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能大明星 第一百九十章:“蔡文姬”现世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全能大明星 > 第一百九十章:“蔡文姬”现世

第一百九十章:“蔡文姬”现世

 好书推荐:
    “两位要喝点什么茶?”

    “随便。”

    “这位小妹妹,你的琴弹得真好,现在很少人会弹你这种古琴了。”

    “唉,弹得好也没什么用,大部分人也听不懂。”

    大概是看到并没有几个人能听懂女孩所弹的曲子,女孩叹了口气说道。

    “谢谢,茶好香。不过,我觉得嘛,时代在发展,大家也很难静下心听这一些古典曲子了。”

    莫白与杨曼欣然坐上前,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是呀,如果这首曲子有歌赋就好了,据说当时蔡文姬是写了十八首汉赋。”

    胡笳十八拍,每一拍为一章,一共十八拍,也就是十八章,统称就是胡笳十八拍。

    当时汉朝流行的是赋,与现在的歌词差不多,若是配上音,那就成了歌。

    杨曼也是暗自叹息,这么经典的歌赋竟然没有流传下来。

    “是呀,如果能流传下来,大家哪怕没听过这首曲子,但也可以学习曲子里面的赋词。”

    女孩也是点头。

    毕竟,文字比之音律更好记载。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懂音乐,但文字就不一样了。

    特别是,才女蔡文姬写的。

    “呵呵,也不是没有赋,我倒是看过现代不少人为胡笳十八拍做词。”

    大家对于中国古典文化都很有研究,虽然与女孩并不认识,但也谈的头头是道。

    “那些词就不说了,一点意境也没有。”

    女孩摇了摇头说道。

    女孩看过网上不少人为胡笳十八拍做赋,但都作的很差劲。

    “这个能理解,现代人去写这种汉赋本身上就有一些勉强。再加上大家对于胡笳十八拍要求这么高,不说写得一般的,哪怕写得不错的,也没几个人认可。”

    莫白亦是点头说道。

    “两位喝茶,我得弹琴了。”

    几人聊了一会,女孩又继续拨动琴弦,静心的弹琴。

    “杨曼姐,这个女孩不错呀,小小年纪就对中国古文化这么有研究。”

    “呵呵,你是不是看上她了,赶紧去表白呀,你不是很能扯嘛,要不再来一句北方有佳人……”

    说到这里,杨曼不由得有一些脸红。

    “杨曼姐,我又不是色狼,看到一个女的就表白。再说,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南方人,水灵灵的,北方有佳人完全不符合她的看质。要我说呀,应该是“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厉害呀,我的莫大才子,还真能又扯上一句诗来。”

    杨曼算是服了莫白。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这一句不但写得好,而且无比的应景。

    如果不是小姑娘在弹琴,杨曼恨不得让小姑娘来欣赏一下这一句莫白给她写的诗。

    “瞎写的,瞎写的。”

    莫白呵呵笑道,完全不将其当回事。

    只是,好在这会儿莫白的手机也没电了,将直播给关了。要不然,看到莫白这般情景,一众直播间内的粉丝恐怕又会不断刷66666,佩服莫白这泡妞的手法当真是高明。

    “对于美女我从来只是欣赏,不会有别的想法。”

    摇了摇头,莫白说道:“对了,既然这胡笳十八拍可以有现代人填词,不如,我们也试试?”

    “算了吧。”

    杨曼摇头。

    “这种千古名曲,不管是填得好还是差,填出来都会被骂。”

    “而且,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写出符合胡笳十八拍当时意境的汉赋。”

    “反正也没事,填词玩玩嘛。”

    正好凉亭内有笔墨纸砚。

    莫白也没意外,琴棋书画向来不分家。更何况这个魔都文化节今年好像比较重视传统文化,笔墨纸砚这种比较具有代表中国文化的东西,那可是随处可见。

    “真要填呀。”

    看到莫白来真的,杨曼惊讶的说道。

    “是呀,这会儿听着琴音,一时灵感爆发,我试一试。”

    “行,那我就期待莫大才子写的胡笳十八拍了。”

    杨曼凑到一边,很是有兴趣的看着莫白下笔。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

    笔走龙蛇,莫白很快就将第一句给写了出来。

    “怎么样,这一句。”

    写好第一句,莫白问道。

    “还不错。”

    杨曼点了点头:“我刚出生的时候时候天下还太平,我长大后汉氏已经衰退。”

    一边翻译,杨曼点了点说道:“有点汉赋的味道。而且,也比较符合当时的背景。”

    “嗯,那我就继续写第一句。”

    随即下笔,莫白再次写道:“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话,那就是:苍天不施仁德啊!降下战乱流离。大地不见仁心啊!让我生不逢时。

    当时汉朝势衰,董卓专权,天下大乱,蔡文姬在逃难当中被匈奴所掳。

    这是一段悲惨的岁月。

    【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至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污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

    匈奴习俗差别大,汉家女儿难适宜;

    遭受种种耻辱啊!让我向谁哭诉?

    胡笳吹一节啊,瑶琴弹一拍;

    满腔悲愤和怨恨,举目无亲没人知。

    文不加点。

    不知不觉,这一首千古名曲《胡笳十八拍》便被莫白给完全写了出来。

    而此时,看着已经完成的词作,杨曼再看莫白之时,已经完全的呆住。

    刚开始她只以为莫白觉得好玩,哪怕莫白再有才,也不可能写出《胡笳十八拍》。

    可是,当写出第一句之后,杨曼便被莫白极尽的才华所折服。

    而写到第二句“天不仁兮降乱离”时,一股涛天的悲愤之情通达天际。

    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又是什么样的才华,才能写出如此旷古烁今的绝句。

    直到,当十八拍全部写完,杨曼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差些无法站立。

    “蔡文姬。”

    在属名之上,莫白写下了“蔡文姬”三个字。

    “杨曼姐,我们走吧。”

    一口气写完,莫白很是潇洒的站了起来。

    虽然落款并没有写莫白自己的名字,但莫白仍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大事。

    就让后人只要记得《胡笳十八拍》是蔡文姬写的,那就可以了。
,