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730章:看我不抽死你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730章:看我不抽死你

第730章:看我不抽死你

 好书推荐:
    “无耻。”

    “垃圾。”

    “明天,我一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击剑。”

    被莫白一通反驳,格米在休息室里不断的骂着脏话。

    “格米,怎么了?”

    “没什么,我去会了那个中国人。”

    “哦,你去见了莫白吗?”

    “你认识他?”

    “当然,他可是球王,在西班牙也就只有你这一些老古董才不看球赛。”

    “球王,他也配。”

    “好吧,不管如何,他踢球的确很厉害。下一场你就要对上他了,有把握吗?”

    “当然。”

    “格米,我要提醒你,上一场他与迪肯的比赛,你得重点关注一下,他很厉害。”

    “就算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去,而且,我觉得迪肯一定在放水。如果不然,怎么可能一位娱乐明星竟然能打败他呢。”

    “格米,千万不能这样说,莫白是个天才。”

    “哪怕就是天才,也不可能生下来什么都会。我练击剑几十年了,我会让他看看我们西班牙剑术的高贵。”

    第二天,击剑资格赛继续进行。

    莫白碰到的对手,正好是昨天拦住自己去路的西班牙选手格米。

    “行礼。”

    两方准备期间,按照击剑规则,裁判示意两人向对手行礼。

    莫白虽然对格米不感冒,但还是按规则,手持长剑指向高空,向格米敬礼。

    只是,格米却是高傲的偏过了头,竟然连几百年来一直遵循的礼仪都没做。

    “这个格米怎么回事?”

    “连基本的礼仪都丢了。”

    “这也太不礼貌了吧。”

    徐娜皱着眉头。

    “格米,请向您的对手敬礼。”

    裁判以为格米忘了,提醒格米说道。

    只是,裁判的提醒并没有起到作用,格米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明白了,这丫的就是不向莫白敬礼。”

    “好无耻,太下流了。”

    “这样的选手怎么能进世锦赛?”

    一众粉丝无比的愤怒。

    “格米可能是忘了吧。”

    “是的,一定是。”

    “我也相信是忘了,毕竟,像这种最为基础的礼仪,我们西班牙运动员是不可能丢掉的。”

    哪怕就是西班牙电视台的主持人,看到格米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有,也感到有一些丢人。

    但到底是自己国家的选手,两位主持人只好为格米维护。

    “好吧,开始。”

    虽然击剑比赛按传统需得对手敬礼,但是,不敬礼裁判也没有特别大的处罚。

    向格米进行了一次警告,裁判只好宣布比赛开始。

    对于此,莫白倒笑笑,没有表示什么。

    向这种挑衅无礼的行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抽死他,再抽死他,狠狠的抽死他。

    “看剑。”

    不得不说,虽然格米举指无礼,但他的剑技很不错。

    裁判只是一说开始,格米便向前突刺,快速刺入莫白一剑。

    不过,对于莫白来说,格米的速度虽然很快,但还是太慢了。

    莫白只是轻轻一拔,格米的长剑便错开了方向。

    不过格米的攻击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又跟着刺来了一剑。

    这是西班牙独有的快剑技法,虽然看上去这样的剑技直来直去,但却迅速无比。往往对手防得了一剑,却防不了两剑。但格米显然低估了莫白,一众粉丝只听见剑道之上滴滴搭搭不断响动。格米刺过来的剑,却是一剑也没有落到莫白身上。

    “漂亮。”

    “西班牙选手格米刚才在几秒钟的时间一共刺出了7剑,这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格米快,莫白更快,莫白连档了七剑。”

    “虽然看起来西班牙选手的攻势占优,但莫白的防守却是无比严密。”

    徐娜一边盯着屏幕,一边不断解说。

    “好小子。”

    见自己连刺7剑,莫白竟然全都档住了,格米倒是小小的有一些惊讶。

    不过,格米有着西班牙骑士的骄傲,在他的字典里,世界上最好的剑术就是西班牙剑术。

    西班牙剑术可不仅仅只是以快著称,而且还以无与伦比的变化称雄世界。

    见自己的快剑并没有起效,格米双腿交叉碎步向前移动,手中的长剑看似直刺,但在即将接触莫白身体的时候,剑尖又突然朝下。这般打法脱胎于西班牙海盗的刀法当中,这种剑技一但施展出来,虽然看起来速度较慢,但却非常有迷惑性。等你以为剑尖直刺过来的时候,等中剑才发现,长剑却是斜刺了另一边。

    也因此,在击剑圈内,各国都将西班牙剑技称之为海盗流剑法。

    不得不说,海盗流剑法虽然无耻,但却无比的有用。

    不知道有多少击剑高手,败在于西班牙海盗流之下。

    但这招对于别人或许有用,但对于莫白来说,却是半点效果也没有。

    不管格米的剑技有多迷惑,莫白却是每一次都将格米的长剑给拨开。

    “这家伙,防守能力竟然这么强。”

    格米有些气结。

    他引以为傲的快剑以及海盗流打法竟然全被莫白格档出去了。

    这要是拿不下这小子,那自己可真成为了同行的笑柄。

    心中想着,格米又是刺出了几剑。

    但可惜,不管格米刺出多少剑,好像这剑就像刺到了对方的盾牌上,再一次被接住。

    “这小子不会是不会攻击吧。”

    越打越是郁闷,格米突然停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这般攻击并没有太多的效果。反而不如让对方攻击,说不定乘对方攻击不注意的时候,自己反击得分。虽然一般来说,反击比之攻击难度更为的大,但是从刚才一翻交手来看,格米却是发现,莫白竟然一剑也不出,显然是攻击能力远远低于防守能力。

    “怎么样?”

    莫白微笑的看着格米。

    “不怎么样。”

    格米仍是无比的傲气。

    “那行,继续。”

    莫白也不急,示意格米继续攻击。

    “等等,这一次换你攻击我。”

    “你确定?”

    莫白无比的惊讶。

    “当然。”

    格米无比肯定的点头。

    “这是你说的哦。”

    莫白本想与这家伙玩玩。

    既然这家伙要求自己攻击,那不好意思了。

    “请接住我这一剑。”

    “来吧。”

    格米摆好防守的姿式。

    “就这防守,看我不抽死你。”

    击剑一般最常用的剑技是刺。

    当然,一般来说,在击剑当中刺也是最容易得分的。

    因为只有用剑尖刺中对手,力道透过剑尖上的电钮,灯才会亮起。

    裁判也根据亮灯判定得分。

    不过,莫白的攻击却与他人不同。

    见格米摆好防守,莫白轮起长剑,朝着前向便是一甩。

    这一甩,就像甩鞭子一样的,拍的一声,手中的轻剑便抽中了格米。

    这还不止。

    因为击剑运动员头上带着面具,身上穿着防护服,哪怕就是被刺中,运动员也不会受伤,更不会有痛感。但莫白却不刺,改刺为抽,最为重要的是,在这一剑之下莫白还加入了透劲。

    力道传至剑身,往格米身上狠狠的抽过。

    “啊……”

    只听见一声惨叫,格米痛的连退了好几步。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情况?”

    “难道莫白这一剑伤着了格米?”

    “不太可能呀。”

    不只是国内这一边的主持人,西班牙电视台的两位解说也是不解。

    至击剑运动发展至今100多年历史,虽然早期的击剑运动的确很有杀伤性,但随着面具,护套等等防护装备的产生,击剑基本上已经不可能对运动员造成什么危险。更何况,击剑运动员身上穿的衣服在圈内一直称之为防弹服。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真正的防弹,但能称之为防弹服的,显然不是一把钢剑就能刺穿的。

    而且,更为主要的是,不管是轻剑还是重剑,他们的剑尖都是圆柱形的,杀伤力不大。

    特别是剑尖上装有电钮,根本就不会对运动员产生伤害。

    可也正是这样,格米竟然发出了惨叫的声音。

    这太让人奇怪了。

    “格米,你怎么了?”

    裁判示意暂停,寻问格米的情况。

    “没,没什么。”

    格米也是脸红。

    虽然身上被那一剑抽中无比的巨痛,但几十年来击剑运动中还没有动动员喊痛的先例。

    “既然没什么,那么,比赛继续。”

    裁判发现格米没有什么情况,示意比赛继续开始。

    “拍……”

    又是一剑。

    裁判仅仅只是刚喊出开始,莫白又是一剑甩了出去。

    “啊……”

    格米再一次惨叫一声。

    这一剑比刚才打得还痛,哪怕格米不想叫出声音,但也是控制不住。

    “你?”

    裁判用眼神看着格米。

    “没事,没事。”

    胀红着脸,格米不时摇头。

    “裁判先生,格米估计是打得很爽。”

    莫白心中暗笑。

    他刚才一剑抽过去,可是控制着电钮不让触碰到对方的身体。

    这也让莫白哪怕是抽得再用力,电钮也不会亮灯。

    当然,这也意味着,这样的比赛,莫白可以放心大胆的一直连抽。

    “继续。”

    因为没有亮灯,加上格米防具没有任何破损,裁判这一次没有喊暂停,用眼神示意继续。

    “拍。”

    这一次,莫白不再客气。

    使出了7成的力道,又一剑甩在了格米身上。

    而且,这一次莫白却是再也不管格米是叫还是不叫。

    手持轻剑,就像抽鞭子一样的,不断的往格米身上甩去。

    拍。

    啊。

    拍拍。

    啊啊。

    拍拍拍。

    啊啊啊……

    一剑抽过,格米发出一声惨叫。

    两剑抽过,格米发出两声。

    三剑抽过,格米的惨叫声已经连成一线。

    剑道赛场上,响起了一阵无比有节奏的乐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