。”被吵醒的赵伯圉很不高兴的说道。

    “快走吧,天色正早,正好赶路;要是再晚点今天晚上又得在山上过夜了。”嬴康说道。

    赵伯圉一听很不情愿的站起身,“哎---,跟着你一点都不好。”

    “咋了,难道我影响你梦里娶媳妇了?”嬴康笑着说道。

    “可不是吗?刚才我在梦里正在娶媳妇,知道不,我梦里的媳妇全是关中女人,个个漂亮的不得了。”对于这位从小玩到大的伙计,赵伯圉也不存在什么防备之心,一直都是实话实说。

    “好好好,那你睡,我就先走了。”说罢,嬴康上马准备离去。现在嬴康已经完全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自己穿越过来的时代。

    坦然了,也就接受了。

    我就是嬴康,我就是秦国第四代君主秦仲的小儿子嬴康,虽然我从现代来到了春秋,但我一定要改变秦人艰难困苦的处境,走出不一样的人生。

    “诶诶,急啥呢?等等我。”赵伯圉见嬴康真的要走,赶紧上马追了上来。

    两个少年你追我赶一路向西而去。

    “你追我啊!”

    “哼哼,你等着。”

    你追我赶,两位少年高高兴兴的向西北疾驰着。

    “哦哦哦---”

    “嗷嗷嗷---”

    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怪叫。

    “啊?”

    嬴康勒住马,吃惊的望着赵伯圉,“这声音不对。”

    “嗯---,我也觉着不对劲。莫不是戎狄人出现了。”

    戎狄人?

    嬴康一听当下就吃惊了,戎狄人?不就是秦人几百年以来的死敌吗?不是说已经被赶到遥远的北方去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看来还是被自己猜中了,冬季来临,戎狄人根本没法在遥远的北方生活,还是要南下来猫冬。

    “我们怎么办?”赵伯圉望着嬴康的问道。

    “在没有知道敌人数量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注意躲藏,看看他们究竟有多少人。”

    “嗯,你说的对。”赵伯圉虽然勇敢但是面对未知的敌人,他也不敢贸然行动,赶紧下马与嬴康一起躲在一座小山包的后面。

    “哦哦哦---”

    “哇哇哇---”

    刚刚躲起来没多久,就看见一队戎狄人的马队疾驰着向东南而去。

    “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呢?”赵伯圉问道。

    “看样子,他们应该和我们一样,乃是戎狄的斥候。”

    斥候?

    赵伯圉听罢不解的望着嬴康,“他们的斥候做什么呢?”

    “你说呢?”嬴康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他们一路向南而去,难道是打探周王室情况的,等了解完周王室的情况之后,随后准备发兵进攻关中?”

    嬴康摇摇头,“以当下戎狄的实力应该不是王室的对手,毕竟他们刚刚被尹吉甫从关中周边赶走,一时半会不会集聚那样大的力量。如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些人是为了南下过冬做准备。”

    南下过冬?

    这一点赵伯圉是清楚地,每年到了冬天,在北方放牧的戎狄就会南下猫冬。

    犬丘周边的戎狄人的数量明显会增多起来。

    在今年这种情况下,戎狄还敢南下过冬?嬴康与赵伯圉都有些怀疑。

    戎狄的马队很快就消失在遥远的山边。

    经过这么一次,两个少年再也不敢多待了,快马加鞭向西北秦人的家园犬丘奔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