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627章:七子之歌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627章:七子之歌

第627章:七子之歌

 好书推荐:
    “李老,那个莫白也太不像话了,知道不是我们的对手,竟然发动他们的水军来攻击我们。”

    “是呀,可恶,今天一早起来,居然有数百条贴子在骂我。”

    “数百条,那你还算轻的,我会说我微.博都有1000多条骂我的吗?”

    还是一直常去的茶馆,十几位老一辈艺术家在茶馆里愤愤不平。

    “哎,李老,你怎么不说话了?”

    “是呀,李老,听说那艺术司的副司长郑连还算你半个徒弟,不知道有没有这事?”

    “不管是不是,我看,李老,我们一起去艺术司抗议。”

    “对,那个莫白简直在耍流氓嘛,还说什么天才,一定要让他下台才行。”

    几位老者都是看着刚刚出院的李德炳。

    “别说了,你们还是看看莫白写的诗吧。”

    李德炳有些心灰意冷,摇了摇头说道。

    “看他写的诗做什么?”

    “李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那个莫白写诗有些水平,但我们与他比的又不是诗,而是少年儿童歌曲。”

    “对,如果他创作不出几首经典的少年儿音歌曲,那么,他就应该下台。还好意思当顾问,我们这一些老骨头还没当呢,哪轮到他。”

    众人又是一阵吐槽。

    只是,这个时候,李德炳却是拿出一个笔记本,无比沉重的念道。

    【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老的海,

    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

    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

    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

    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李德炳的声音虽小,但是,念出来的声音却是铿锵有力。

    在坐的老者个个都是赫赫有名的艺术工作者,只是一听,众人便肃然起敬。

    “李老,您这诗歌写得太好了。”

    “诗歌里写的不会是【威海卫】吧。”

    “啧啧,厉害呀,李老,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众人都是搞艺术的,大家对于诗歌都有独到的见解。

    此时听到李德炳念出的这一首诗歌,却是一下子有些激动。

    他们哪里会不知道,这首诗歌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

    只是,这时的李德炳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念道。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弯。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在坐的老者最年轻的有60岁,老一些的有80岁,甚至还有一位90多岁的老者。

    如果说对于历史最为清楚的,除了他们这一群人,还有谁呢?

    华国百年之前受到的一系列欺辱,哪怕就是一辈子,他们也无法忘记。

    当李德炳念出第二首的台弯时,众人已经满脸的凝重。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众人没有打断李德炳。

    他们知道,此时的李德炳,在艺术领域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令他们仰望的高度。

    哪怕不说其他,光是现在来分析,他们便认为,这两首诗的韵味便不下于蔡先生的岁在当年。

    而且,看起来这两首诗还是一个系列。

    再加上此诗所描写的年代,其中的深意,恐怕是《岁在当年》亦比不了。

    特别是最后一句,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更是激起了数位老者的泪花。

    祖国百年之前遭受到了很多欺辱,如今也算是站起来了。但是,仍有一个地方,没有回归我们的怀抱。这个地方,便是台弯。最后一句,母亲,我要回来,简直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特别是有一位90位的老者,更是无比的激动。

    他有一位弟弟,就是去了台弯。

    可是,这么多年了,至今却一直未能回来。

    李德炳仿佛沉静在了诗歌当中,仍然没有停下。

    接着第二首,李德炳继续念道。

    【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这说的是香江。

    幸运的是,香江在97年回归了祖国的怀抱。

    不过,虽然如此,当回首百年之前外国列强刮分祖国时的场景,数十位老者的拳头都是不由自主紧紧的抓在一起。只要一声令下,哪怕就是老弱之躯,亦将拼命。

    掌声袭来。

    数位老者被李德炳这三首诗歌感动的全身沸腾。

    哪怕就是早已过了年轻激动时的年龄,但仍是止不住的热血上涌。

    “好,好诗。”

    “李老,您写的好诗呀。”

    “真没想到,李老,您这几十年竟然成长到了这地步。”

    “是呀,你这般高度,我们都要仰望了。”

    一系列赞美,不断说出。

    只是,听着数十位老友的称赞,李德炳却是苦笑的摇摇头。

    “我也很想这诗是我写的,可是,这并不是我写的。”

    “啊,不是你写的?”

    其他老者有些尴尬,刚才一翻动作白做了?

    不过,虽然如此,这诗歌写得也太好了,不管是谁写的,都要夸他一句。

    “那是谁写的?”

    “李老,这应该是新创作的诗歌吧,之前我就从来没有读过这几首。”

    “写得真好,风格与历往的诗人都不一样,虽然写的是现代诗,但感情却无比的真挚。”

    “是呀,了了几句,看上去是低吟,但我能从诗中感受到诗人内心的咆哮。”

    “这是举国之痛,任何一人都是一样的心情。”

    “李老,您这是做什么,你还没说,这几首诗到底是谁写的呀。”

    众人都是看着李德炳。

    “你们想知道?”

    “当然。”

    “你们真想知道?”

    “废话。”

    “你们确定想知道?”

    “李老,您这是怎么了?”

    一众老者有些抓狂,你这是逗我们玩呢?

    “不是我逗你们玩,而是,我怕我说出这人是谁,你们恐怕会吓一跳。”

    “怎么可能。”

    “快说吧,难道这个诗人有三头六臂不成,我们还会吓一跳?”

    “就是,我们活了这么大把的岁数,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吓住的,快说。”

    几位老者又是催促。

    “那好,我说了。”

    重重的咳了一句,李德炳终于说出。

    “这个人,就是莫白。”

    “是的,没错,就是我们之前一直念叨的莫白。”

    ……

    一口气,莫白写了六首。

    六首,都发在了微博上。

    发完之后,莫白没有再写下去。

    而是好好的睡了一个觉,第二天,当再次打开微.博时。

    莫白却发现,昨天写下来的六首诗,已经传遍了互联网大大小小每一个脚落。

    不只如此。

    哪怕就是传统媒体,一些报纸杂志,也在此时转载了莫白写的六首诗。

    【华国伟大诗人再现。】

    【天佑中华,没想到现代还有一位如此杰出的诗人。】

    【六首诗歌,每一首代表一个地方,每一个地方都是我们永远忘不了的痛。】

    【莫白:一代大师风范】

    一系列的好评,如潮水般的涌来。

    “大白,你终于出现了。”

    “呃,昨天晚上太累了,写完诗就睡着了。”

    “知道,写诗很费脑力的,是应该好好休息。不过,你不知道,你的这六首诗,已经轰动国内了。”

    “是呀,大白,那些之前攻击你的家伙,都不好意思再提与你PK了。”

    “对了,大白,这六首诗叫什么名字呀,你怎么没有写诗名。”

    白玉堂一众弟子纷纷问道。

    “这个呀,抱歉,是我忘了,这几首诗是一个系列,叫做七子之歌。”

    “七子之歌?”

    “是的。”

    “七子指的是祖国母亲的七个儿子吗。”

    “对。”

    “大.连,台弯,香江,威海卫,九龙岛,广.州湾……只有6个呀,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是澳.门,合起来就是七子。不过,这一首还没有写。”

    “明白了。”

    众人点头。

    七子之歌。

    这诗名牛逼。

    连起来所蕴含的意义,更是震撼。

    “吼吼,大白这回是要暴走呀。”

    “那是,大白一直很牛逼。”

    “对,大白本来就很牛逼,只是一直很逗逼,弄得大家不知道。”

    “现在好了,我想,大白这几首诗之后,众人再看大白时,都会满怀敬意。”

    “可不是,看看大白的微.博,那些网友留言,一直都是先生先生的叫。妈呀,我要是大白,直接就要尿了。”

    “七子之歌,还有一子没写,大白什么时候写好呀,好期待。”

    “淡定,写诗需要灵感,哪能想写就写。不过,既然是七子之歌,肯定会有七首。”

    白玉堂分群【观鱼堂】,一众粉丝私下里背着大白议论说道。

    ……

    “莫白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你昨天写的六首诗,太棒了。”

    艺术司,郑司长激动的对莫白说道。

    “郑司长见笑了,这首诗其实不只六首,而是有七首。”

    “七首?”

    “对,七首是一个系列,名字叫做七子之歌。”

    “七子之歌……”

    郑连眼前一亮:“七子,七子,祖国母亲的七子,好名字。对了,还有一首呢,您怎么没有写出来?”

    “还有一首就是我给贵司创作的作品。”

    “啊?”

    “郑司长,你不是说要我创作出一首经典,一首让人无法可说的作品吗?”

    “莫白先生,我们要您创作的是歌吧。”

    “我知道,你们要的不是诗,是歌。最后一首,我已经给他谱上了曲。”

    说着,莫白将“七子之歌”的最后一首《澳.门》拿了出来:“我已经联系好了一所小学,并挑选了60位小朋友一同合唱。明天,我会将合唱版的七子之歌拿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