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四百四三章:与袁老一起下田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四百四三章:与袁老一起下田

第四百四三章:与袁老一起下田

 好书推荐:
    “莫白先生,您在哪,我想亲自见您一面。”

    看着袁老在微.博上发出来的这句话,一众粉丝目瞪口呆。

    “我去,连袁老都止不住激动的想见莫白了。”

    “大白,我的白,你到底刚才说的是什么?”

    “大白,难道,你真要完成你的超级水稻计划?”

    “宇宙第一稻,宇宙第一稻。”

    哪怕就连办公室,以及其他的一众科研人士,这会儿,也是全体惊呆。

    如果说刚才他们还在说莫白这是在瞎说,但是,当袁老亲自说出要见一见莫白之时,这一些人士却是全体闭嘴。

    笑话。

    杂交水稻里面所有的研究员,恐怕也比不上袁老先生十分之一。

    连袁老都这么激动,你还有胆子说莫白不懂杂交水稻么,那简直是太不将袁先生放在眼里了。

    “袁老先生太客气了,怎么能让您来见我这个小辈,应该是我去见您才是。”

    莫白当然知道袁老震惊的原因。

    身为全球最为顶尖的杂交水稻研究专家,袁老绝对从刚才自己说出的这一翻话里面得到启发。

    “不行,不行,我应该去见您。”

    袁老立即摇头说道。

    “不行不行,袁老您这样说,那就是折小子的寿了。”

    “好吧,我在北湖省杂交水稻科研基地。”

    没办法,最终袁老只好同意让莫白来见自己。

    “好的,袁老先生,明天见。”

    与袁老约定好,莫白没有停下,而是恶补了一众杂交水稻理论。

    前世莫白虽然对于杂交水稻有一些了解,但毕竟了解有限,面对着像袁老这样的大家,莫白生怕不小心弄出了笑话。

    还好以现在莫白的智商,各种理论知识只是一看便已全部消化。

    再结合前世“石明松”先生的理论,莫白已然信心十足。

    第二天,莫白直接乘坐飞机,来到了北湖省杂交水稻科研基地。

    北湖省地处南方,古代属楚,几千年来都是种植水稻的重要地区。杂交水稻虽然是科研,但研究的却是人们日常食用的口粮,所以整个的科研机构却是建立在郊区几千亩稻田的农村里。

    当莫白来到科研基地之时,袁老却是亲自站在入门口等候。

    一见莫白来到,便已亲自迎接。

    “莫白先生,昨天你说要来,没想到今天就来了,实在是令袁某感动。”

    “袁老先生说哪的话,早就想请袁老先生指点。”

    “哈哈哈,莫白先生,您这一趟来,我可是请您指点的。”

    “袁老先生过谦了,其实我就是脑洞有些大,总是有一些胡思乱想,这才在微.博上胡言乱语了几句。”

    “科学的创新正需要你这种脑洞,而往往有的时候我们花费一辈子的时间,还不如与您一样,换一个思路。最近几十年我们杂交水稻技术停步不前,我看呐,我们也是到了换换思路的时候。来来来,莫白先生,一路劳累,先到住处休息一会。”

    “不不不,不累,袁老先生,我们还是去农田里吧。”

    “啊……”

    袁老有些惊讶,但却心中一喜。

    做了一辈子的研究,其实他也讨厌那种客套阿谀奉承。

    有这么多时间,还不如脱了鞋跑去地里看看。

    之前没见莫白之前,虽然袁老对于莫白也很尊敬,知其是一位文学大家,便做好了礼数。本以为刚见面就要与其高谈几个小时,甚至袁老还特地背了几首诗,想与莫白拉近一点距离,不想,莫白竟然这么直接的亲自下地。

    “袁老,难道您还想与我闲聊几个小时呀,或者,您还想与我讨论诗词歌赋什么的?”

    莫白向袁老开了一句玩笑说道。

    “哈哈哈,莫白先生,有趣,有趣。我倒是很想与您谈一谈诗词歌赋,但我就是种田的,种了一辈子田,哪里有什么水平讨论诗词歌赋。既然莫白先生这么有兴趣,我们就一起去。”

    “行。不过,袁老先生,您还是叫我莫白吧。以您的岁数,做我的爷爷都有剩,再叫我莫白先生,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您在文学上的成就,我就是叫你莫白先生也没有什么。”

    “这可不能这么说,我们现在不谈文学,只谈种地,在种地方面,我不是先生,我是学生,您才是先生。”

    “果然是大文学家,有理有理,那既然如此,我就叫你莫白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只是一会儿便到了一处农地里。

    这会儿正是播种的时候,农地里已经有科研人员正在田里插秧。

    当然,也有一些秧苗还绿油油的长在水田里,微风一吹,好不神清气爽。

    “呼,这里的空气真好。”

    深呼吸一口气,莫白感慨说道。

    “可不是,我现在80多岁身体还这么好,就因为我常年呆在农地里。这里空气新鲜,一年四季几乎没有任何污染。要是让我天天跑去大城市,我非得70多岁就挂了。”

    “您老可不能这样说,国家还等着您做贡献呢。”

    “唉,一把老骨头了,就算有心也无力了。相信你也知道,虽然我们包括全世界都一直在研究杂交水稻,但最近几年,技术方面基本上没有什么突破。此之前我也在考虑,能不能找到一种降低杂交水稻技术复杂度的办法。只是思来想去,可能脑袋缰化了。直到你在微.博上一说……虽然我不敢确定这种方法是否可行,但的确是一条难得的思路。不过,我们先不谈这个,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怎么会想到这种方法?”

    说完,袁老抓起一把秧苗:“走吧,一起。”

    “一起。”

    也不二话,卷起裤脚,莫白便赤脚下了农田。

    “好样的,等等我。”

    袁老亦是一笑,也跟了上前。

    “袁老,刚才正如您所说,正是因为你们身在其中,一时可能有一些没有考虑到。而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科研人士,站在局外,或许看得更清楚一些。目前我们乃至世界的杂交水稻技术,全都来自于三系法的理论。虽说三系法理论非常严谨,但也不得不说他的缺陷。以三种水稻为例,【恢复系】只占正常水稻里的10%,保持系只占5%,当然,这还不算什么,最少见的雄性不育系,%都不到……本来这个技术就无比复杂,三种水稻所占比率实在是又过于太少。这不仅增加了我们杂交水稻的技术复杂度,更增加了研发其他品种的难度。”

    昨天一晚上的消化理论知识也不是白做的,一边插秧,一边对着袁老说道。

    “是呀,正因为雄性不育系实在是太过于难找。基本上在80年代初期,我们寻找的雄性不育系水稻都是从野生水稻里意外得来的。不过哪怕如此,经过几十年努力,我们寻找到的优良雄性不育系型号仍是非常少。

    袁老也是感慨。

    “不过,虽然说是这么说,但三系杂交水稻理论仍是最为严谨的理论,如果如您所说,没有保持系,那我们这一个理论就失去了意义,也就不可能培制出杂交水稻。”

    这时,两人终于说到了重点。

    “袁老,三系杂交水稻只适用于三系杂交水稻,而保持系只是为了给不育系授粉,令他生长出来的仍然是不育系。如果不育系自己会生长呢,那要保持系做什么?”

    “不可能。”

    袁老摇头:“既然叫不育系了,首先就证明他已经是不育了,不育就不可能自我繁殖,他怎么可能自己生长呢?”

    “万事无绝对,袁老,打个比方吧,一些成熟于夏天或者秋天的菜,但经过大棚改造,我们在冬天,在春天也可以吃到这样的菜。”

    “这一点我理解,大棚是影响了农作物的温度,所以改变了他们生长的习性……”

    袁老正要说下去。

    突然,袁老一愣,看着莫白说道:“莫白,你是说温度?”

    “是的。”

    莫白点头:“准确的说,不只是温度,还包括阳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