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三百九五章:志怪小说最高峰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三百九五章:志怪小说最高峰

第三百九五章:志怪小说最高峰

 好书推荐:
    燕大中文系。

    “各位,最近有没有看一部叫做聊斋的作品?”

    “有看过,不错,写得有点意思。”

    “岂止是有点意思,简直是太有意思了,我认为,莫白写的那本《聊斋》已经超过了《搜神记》。”

    “扯吧,搜神记可是我国志怪的最高峰,莫白的聊斋怎么比得了。”

    “就是,虽然我们也承认莫白有才,但想挑战经典,不好意思,再过100年吧。”

    “真不敢相信你们还是水木中文系的,莫白怎么就不能挑战经典了。看看人家写的西游记,各位敢说他的经典程度弱于搜神记?”

    “西游记是,搜神记是志怪合集,本身类型不一样,有什么好比较的。”

    “行,那就拿聊斋来与搜神记比较,各位可以去看一看,聊斋比之搜神记真不是高了一个点两个点。”

    “继续吹,聊斋写得再好,有搜神记中的干将莫邪经典吗,聊斋写得再有哲学,有宋定伯捉鬼教育深刻吗,聊斋写的再牛,有东海孝妇那般可歌可泣吗?”

    不得不说,做为华国志怪最高峰的搜神记,里面确实有着无数的经典。干将莫邪,宋定伯捉鬼,东海孝妇(后世关汉卿以此为蓝本创作了窦娥冤),董永(后世天仙配也由此演变而来),李寄斩蛇……这一些篇目,有的还入选了语文教科书。一直以来,搜神记的地位,只在四大名著之下。此时竟然有人说莫白写的聊斋超过搜神记,一众燕大学子,那可完全不认可。

    不过,纵然如此,那些喜欢聊斋的亦没有就此罢手。

    “我们也承认搜神记是志怪中的经典,但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旧人,聊斋之经典,同样不输于搜神记。就如里面一篇叫做王六郎的作品,经典程度就不下于李寄斩蛇,至于如宋定伯捉鬼者,聊斋里面的《狼三则》亦无比的经典,此外聊斋里面《画壁》,《连城》,《乱离两者》……都写得令人拍案叫绝。更为令人感慨的是,还是其中一个又一个鬼狐故事,《香玉》,《白秋练》,《绿衣女》,《青娥》都是令人大开眼界……最近连载的《辛十四娘》更是将鬼狐发展到了一个历史高峰,当然,毕竟聊斋这才刚刚出现,影响肯定没有搜神记大,但我相信,未来聊斋的成就,绝对不下于搜神记,甚至只高不低。”

    “如果各位不信,不如亲自去看一看莫白的聊斋,看完之后,再回来评价。”

    燕大中文系做为国内最高等的中文学府,自然眼光无比之高。聊斋虽然只是刚刚出现,但已有不少人看出了聊斋的精髓。不过,毕竟搜神记传承时间太久,而且写得也经典,一直被称之为志怪最高峰,要让他人相信聊斋胜过搜神记,实在是有一些不可能。

    不过,这一翻在燕大论坛上讨论,却是引起了燕大一位中文系教授“严行之”的关注。

    其实在莫白写出西游记之时,严行之就有关注莫白。

    并且,对于西游记,严行之亦评价为堪称名著之作。

    不过到底西游记成作时间太短,再加今人厚古薄今思想,文学界对于西游记的评价时有争论。

    今天浏览论坛之时,看到不少学子的争论,严行之这才发现莫白又写了一部新作。

    “聊斋。”

    进入莫白微.博,严行之很快就看到了莫白的最新作品。

    当然,严行之进入莫白微.博倒不是与一些学子一样,就是想拿聊斋与搜神记做一个比较。

    他是真的很喜欢莫白的作品。

    “聊天的屋子。”

    看到聊斋这两个字,严行之笑了笑,这名字取得有点意思。只是,当严行之从聊斋的第一篇目录开始翻起,前面三则聊斋的小故事,却是令严行之一脸的蒙逼。

    “黄九郎,我的天,这也太恶搞了吧。”

    看着聊斋里面的一幅篇目《黄九郎》,严行之真是哭笑不得。

    其实对于莫白,严行之一向很喜欢,甚至还很敬重。

    敬重不是因为莫白是明星,敬重的则是莫白的才华。

    在严行之眼里,如果放在古代,莫白绝对是一代文豪的人。

    只是这家伙,这文豪也太洒脱了吧……

    不过,严行之也只能叹一口气。

    做为中文系教授,他才不像平常人一样的认为身为文豪就一定要有文豪的样子。

    事实上,历史当中很多有才的才子,他们都有着无数的怪脾气。

    莫白这种动不动就坑人的个性,其实还是能接受的。

    继续看下去。

    “四十千。”

    看到《四十千》时,严行之这才点了点头。

    还好,莫白没有再恶搞下去,这篇作品就写得不错。

    “孙必振,这则也不错。”

    一边看,严行之一边点头。

    而当看到《王六郎》时,严行之已然有一些激动起来。

    “我道那帮小子怎么这么激动,这篇王六郎写得还真是高明。”

    什么才叫君子之交淡如水,王六郎这一篇便是最为经典的体现。

    这不免让严行之回想起了他的一位老友,不知不觉,却是长叹了口气。

    “老朋友,一别十年,不知道你过得如何?”

    深呼吸三口气,收拾心情,严行之继续看下去。

    《狼三则》《乱离二则》《细柳》《鲁公女》《画壁》《连城》《香玉》《叶生》……

    一篇篇经典的篇目,又无形中调起动了严行之的情绪。

    在这里有讽刺为官者的残暴。

    在这里又有歌颂女性之坚强。

    在这里有赞美年轻人为爱情奉献一生。

    在这里有托物寓志,训诫世人的哲理。

    一口气,严行之看了聊斋100多篇,虽然还没有看完,但严行之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丝评价。

    虽然聊斋目前的名气无法与搜神记相比,但是,若论艺术价值,聊斋已经不差搜神记多少。

    揉了揉眼睛,看了这么多篇,严行之感觉有些累了,剩下的决定第二天再看。

    回到目录,严行之不小心却是点了一篇莫白写的序文。

    【身披香草的山鬼,引起楚国诗人的感慨,把他写进诗篇;牛鬼蛇神,李贺却嗜吟成癖。直抒胸臆,不迎合世俗,他们各有理由。我孤寂失意,犹如萤火,而魑魅争此微光;追逐名利,随世浮沉,反被魍魉讥笑。虽无干宝之才,却痴迷于奇异之事;颇类当年的苏子,喜人妄谈鬼怪。耳闻笔录,汇编成书。久之,四方友人以书信相寄,加之喜好和搜集,所积益多。甚至:人在中原,发生的事竟比荒蛮之地发生的更为奇异;眼前出现的怪事,竟比人头会飞的国度更加离奇。逸兴飞动,狂放不羁,在所难免;志托久远,如痴如醉,不必讳言。诚实之人,能不因此见笑?然而在五父衢头所听到的,或许是些无稽之谈。而三生石上的故事,颇悟因果之理。恣意放言,或可有理,不必因人废言。

    我生之时,先父梦见一个病瘦和尚,袒露右肩闯进屋中。铜钱大小的一块膏药粘在乳旁。父亲醒后,正好自己生了下来,乳旁果有一块黑痣。并且:小时体弱多病,长大命不如人。门庭冷落,如僧人凄清幽居;笔耕谋生,似和尚持钵化缘。每每搔头自念,那和尚真是我的前身吗?因果相报,不能成佛升天。而随风飘荡,转生人间,身为贫贱。六道轮回,岂无天理。半夜灯光,昏昏欲灭,书斋冷清,桌案似冰。集腋成裘,妄想写成《幽冥录》的续编;把酒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实是可悲。唉!霜后寒雀,栖树无温;冷月秋虫,依栏自暖。知我者,只有那些冥冥之中的魂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