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二百七十章:鬼吹灯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二百七十章:鬼吹灯

第二百七十章:鬼吹灯

 好书推荐:
    “好了,几位选手都去创作了,大家还是休息一下吧。”

    导播室,一众节目组工作人员说道。

    “来,董清,喝杯水。”

    “谢谢。”

    “对了,董清,你觉得第一场谁会夺得最高分?”

    “不确定,大家实力都很强,我也无法预料。”

    “我倒是很喜欢郑渊洁郑老师,可惜这一场是讲恐怖故事,有些遗憾。”

    “有什么遗憾,节目规则就是这样,每一场都会突出每一位选手的优势。这次的是恐怖大赛,最为有优势的当然是张正。当然,那个于文也有些优势,毕竟他也是写侦探出身的,侦探与恐怖有一些类似。”

    几人正说着,这时,摄像头里一阵声音却是响起。

    “咦,谁在打呼……”

    正喝着水,众人又看起了屏幕。

    “我去,莫白竟然睡着了?”

    “不会吧,不是在创作故事吗?”

    “我也想他在创作故事,可是……”

    看着屏幕中莫白就此睡着的镜头,节目组一众成员目瞪口呆。

    “董清,要不要去叫醒莫白。虽然创作的时间有好几个小时,但万一他睡到8点,到时候比赛都没法比了。”

    “嗯,我去叫他。”

    “不用,让他睡吧。”

    董清却是摇头说道:“别去打扰他,毕竟,现在我们的比赛已经开始。”

    “倒也是。”

    这一说,那位准备要去叫醒莫白的工作人员走了回来。

    按照规则,其实现在也是在比赛,任何人不得干扰比赛进程。

    至于你比赛时间睡觉,那就是你的事。

    “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总决赛竟然睡着了。”

    “是呀,我也算是服了他。”

    “估计是太累了吧,大家也知道,总决赛后莫白还得再去打叙利亚呢。”

    “噗嗤……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莫白还是球员呢。”

    “唉,这家伙也是有才了,当真是能文能武,娱乐圈找不到第二个了。”

    “确实太有才了,不过,这睡觉是怎么回事。”

    “算了,别管了。莫白不是笨蛋,估计有自己的策略吧。再说,可能是他觉得恐怖故事不是自己的专长,想也白想,反正会输,还不如休息一下。”

    “也是。”

    众人都是点头。

    同时,节目组工作人员也将莫白睡觉的视频剪辑了下来。

    开赛之前,这一些选手创作的镜头可是深受大家的喜欢。

    更不用说莫白在创作的时候睡觉。

    恐怕这个镜头一出,无数观众都要笑得吐血。

    转眼。

    晚上7点半,离故事大会直播还有1个小时。

    此时,郑渊洁,张正,于文,马元先后创作完毕,都从房间里出来。

    而此时莫白也在睡梦中醒来。

    看着几位,莫白问道:“几点了?”

    “7点了,就快比赛了。”

    “莫白,你这么早就出来了呀,写了一个什么样的好故事?”

    “嗨……刚睡着了。”

    揉了揉眼睛,莫白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睡着了……”

    众选手目瞪口呆。

    “莫白,你这是鄙视我。”

    与莫白差不多年纪的于文怒视着莫白说道。

    “对,对,莫白,比赛关头竟然睡觉,你这是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

    张正也是跟着说道。

    “少来,刚才真睡着了。不过,你们可得当心一点,我刚才做了一个很恐怖很恐怖的梦。一会比赛的时候,我就准备将这个梦说出来,吓不死你们。”

    莫白嘿嘿笑了一句。

    “莫白,你这是公然挑衅我们呀。”

    最为有优势的张正也笑了起来:“你这家伙,这要是出一个笑话题,你绝对冠军。”

    “大家都出来了呀,那先吃饭,吃饭了好比赛。”

    见大家创作完毕,节目组导演便带着盒饭走了进来说道。

    “太好了,又有饭吃了。”

    一见有饭吃,莫白连忙揭开了盒饭:“我说,导演,跟你们提下意见。你们这里的菜太难吃了,完全不合我口味呀,一会肯定影响我发挥。”

    “噗……莫白,你这是要笑死我们呀,还影响发挥。别说了,我们还要吃饭呢。”

    “真的。这菜做得真一般,还没我做得好呢。”

    莫白认真的说道。

    “这么说,你还是大厨了。”

    “还好,还好,祖传手艺,若是有时间,我还准备什么时候参加个美食大赛呢。”

    “我觉得央视得开一个吹牛大赛。”

    “对,莫白一定能拿冠军。”

    大家都是讲故事的能手,大家一边吃,一边聊,一顿饭吃的好不愉快。

    8点。

    央视华夏故事大会正式开始。

    “华夏上下五千年,五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故事……欢迎大家收看由TT集团为大家灌名播出的华夏故事大会……”

    主持人董清风彩依然。

    “经过此前激烈的晋级赛,我们有5位选手脱颖而出,最终来参加我们的华夏故事大会总决赛。下面,我们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郑渊洁。”

    在主持人董清的安排下,郑渊洁也从后台上场。

    “郑老师上场了。”

    “郑渊洁老师,加油,我最喜欢你的童话故事了。”

    “可是这场比的是恐怖故事呀。”

    “反正,我就是喜欢郑渊洁老师。”

    虽然郑渊洁不是什么明星,但写了三十多年童话,在某一方面来说,他比之明星还明星。

    郑渊洁只是一出现,一众电视机前的朋友便不断的为郑渊洁加油。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关于森林猛兽的故事……”

    故事大会之所以吸引人。

    除了参赛选手是一些精英牛人之外,还在于故事的原创性。

    总决赛,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有些可惜,郑渊洁毕竟是写童话出生的。

    虽然这一则故事稍有一些恐怖,但总体显得平淡了许多。

    紧接郑渊洁出场的,是复大教授马元。

    “秦朝时候……”

    马元是历史教授。

    虽然马元并不擅长讲恐怖故事,但历史包含丰富。往往在五千多年的历史当中,他就能找到一些奇之又奇的故事。而在这一些奇怪的故事当中,往往又有一些相当恐怖。

    马元结合历史,又进行了一翻加工,一则恐怖的故事便已出现。

    “哇,这个马教授不错呀,这个故事讲得够恐怖的。”

    “是呀,传说这家伙人品不怎么行,但学问看起来还不错。”

    “毕竟是教授,能力肯定不俗。”

    “之前还以为鬼故事大师张正能拿下这一场比赛,看来这个马教授也很厉害呀。”

    马元一则故事结束,一众观众不时点评说道。

    “20年前在南非有一桩杀人案……”

    马元之后则是于文。

    于文是写侦探的,不过,往往有的时候侦探比恐怖还恐怖。

    故事只是一开讲,众人都是内心一凛。

    “精彩。”

    “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刚才以为马元的恐怖故事已经够恐怖了,没想到于文的更恐怖。”

    “是呀,那个没手没脚的尸体,想想都恐怖。”

    于文讲完,阵阵掌声不时传来。

    “今天是星期六,晚上8点30分。”

    第四位出场的是这一场的主角张正。

    做为鬼故事大师的张正,所有人都认为张正必定夺得这一场比赛第一。

    张正从后台一出,便看了看左手的手表,说着日期与时间。

    大家以为张正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突然,张正说道:“我们这一则故事发生的时间,也恰恰是星期六的晚上8点30分,一位红衣女孩,从商场的7楼跳了下去……”

    “我靠,张正,你吓了我一跳。”

    “妈呀,张正果然牛逼。”

    “专业选手就是专业选手,别的故事先不说,这恐怖故事讲的当真牛逼。”

    张正最擅长的是鬼故事。

    并且,张正还有一个电台节目,名字就叫张正讲鬼故事。

    每到半夜,张正都会前往电台,专门为无数听众讲他原创的鬼故事。

    虽然很多听众一边听一边吓得半死,但仍是每到半夜的时候,都会收听张正的节目。

    此时,张正将故事与现实相结合的手法只是一出,瞬间便收到了无比的效果。

    “看来这一场张正是冠军了。”

    “嗯,刚才这一则故事太吓人了,妈的,害得我总是想着那个跳楼的红衣女孩。”

    “大半夜的,又跳楼,又红衣……这简直跟看鬼片一样呀。”

    虽然还有最后一位选手没有出场,但众人已经觉得张正夺得了第一。

    “下面有请第五位选手,莫白。”

    不管张正讲的鬼故事有多恐怖,但最后仍有一位选手。

    “莫白终于出场了。”

    “这家伙,大家看了故事大会片花了没,莫白在创作故事的时候,竟然在睡觉。”

    “看到了,我也算是服了他,总决赛的时候竟然睡觉。”

    “不对,莫白不是说,他做了一个很恐怖很恐怖的梦吗,说不定这个梦比张正的鬼故事还更恐怖呢。”

    “尼玛,这也信,不知道莫白是吹牛大王呀。”

    “就莫白,这丫的一出场我就想笑,哪里能够恐怖。”

    “对呀,别恐怖故事说成搞笑故事了。”

    身为1线明星的莫白,此时人气自然不低。

    不过,以大家平时对莫白的映像,都感觉莫白这家伙就是一个搞笑大王。

    此时轮到莫白说恐怖故事,却是让大家都是笑个不停。

    “嗯嗯,咳……”

    感觉气氛有一些尴尬,莫白用力的咳了一句。

    唉,气质好像有一些不符呀。

    不过,这一咳,更完蛋,现场一众观众更是笑个不停。

    “妈呀,这家伙真是来讲笑话的。”

    “还恐怖,哈哈哈,哈哈哈……”

    “莫白,要不讲个笑话故事也行,反正你也得不到第一。”

    台下有观众起轰说道。

    “三国时曹操手下有一支军队为了筹集军饷,专门挖前朝王公贵族的陵墓甚至汉代的陵墓,人们把这官方的盗墓军队叫摸金校尉……”

    虽然气质有一些不符,不过,这会儿莫白也没办法。

    他相信,一会之后,只要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他们一定会改变看法。

    “摸金校尉们干活,凡是掘开大墓,在墓室地宫里都要点上一只蜡烛,放在东南角方位。然后开棺摸金,死者最值钱的东西,往往都在身上带着,一些王侯以上的墓主,都是口中含珠,身覆金玉,胸前还有护心玉,手中抓有玉如意,甚至连**里都塞着宝石。这时候动手,不能损坏死者的遗骸,轻手轻脚的从头顶摸至脚底,最后必给死者留下一两样宝物,在此之间,如果东南角的蜡烛熄灭了,就必须把拿到手的财物原样放回,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头,按原路退回去。因为传说有些墓里是有鬼的,至于这些鬼为什么不入轮回,千百年中一直留在墓**,那就不好说了,很可能是他们舍不得生前的荣华富贵,死后还天天盯着自己的财宝……”

    没错。

    莫白要讲的故事,便是盗墓《鬼吹灯》。

    不用说,鬼吹灯只是一出,众人刚开始还是笑声一片,只是,当听到莫白所说的盗墓之时,众人内心里却是无端生起了一股寒气。

    “我靠,盗墓。”

    “这墓也能盗?”

    “还从死者身上拿东西。”

    “这个,什么是盗墓?”

    “这都不知道,挖坟呀。”

    “怎么感觉有点冷,那墓里面不会有僵尸吧?”

    “墓室里点蜡烛,尼玛,好邪乎的感觉。”

    “妈妈咪,我好怕……”

    顺着莫白所讲,众人只感觉置身于荒山坟墓之间,无比的恐怖,漫延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